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查看: 991|回复: 42
收起左侧

学习长阿含经-六十二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3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梵志名曰善念,善念弟子名梵摩达,师徒常共随佛后行,而善念梵志以无数方便毁谤佛、法及比丘僧,其弟子梵摩达以无数方便称赞佛、法及比丘僧。师徒二人各怀异心,共相违背。所以者何?斯由异习、异见、异亲近故。
  尔时,众多比丘于乞食后集会讲堂,作如是论:“甚奇!甚特!世尊有大神力,威德具足,尽知众生志意所趣。而此善念梵志及其弟子梵摩达随逐如来及比丘僧,而善念梵志以无数方便毁谤佛、法及与众僧,弟子梵摩达以无数方便称赞如来及法、众僧。师徒二人各怀异心,异见、异习、异亲近故。”
  尔时,世尊于静室中以天净耳过于人耳,闻诸比丘有如是论。世尊于净室起,诣讲堂所,大众前坐,知而故问:“诸比丘,汝等以何因缘集此讲堂?何所论说?”
  时,诸比丘白佛言:“我等于乞食后集此讲堂,众共议言:‘甚奇!甚特!如来有大神力,威德具足,尽知众生心志所趣。而今善念梵志及弟子梵摩达常随如来及与众僧,而善念以无数方便毁谤如来及法、众僧,弟子梵摩达以无数方便称赞如来及法、众僧。所以者何?以其异见、异习、异亲近故。’向集讲堂议如是事。”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方便毁谤如来及法、众僧者,汝等不得怀忿结心,害意于彼。所以者何?若诽谤我、法及比丘僧,汝等怀忿结心,起害意者,则自陷溺,是故汝等不得怀忿结心,害意于彼。比丘若称誉佛及法、众僧者,汝等于中亦不足以为欢喜庆幸。所以者何?若汝等生欢喜心,即为陷溺,是故汝等不应生喜。所以者何?此是小缘威仪戒行,凡夫寡闻,不达深义,直以所见如实赞叹。
  “云何小缘威仪戒行,凡夫寡闻,直以所见如实称赞?彼赞叹言:‘沙门瞿昙灭杀、除杀,舍于刀杖,怀惭愧心,慈愍一切。’此是小缘威仪戒行,彼寡闻凡夫以此叹佛。又叹:‘沙门瞿昙舍不与取,灭不与取,无有盗心。’又叹:‘沙门瞿昙舍于淫欲,净修梵行,一向护戒,不习淫逸,所行清洁。’又叹:‘沙门瞿昙舍灭妄语,所言至诚,所说真实,不诳世人。沙门瞿昙舍灭两舌,不以此言坏乱于彼,不以彼言坏乱于此;有诤讼者能令和合,已和合者增其欢喜,有所言说不离和合,诚实入心,所言知时。沙门瞿昙舍灭恶口,若有粗言伤损于人,增彼结恨长怨憎者,如此粗言尽皆不为;常以善言悦可人心,众所爱乐,听无厌足,但说此言。沙门瞿昙舍灭绮语,知时之语、实语、利语、法语、律语、止非之语,但说是言。沙门瞿昙舍离饮酒,不著香华,不观歌舞,不坐高床,非时不食,不执金银,不畜妻息、僮仆、婢使,不畜象、马、猪、羊、鸡、犬及诸鸟兽,不畜象兵、马兵、车兵、步兵,不畜田宅、种植五谷,不以手拳与人相加,不以斗秤欺诳于人,亦不贩卖券要断当,亦不取受抵债横生无端,亦不阴谋面背有异,非时不行;为身养寿,量腹而食,其所至处,衣钵随身,譬如飞鸟羽翮身俱。’此是持戒小小因缘,彼寡闻凡夫以此叹佛。
  “‘如余沙门、婆罗门受他信施,更求储积,衣服饮食无有厌足;沙门瞿昙无有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自营生业,种植树木,鬼神所依;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更作方便,求诸利养,象牙、杂宝、高广大床、种种文绣、氍氀[毯-炎+荅][毯-炎+登]、綩綖被褥;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更作方便,求自庄严,酥油摩身,香水洗浴,香末自涂,香泽梳头,著好华鬘,染目绀色,拭面庄饰,镮纽澡洁,以镜自照,著宝革屣,上服纯白,戴盖执拂,幢麾庄饰;沙门瞿昙无如此事。
  “‘如余沙门、婆罗门专为嬉戏,棋局博奕,八道、十道,至百千道,种种戏法以自娱乐;沙门瞿昙无如是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但说遮道无益之言,王者、战斗、军马之事,群僚、大臣、骑乘出入、游戏园观,及论卧起、行步、女人之事,衣服、饮食、亲里之事,又说入海采宝之事;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无数方便,但作邪命,谄谀美辞,现相毁呰,以利求利;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但共诤讼,或于园观,或在浴池,或于堂上,互相是非,言:“我知经律,汝无所知。我趣正道,汝趣邪径,以前著后,以后著前。我能忍,汝不能忍。汝所言说,皆不真正。若有所疑,当来问我,我尽能答。”沙门瞿昙无如是事。
  “‘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更作方便,求为使命,若为王、王大臣、婆罗门、居士通信使,从此诣彼,从彼至此,持此信授彼,持彼信授此,或自为,或教他为;沙门瞿昙无如是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但习战阵斗诤之事,或习刀杖、弓矢之事,或斗鸡犬、猪羊、象马、牛驼诸兽,或斗男女,或作众声:吹声、鼓声、歌声、舞声,缘幢倒绝,种种伎戏,无不玩习;沙门瞿昙无如是事。
  “‘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瞻相男女,吉凶好丑,及相畜生,以求利养;沙门瞿昙无如是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召唤鬼神,或复驱遣,种种厌祷,无数方道,恐热于人,能聚能散,能苦能乐,又能为人安胎出衣,亦能咒人使作驴马,亦能使人聋盲瘖瘂,现诸技术,叉手向日月,作诸苦行,以求利养;沙门瞿昙无如是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为人咒病,或诵恶咒,或诵善咒,或为医方、针灸、药石,疗治众病;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咒水火,或为鬼咒,或诵刹利咒,或诵象咒,或支节咒,或安宅符咒,或火烧、鼠啮能为解咒,或诵知死生书,或诵梦书,或相手面,或诵天文书,或诵一切音书;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瞻相天时,言雨不雨,谷贵谷贱,多病少病,恐怖安隐,或说地动、彗星、月蚀、日蚀,或言星蚀,或言不蚀,方面所在,皆能记之;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言此国当胜,彼国不如;或言彼国当胜,此国不如;瞻相吉凶,说其盛衰;沙门瞿昙无如是事。’诸比丘,此是持戒小小因缘,彼寡闻凡夫以此叹佛。”
  佛告诸比丘:“更有余法,甚深微妙大法光明,唯有贤圣弟子能以此言赞叹如来。何等是甚深微妙大光明法,贤圣弟子能以此法赞叹如来?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种种无数,随意所说,尽入六十二见中;本劫本见、末劫末见,种种无数,随意所说,尽不能出过六十二见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彼沙门、婆罗门以何等缘,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入此六十二见中,齐是不过?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入十八见中;本劫本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不能过十八见中。
  “彼沙门、婆罗门以何等缘,于本劫本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入十八见中,齐此不过?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起常论,言:‘我及世间常存。’此尽入四见中;于本劫本见言:‘我及世间常存。’尽入四见,齐是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以何等缘,于本劫本见,起常论,言:‘我及世间常存。’此尽入四见中,齐是不过?或有沙门、婆罗门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二十成劫败劫,彼作是说:‘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二十成劫败劫,其中众生不增不减,常聚不散。我以此知: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此是初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是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四十成劫败劫,彼作是说:‘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四十成劫败劫,其中众生不增不减,常聚不散。我以此知: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此是二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是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八十成劫败劫,彼作是言:‘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八十成劫败劫,其中众生不增不减,当聚不散。我以此知: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此是三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是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有捷疾相智,善能观察,以捷疾相智方便观察,谓为审谛,以己所见,以己辩才作是说,言:‘我及世间是常。’此是四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是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此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是常,如此一切尽入四见中,我及世间是常;于此四见中,齐是不过。唯有如来知此见处,如是持、如是执,亦知报应。如来所知又复过是,虽知不著,已不著则得寂灭,知受集、灭、味、过、出要,以平等观无余解脱,故名如来。是为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何等是?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起论,言:‘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彼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于此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是时,此劫始成,有余众生福尽、命尽、行尽,从光音天命终,生空梵天中,便于彼处生爱著心,复愿余众生共生此处。此众生既生爱著愿已,复有余众生命、行、福尽,于光音天命终,来生空梵天中,其先生众生便作是念:‘我于此处是梵、大梵,我自然有,无能造我者。我尽知诸义典,千世界于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微妙第一,为众生父。我独先有,余众生后来,后来众生,我所化成。’其后众生复作是念:‘彼是大梵,彼能自造,无造彼者,尽知诸义典,千世界于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微妙第一,为众生父。彼独先有,后有我等,我等众生,彼所化成。’彼梵众生命、行尽已,来生世间,年渐长大,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入定意三昧,随三昧心自识本生,便作是言:‘彼大梵者能自造作,无造彼者,尽知诸义典,千世界于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微妙第一。为众生父,常住不变,而彼梵化造我等,我等无常变易,不得久住。是故当知: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此实余虚。’是谓初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半常半无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众生喜戏笑懈怠,数数戏笑以自娱乐,彼戏笑娱乐时,身体疲极便失意,以失意便命终,来生世间,年渐长大,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彼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自识本生,便作是言:‘彼余众生不数生,不数戏笑娱乐,常在彼处,永住不变;由我数戏笑故,致此无常,为变易法。是故我知: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此实余虚。’是为第二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于四见中,齐此不过。
  “或有众生展转相看已,便失意,由此命终,来生世间,渐渐长大,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识本所生,便作是言:‘如彼众生以不展转相看,不失意故,常住不变;我等于彼数相看,数相看已便失意,致此无常,为变易法。我以此知: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此实余虚。’是第三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于四见中,齐此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有捷疾相智,善能观察,彼以捷疾观察相智,以己智辩言:‘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此实余虚。’是为第四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尽入四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此见处,如是持、如是执,亦知报应。如来所知又复过是,虽知不著,以不著则得寂灭,知受集、灭、味、过、出要,以平等观无余解脱,故名如来。是为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何等法是?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有边无边。’彼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有边无边。’于此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观世间,起边想,彼作是说:‘此世间有边,是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观世间有边,是故知世间有边,此实余虚。’是谓初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有边;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观世间,起无边想,彼作是言:‘世间无边,此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观世间无边,是故知世间无边,此实余虚。’是第二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无边;于四见中,齐此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观世间,谓上方有边,四方无边,彼作是言:‘世间有边无边,此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观上方有边,四方无边,是故我知世间有边无边,此实余虚。’是为第三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有边无边;于此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有捷疾相智,善于观察,彼以捷疾观察智,以己智辩言:‘我及世间非有边非无边,此实余虚。’是为第四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有边无边,此实余虚;于四见中,齐是不过。此是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有边无边;尽入四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此见处,如是持、如是执,亦知报应。如来所知又复过是,虽知不著,已不著则得寂灭,知受集、灭、味、过、出要,以平等观无余解脱,故名如来。是为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何者是?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异问异答,彼彼问时,异问异答;于四见中,齐是不过。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异问异答;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论,作如是见:‘我不见不知善恶有报、无报耶?我以不见不知故,作如是说:善恶有报耶?无报耶?世间有沙门、婆罗门广博多闻,聪明智慧,常乐闲静,机辩精微,世所尊重,能以智慧善别诸见。设当问我诸深义者,我不能答,有愧于彼,于彼有畏,当以此答以为归依、为洲、为舍,为究竟道。彼设问者,当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实,此事异,此事不异,此事非异非不异。’是为初见。沙门、婆罗门因此问异答异;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论,作如是见:‘我不见不知为有他世耶?无他世耶?诸世间沙门、婆罗门以天眼知、他心智,能见远事,已虽近他,他人不见。如此人等能知有他世、无他世;我不知不见有他世、无他世。若我说者,则为妄语,我恶畏妄语,故以为归依、为洲、为舍,为究竟道。彼设问者,当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实,此事异,此事不异,此事非异非不异。’是为第二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问异答异;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见,作如是论:‘我不知不见何者为善?何者不善?我不知不见如是说是善、是不善?我则于此生爱,从爱生恚,有爱有恚,则有受生。我欲灭受,故出家修行;彼恶畏受,故以此为归依、为洲、为舍,为究竟道。彼设问者,当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实,此事异,此事不异,此事非异非不异。’是为第三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问异答异;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愚冥暗钝,他有问者,彼随他言答:‘此事如是,此事实,此事异,此事不异,此事非异非不异。’是为四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异问异答;于四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异问异答;尽入四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此见处,如是持、如是执,亦知报应。如来所知又复过是,虽知不著,已不著则得寂灭,知受集、灭、味、过、出要,以平等观无余解脱,故名如来。是为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使贤圣弟子真实平等赞叹如来。何等是?或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谓无因而出有此世间,彼尽入二见中,于本劫本见无因而出有此世间;于此二见中,齐是不过。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本劫本见,谓无因而有,于此二见中,齐是不过?或有众生无想无知,若彼众生起想,则便命终,来生世间,渐渐长大,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识本所生,彼作是语:‘我本无有,今忽然有;此世间本无、今有,此实余虚。’是为初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谓无因有;于二见中,齐是不过。
  “或有沙门、婆罗门有捷疾相智,善能观察,彼已捷疾观察智观,以己智辩能如是说:‘此世间无因而有,此实余虚。”此第二见。诸有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无因而有,有此世间;于二见中,齐是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无因而有;尽入二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彼尽入是十八见中,本劫本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于十八见,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何等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彼尽入四十四见中,于末劫末见,种种无数,随意所说,于四十四见,齐是不过。
  “彼有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于四十四见,齐此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生有想论,说世间有想;彼尽入十六见中,于末劫末见生想论,说世间有想,于十六见中,齐是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生想论,说世间有想,彼尽入十六见中,齐是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论、如是见,言:‘我此终后,生有色有想,此实余虚。’是为初见。诸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末劫末见生想论,说世间有想;于十六见中,齐是不过。有言:‘我此终后,生无色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色无色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非有色非无色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边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无边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边无边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非有边非无边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而一向有乐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而一向有苦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乐有苦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不苦不乐有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一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若干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少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无量想,此实余虚。’是为十六见。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生想论,说世间有想;于此十六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何等法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生无想论,说世间无想;彼尽入八见中,于末劫末见,生无想论,于此八见中,齐此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生无想论,说世间无想,于八见中,齐此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见,作如是论:‘我此终后,生有色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无色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色无色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非有色非无色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边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无边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边无边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非有边非无边无想,此实余虚。’是为八见。若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末劫末见,生无想论,说世间无想;彼尽入八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何等法是?或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生非想非非想论,说此世间非想非非想;彼尽入八见中,于末劫末见,作非想非非想论,说世间非想非非想,于八见中,齐是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生非想非非想论,说世间非想非非想,于八见中,齐是不过?诸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论,作如是见:‘我此终后,生有色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无色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色无色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非有色非无色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边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无边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有边无边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有言:‘我此终后,生非有边非无边非有想非无想,此实余虚。’是为八见。若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末劫末见,生非有想非无想论,说世间非有想非无想;尽入八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何等法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起断灭论,说众生断灭无余;彼尽入七见中,于末劫末见起断灭论,说众生断灭无余,于七见中,齐是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起断灭论,说众生断灭无余,于七见中,齐是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论,作如是见:‘我身四大、六入,从父母生,乳哺养育,衣食成长,摩扪拥护,然是无常,必归磨灭。’齐是名为断灭,第一见也。或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言:‘此我不得名断灭,我欲界天断灭无余,齐是为断灭。’是为二见。或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言:‘此非断灭,我色界化身,诸根具足,断灭无余,是为断灭。’有言:‘此非断灭,我无色空处断灭。’有言:‘此非断灭,我无色识处断灭。’有言:‘此非断灭,我无色不用处断灭。’有言:‘此非断灭,我无色有想无想处断灭。’是第七断灭,是为七见。诸有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末劫末见,言此众生类断灭无余,于七见中,齐此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复有余甚深微妙大法光明,何等法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现在生泥洹论,说众生现在有泥洹;彼尽入五见中,于末劫末见说现在有泥洹,于五见中,齐是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因何事于末劫末见,说众生现有泥洹,于五见中,齐是不过?诸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见,作是论,说:‘我于现在五欲自恣,此是我得现在泥洹。’是第一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复有现在泥洹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入初禅。’此名现在泥洹,是第二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说:‘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复有现在泥洹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灭有觉、观,内喜、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入第二禅。’齐是名现在泥洹,是为第三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言:‘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复有现在泥洹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除念、舍、喜、住乐,护念一心,自知身乐,贤圣所说,入第三禅。’齐是名现在泥洹,是为第四见。复有沙门、婆罗门作是说,言:‘此是现在泥洹,非不是,现在泥洹复有微妙第一,汝所不知,独我知耳;如我乐灭、苦灭,先除忧、喜,不苦不乐,护念清净,入第四禅。’此名第一泥洹,是为第五见。若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生现在泥洹论,于五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亦复如是。
  “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末劫末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于四十四见中,齐是不过。唯佛能知此诸见处,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尽入此六十二见中;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于六十二见中,齐此不过。唯如来知此见处,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生常论,说:‘我、世间是常。’彼沙门、婆罗门于此生智,谓异信、异欲、异闻、异缘、异觉、异见、异定、异忍,因此生智,彼以希现则名为受乃至现在泥洹,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生常论,言:‘世间是常。’彼因受缘,起爱生爱而不自觉知,染著于爱,为爱所伏乃至现在泥洹,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生常论,言:‘世间是常。’彼因触缘故,若离触缘而立论者,无有是处乃至现在泥洹,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各随所见说,彼尽入六十二见中,各随所见说,尽依中在中,齐是不过。犹如巧捕鱼师,以细目网覆小池上,当知池中水性之类,皆入网内,无逃避处,齐是不过。诸沙门、婆罗门亦复如是,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种种所说,尽入六十二见中,齐是不过。
  “若比丘于六触集、灭、味、过、出要,如实而知,则为最胜,出彼诸见。如来自知生死已尽,所以有身,为欲福度诸天、人故;若其无身,则诸天、世人无所恃怙。犹如多罗树断其头者,则不复生;佛亦如是,已断生死,永不复生。”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阿含经对应南传长部。
白话文易读。选自庄春江译。)

梵网经
游行者之说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与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一起在王舍城与那烂陀中间的旅途中。游行者善爱与徒弟梵施学生婆罗门一起也在王舍城与那烂陀中间的旅途中。在那里,游行者善爱以种种法门不称赞佛陀、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但,游行者善爱的徒弟梵施学生婆罗门以种种法门称赞佛陀、称赞法、称赞僧团,像这样,那师徒两人相互以直接反对之语紧随在世尊与比丘僧团后面。
  那时,世尊与比丘僧团一起走进芒果树苖圃中的皇家休憩小屋过夜,游行者善爱与徒弟梵施学生婆罗门也走进芒果树苖圃中的皇家休憩小屋过夜,在那里,游行者善爱以种种法门不称赞佛陀、不称赞法、
不称赞僧团,但,游行者善爱的徒弟梵施学生婆罗门以种种法门称赞佛陀、称赞法、称赞僧团,像这样,那师徒两人相互以直接反对之语而住。
  那时,众多比丘在夜破晓时起来,在圆形帐蓬集会共坐,出现这样的话题:
  “不可思议啊,贤友们!未曾有啊,贤友们!到此,众生的种种倾向状态被那有知、有见的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善知,这位游行者善爱以种种法门不称赞佛陀、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但,游行者善爱的徒弟梵施学生婆罗门以种种法门称赞佛陀、称赞法、称赞僧团,像这样,这师徒两人相互以直接反对之语紧随在世尊与比丘僧团后面。”
  那时,世尊知道那些比丘的这个话题后,去圆形帐蓬。抵达后,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后,世尊召唤比丘们:
  “比丘们!现在,在这里共坐谈论的是什么呢?谈论中被中断的是什么呢?”
  当这么说时,那些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里,我们在夜破晓时起来,在圆形帐蓬集会共坐,出现这样的话题:‘不可思议啊,贤友们!未曾有啊,贤友们!到此,众生的种种倾向性被那有知、有见的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善知,这位游行者善爱以种种法门不称赞佛陀、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但,游行者善爱的徒弟梵施学生婆罗门以种种法门称赞佛陀、称赞法、称赞僧团,像这样,这师徒两人相互以直接反对之语紧随在世尊与比丘僧团后面。’这是我们谈论中被中断的,这时世尊抵达。”
  “比丘们!如果他人不称赞我、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在那里,你们应该不作嫌恨、不满、心的愤怒。比丘们!如果他人不称赞我、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在那里,如果你们被激怒或不满,你们因此会有障碍。比丘们!如果他人不称赞我、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在那里,如果你们被激怒或不满,你们是否了知其他人的善说、恶说呢?”
  “不,大德!”
  “比丘们!如果他人不称赞我、不称赞法、不称赞僧团,在那里,你们应该从不实处解开不实者(而说):‘像这样,这是不实的,像这样,这是非事实,在我们之中没有这个,又,在我们之中不存在这个。’
  比丘们!如果他人称赞我、称赞法、称赞僧团,在那里,你们应该不作欢喜、喜悦、心的浮扬。比丘们!如果他人称赞我、称赞法、称赞僧团,在那里,如果你们有欢喜、高兴、浮扬,你们因此会有障碍。比丘们!如果他人称赞我、称赞法、称赞僧团,在那里,你们应该从真实处解开真实者(而说):‘像这样,这是真实的,像这样,这是事实,在我们之中有这个,又,在我们之中存在这个。’
小戒
  比丘们!这是那小量、低量的戒量状态,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比丘们!什么是小量、低量的戒量状态,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呢?
  ‘舍断杀生后,沙门乔达摩是离杀生者,他住于已舍离棍棒、已舍离刀剑、有羞耻的、同情的、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悯的。’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舍断未给予而取后,沙门乔达摩是离未给予而取者、给予而取者、只期待给予物者,以不盗取而自我住于清净。’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舍断非梵行后,沙门乔达摩是梵行者,远离俗法而住,已离淫欲。’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舍断妄语后,沙门乔达摩是离妄语者、真实语者、紧随真实者、能信赖者、应该信赖者、对世间无诈欺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舍断离间语后,沙门乔达摩是离离间语者:他从这里听到后,不为了对这些人离间而在那里说,或者,他从那里听到后,不为了对那些人离间而在这里说,像这样,他是分裂的调解者、和谐的散播者、乐于和合者、爱好和合者、喜欢和合者、作和合之言说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舍断粗恶语后,沙门乔达摩是离粗恶语者,他以柔和的言语:悦耳的、可爱的、动心的、优雅的、众人所爱的、众人可意的,像那样的言语与人说话。’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舍断杂秽语后,沙门乔达摩是离杂秽语者:他是适当时机之说者、事实之说者、有益处之说者,合法之说者、合律之说者;他以适当时机说有价值、有理由、有节制、具有利益的话。’比丘们!像这样,……(中略)。
  ‘沙门乔达摩是离破坏种子类、草木类者。……沙门乔达摩停止晚上吃食物、非时食的一日一食者。……沙门乔达摩是离跳舞、歌曲、音乐、看戏者。……沙门乔达摩是离花环之配戴、芳香之庄严、涂抹物之打扮状态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高床、大床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金银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生谷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生肉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女子、少女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男奴仆、女奴仆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山羊与羊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鸡与猪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象、牛、马、骡马者。……沙门乔达摩是离领受田与地者。……沙门乔达摩是离从事差使、遣使者。……沙门乔达摩是离买卖者。……沙门乔达摩是离在秤重上欺瞒、伪造货币、度量欺诈者。……沙门乔达摩是离贿赂、欺瞒、诈欺、不实者。……沙门乔达摩是离割截、杀害、捕缚、抢夺、掠夺、暴力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小戒终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戒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破坏种子类、草木类,即:根种子、茎种子、节种子、自落种子、种子种子(为)第五,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破坏种子类、草木类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受用物的贮藏,即:食物的贮藏、饮料的贮藏、衣物的贮藏、交通工具的贮藏、卧床的贮藏、香料的贮藏、肉的贮藏,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受用物的贮藏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看表演,即:舞蹈、歌唱、音乐、戏剧、讲古、掌声、铙钹、大鼓、魔术、铁球戏、竹棒戏、特技、象打斗、马打斗、水牛打斗、公牛打斗、山羊打斗、公羊打斗、公鸡打斗、鹌鹑打斗、 棒杖打斗、拳头打斗、摔角、演习、兵列、军阵、阅兵,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看这样或那样表演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赌博放逸处,即:八目棋、十目棋、空中棋、跳房子游戏、石积游戏、骰子板、打木棒游戏、手型游戏、骰子、吹叶笛、玩具锄游戏、翻筋斗游戏、玩具风车游戏、玩具量器游戏、车游戏游戏、玩具弓箭游戏、猜字游戏、猜想法游戏、模仿瑕疵游戏,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赌博放逸处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高床、大床,即:高椅、盘腿坐长椅、羊毛毛毡、彩色的、白色的羊毛布、毛床单、厚布垫、毛织铺垫、缝边的毛坐垫、一边有?的毛坐垫、缝入宝石刺绣镶边的绢织覆盖物、绢丝垫、毛毡垫、象毯、马毯、车毯、羊皮编织品、迦达利鹿最顶尖的铺垫之物、有顶篷,两端有红色枕垫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高床、大床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涂抹物之打扮状态,即:(芳香)涂身、按摩、(芳香)沐浴、揉擦(四肢)、(使用)镜子、眼膏、花环、香料、涂油、涂脸粉、涂脸油、手环、发饰、(装饰用)手杖、(装饰用)水瓶、剑、(装饰用)伞、彩绘鞋、头巾、宝石、拂尘、白色衣服、长?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涂抹物之打扮状态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畜生论,即:国王论、盗贼论、大臣论、军队论、怖畏论、战争论、食物论、饮料论、衣服论、卧具论、花环论、气味论、亲里论、车乘论、村落论、城镇论、城市论、国土论、女人论、英雄论、街道论、水井论、祖灵论、种种论、世界起源论、海洋起源论、如是有无论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畜生论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诤论,即:‘你不了知这法、律,我了知这法、律;你了知这法、律什么!你是邪行者,我是正行者;我的是一致的,你的是不一致的:应该先说的而后说,应该后说的而先说;一直以来你所熟练的是颠倒的;你的理论已被论破,去救(你的)理论;你已被折伏,请你拆解,如果你能。’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诤论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住于从事当信差来往,即:属于国王、国王的大臣、刹帝利、婆罗门、屋主、青年的(,他们说):‘你去这里,你去那里;取这个(去),在那里,拿这个来。’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当信差来往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是设计、攀谈、暗示、讥讽、以利养换取其他利养者、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诡诈说话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大戒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肢体相、天变地异的占相、梦的占相、男女相的占相、被老鼠咬破的占相、火的献供(护摩)、杓子的献供、稻壳的献供、米糠的献供、米粒的献供、熟酥的献供、油的献供、口的献供、血的献供、手足明、宅地明、政治明、福咒明、鬼神明、土地明、蛇明、毒药明、蝎子明、老鼠明、鸟明、乌鸦明、算命、箭除之法、兽的领域,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宝石占相、衣服占相、棒杖占相、刀占相、剑占相、箭占相、弓占相、武器占相、女子占相、男子占相、童男占相、童女占相、奴仆占相、象占相、马占相、水牛占相、公牛占相、牛占相、山羊占相、公羊占相、鸡占相、鹌鹑占相、蜥蜴占相、耳环占相、龟占相、鹿占相,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来说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诸王将出发;诸王将不出发、内部诸王将到来;外部诸王将退却、外部诸王将到来;内部诸王将退却、内部诸王将胜利;外部诸王将败北、外部诸王将胜利;内部诸王将败北,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将有月蚀、将有日蚀、将有星蚀、将有日月的(正常)轨道、将有日月的偏离轨道、将有星辰的(正常)轨道、将有星辰的偏离轨道、将有流星的陨落、将有天火、将有地震、将有天鼓(打雷)、将有日月星辰的上升下沉遮蔽明净、月蚀将有这样的果报、日蚀将有这样的果报、星蚀将有这样的果报、日月(正常)轨道将有这样的果报、日月偏离轨道将有这样的果报、星辰(正常)轨道将有这样的果报、星辰偏离轨道将有这样的果报、将有这样的果报、流星陨落将有这样的果报、天火将有这样的果报、地震将有这样的果报、天鼓将有这样的果报、日月星辰的上升下沉遮蔽明净将有这样的果报,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将多雨、将难有雨、将丰收、将饥馑、将安稳、将有恐怖、将有疾病、将无病、查验、会计、计算、诗作、世间论,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来说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嫁娶(时间)、结婚、离婚、揭幕、讨债、贷出、开运、作恶运、堕胎、绑舌(咒术)、使颚被结缚(咒术)、(他人)手控制咒术、颚咒术、耳聋咒术、询问镜子(而得答案)、询问女孩(灵媒)、询问天、太阳崇拜、大(梵天)崇拜、口吐出火、招请幸运女神,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透过神而使变得寂静的仪式、誓愿仪式、鬼神仪式、居地仪式、(使)元气旺盛仪式、(使)性无能仪式、房地仪式、房地准备仪式、洗净、(芳香)沐浴、献供、催吐剂、泻药、向上泻药、向下泻药、头的泻药、耳油药、眼药水、灌鼻、药膏、涂油、眼科、外科、儿科、根药、无生(药的解药)、药草、泻剂, 这样,沙门乔达摩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比丘们!像这样,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比丘们!这是小量、低量的戒量状态,据此,当一般人称赞如来时,他会说。
  大戒终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属于过去时间的
  比丘们!有其它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比丘们!什么是那些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呢?
  比丘们!有一些沙门、婆罗门是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者,他们以十八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沙门、婆罗门尊者是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者,他们以十八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呢?
恒常论
  比丘们!有一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呢?
  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万生、好几百生、好几千生、好几十万生:‘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他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
  他这么说:‘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万生、好几百生、好几千生、好几十万生:“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我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依此,我了知这个:“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个坏成、二个坏成、三个坏成、四个坏成、五个坏成、十个坏成:‘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他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
  他这么说:‘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个坏成、二个坏成、三个坏成、四个坏成、五个坏成、十个坏成:“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我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依此,我了知这个:“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三类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十个坏成、二十个坏成、三十个坏成、四十个坏成:‘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他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
  他这么说:‘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十个坏成、二十个坏成、三十个坏成、四十个坏成:“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我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依此,我了知这个:“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比丘们!这是第三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四类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推论者、考察者,他以推论敲定,从考察随行,以自己的辩才而这么说:‘真我与世间是恒常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顶、如直立不动的石柱,那些众生流转、轮回、死、再生,然而那等同恒常的存在。’比丘们!这是第四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恒常说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
  比丘们!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这四个理由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比丘们!凡任何恒常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者,他们全都依这四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初诵品(终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某部分恒常论
  比丘们!有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呢?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这个世界破灭,当世界破灭时,大部分众生往生到光音天,在那里,他们是意所作的、食喜的、自己发光的、于虚空中行走的、处在清净状态的,他们长时间住立。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这个世界转回,当世界转回时,空的梵天宫殿出现,某个众生以寿尽或福尽,从光音天身死后往生到空的梵天宫殿,在那里,他是意所作的、食喜的、自己发光的、于虚空中行走的、处在清净状态的,他长时间住立。
  长时间在那里的那个单独者生起不居住的状态、不欢喜、战栗之心而想:‘啊!但愿其他众生来此处。’那时,其他众生以寿尽或福尽,从光音天身死后往生到空的梵天宫殿,成为那个众生的共住者,在那里,他们也是意所作的、食喜的、自己发光的、于虚空中行走的、处在清净状态的,他们长时间住立。
  比丘们!在那里,第一个往生的众生这么想:‘我是梵天、大梵天,征服、不被征服者、全见者、自在者、主宰者、制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纵者、已生者与未来生者之父,这些众生由我所化作,那是什么原因呢?以前,我这么想:“啊!但愿其他众生来此处。”像这样,这是我的心的愿求,而这些众生来到此处。’
  而后来往生的那些众生也这么想:‘这位尊师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见者、自在者、主宰者、制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纵者、已生者与未来生者之父,我们由这位梵天尊师所化作,那是什么原因呢?我们看见这位第一个往生这里,然后我们往生。’
  比丘们!在那里,第一个往生的众生是比较长寿者, 比较美貌者,比较有大力量者,而那些后来往生的众生是比较短寿者, 比较丑者,比较无能者。
  比丘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
  他这么说:‘那位尊师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见者、自在者、主宰者、制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纵者、已生者与未来生者之父,我们由那位梵天尊师所化作,他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而我们是由梵天尊师所化作,我们是无常的、不坚固的、短寿的、死去法而来到此处。’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论的呢?比丘们!有名叫娱乐罪过的天神们,他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当他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时,忘失正念,那些天神以正念错乱,从那个身死去。
  贤友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
  他这么说:‘那些无娱乐罪过的天神尊师们,他们不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不从那个身死去,当他们不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时,不忘失正念,那些天神以正念不错乱,他们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而我们是娱乐罪过者,我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当我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时,忘失正念,我们以正念错乱,这样,从那个身死去,我们是无常的、不坚固的、短寿的、死去法而来到此处。’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三类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论的呢?比丘们!有名叫心罪过的天神们,他们长时间互相嫉妒,当他们长时间互相嫉妒时,互相污染心,他们互相以心的污秽而有疲倦的身与疲倦的心,那些天神从那个身死去。
  比丘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
  他这么说:‘那些无心罪过的天神尊师们,他们不长时间互相嫉妒,当他们不长时间互相嫉妒时,不互相污染心,他们不互相以心的污秽而无疲倦的身与疲倦的心,那些天神不从那个身死去,他们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而我们是心罪过者,我们长时间互相嫉妒,当我们长时间互相嫉妒时,互相污染心,我们互相以心的污秽而有疲倦的身与疲倦的心,我们从那个身死去,我们是无常的、不坚固的、不坚固的、短寿的、死去法而来到此处。’比丘们!这是第三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四类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论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推论者、考察者,他以推论敲定,从考察随行,以自己的辩才而这么说:‘凡这被称为“眼”、“耳”、“鼻”、“舌”、“身”者,这个我是无常的、不坚固的、非恒常的、变易法,但凡这被称为“心”、“意”、“识”者,这个我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比丘们!这是第四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
  比丘们!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这四个理由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比丘们!凡任何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者,他们全都依这四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有边无边论
  比丘们!有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
  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住于对世界有边想。
  他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住于对世界有边想。依此,我了知这个:“如是,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住于对世界无边想。
  他这么说:‘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者,是他们的虚妄,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住于对世界无边想。依此,我了知这个:“如是,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三类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住于对世界上下方有边想,对横向四方无边想。
  他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者,是他们的虚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者,也是他们的虚妄,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住于对世界上下方有边想,对横向四方无边想。依此,我了知这个:“如是,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比丘们!这是第三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四类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推论者、考察者,他以推论敲定,从考察随行,以自己的辩才而这么说:‘这世界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者,是他们的虚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者,也是他们的虚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者,也是他们的虚妄,这世界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比丘们!这是第四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比丘们!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这四个理由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比丘们!凡任何有边无边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者,他们全都依这四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某部分恒常论
  比丘们!有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呢?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这个世界破灭,当世界破灭时,大部分众生往生到光音天,在那里,他们是意所作的、食喜的、自己发光的、于虚空中行走的、处在清净状态的,他们长时间住立。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这个世界转回,当世界转回时,空的梵天宫殿出现,某个众生以寿尽或福尽,从光音天身死后往生到空的梵天宫殿,在那里,他是意所作的、食喜的、自己发光的、于虚空中行走的、处在清净状态的,他长时间住立。
  长时间在那里的那个单独者生起不居住的状态、不欢喜、战栗之心而想:‘啊!但愿其他众生来此处。’那时,其他众生以寿尽或福尽,从光音天身死后往生到空的梵天宫殿,成为那个众生的共住者,在那里,他们也是意所作的、食喜的、自己发光的、于虚空中行走的、处在清净状态的,他们长时间住立。
  比丘们!在那里,第一个往生的众生这么想:‘我是梵天、大梵天,征服、不被征服者、全见者、自在者、主宰者、制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纵者、已生者与未来生者之父,这些众生由我所化作,那是什么原因呢?以前,我这么想:“啊!但愿其他众生来此处。”像这样,这是我的心的愿求,而这些众生来到此处。’
  而后来往生的那些众生也这么想:‘这位尊师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见者、自在者、主宰者、制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纵者、已生者与未来生者之父,我们由这位梵天尊师所化作,那是什么原因呢?我们看见这位第一个往生这里,然后我们往生。’
  比丘们!在那里,第一个往生的众生是比较长寿者, 比较美貌者,比较有大力量者,而那些后来往生的众生是比较短寿者, 比较丑者,比较无能者。
  比丘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
  他这么说:‘那位尊师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见者、自在者、主宰者、制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纵者、已生者与未来生者之父,我们由那位梵天尊师所化作,他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而我们是由梵天尊师所化作,我们是无常的、不坚固的、短寿的、死去法而来到此处。’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论的呢?比丘们!有名叫娱乐罪过的天神们,他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当他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时,忘失正念,那些天神以正念错乱,从那个身死去。
  贤友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
  他这么说:‘那些无娱乐罪过的天神尊师们,他们不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不从那个身死去,当他们不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时,不忘失正念,那些天神以正念不错乱,他们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而我们是娱乐罪过者,我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当我们住于长时间进入嘻笑娱乐喜乐法时,忘失正念,我们以正念错乱,这样,从那个身死去,我们是无常的、不坚固的、短寿的、死去法而来到此处。’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三类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论的呢?比丘们!有名叫心罪过的天神们,他们长时间互相嫉妒,当他们长时间互相嫉妒时,互相污染心,他们互相以心的污秽而有疲倦的身与疲倦的心,那些天神从那个身死去。
  比丘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
  他这么说:‘那些无心罪过的天神尊师们,他们不长时间互相嫉妒,当他们不长时间互相嫉妒时,不互相污染心,他们不互相以心的污秽而无疲倦的身与疲倦的心,那些天神不从那个身死去,他们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而我们是心罪过者,我们长时间互相嫉妒,当我们长时间互相嫉妒时,互相污染心,我们互相以心的污秽而有疲倦的身与疲倦的心,我们从那个身死去,我们是无常的、不坚固的、不坚固的、短寿的、死去法而来到此处。’比丘们!这是第三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四类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论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推论者、考察者,他以推论敲定,从考察随行,以自己的辩才而这么说:‘凡这被称为“眼”、“耳”、“鼻”、“舌”、“身”者,这个我是无常的、不坚固的、非恒常的、变易法,但凡这被称为“心”、“意”、“识”者,这个我是常的、坚固的、恒常的、不变易法,将正如等同恒常那样存续。’比丘们!这是第四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
  比丘们!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这四个理由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比丘们!凡任何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者,他们全都依这四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有边无边论
  比丘们!有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
  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住于对世界有边想。
  他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住于对世界有边想。依此,我了知这个:“如是,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住于对世界无边想。
  他这么说:‘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者,是他们的虚妄,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住于对世界无边想。依此,我了知这个:“如是,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三类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住于对世界上下方有边想,对横向四方无边想。
  他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者,是他们的虚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者,也是他们的虚妄,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我住于对世界上下方有边想,对横向四方无边想。依此,我了知这个:“如是,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比丘们!这是第三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四类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推论者、考察者,他以推论敲定,从考察随行,以自己的辩才而这么说:‘这世界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的、形成圆周的。”者,是他们的虚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无边的、无周边的。”者,也是他们的虚妄,凡那些沙门、婆罗门这么说:“这世界是有边且无边的。”者,也是他们的虚妄,这世界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比丘们!这是第四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
  比丘们!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这四个理由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比丘们!凡任何有边无边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者,他们全都依这四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诡辩论
  比丘们!有一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以四种根据来到言语混乱、诡辩。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以四种根据来到言语混乱、诡辩呢?
  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他这么想:‘我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当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当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如果我回答:“这是善的。”或回答:“这是不善的。”那是我的虚妄,我的虚妄则是我的恼害,我的恼害则是我的障碍。’像这样,他以害怕妄语、以厌忌妄语而既不回答:‘这是善的。’也不回答:‘这是不善的。’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我不说:“是这样。”我也不说:“是那样。”我也不说:“是其他的。”我也不说:“不是。”我也不说:“非不是。”’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他这么想:‘我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当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当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如果我回答:“这是善的。”或回答:“这是不善的。”在那里,会有我的欲或贪或瞋或嫌恶,凡会有我的欲或贪或瞋或嫌恶处,则有我的执取,有我的执取则有我的恼害,我的恼害则是我的障碍。’像这样,他以害怕执取、以厌忌执取而既不回答:‘这是善的。’也不回答:‘这是不善的。’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我不说:“是这样。”我也不说:“是那样。”我也不说:“是其他的。”我也不说:“不是。”我也不说:“非不是。”’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三类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他这么想:‘我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当不如实了知:“这是善的。”当不如实了知:“这是不善的。”如果我回答:“这是善的。”或回答:“这是不善的。”则有贤智、聪敏、知异论、犀利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慧的状态去破坏我认为的恶见,在那里他们会审问、质问、追究我,如果在那里他们审问、质问、追究我,我会不能够回答他们,如果我不能够回答他们,那是我的恼害,我的恼害则是我的障碍。’像这样,他以害怕实行、以厌忌实行而既不回答:‘这是善的。’也不回答:‘这是不善的。’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我不说:“是这样。”我也不说:“是那样。”我也不说:“是其他的。”我也不说:“不是。”我也不说:“非不是。”’比丘们!这是第三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四类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迟钝者、愚钝者,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以迟钝的状态、以愚钝的状态来到言语混乱、诡辩:‘如果像这样问我:“有他世吗?”如果我像这样想:“有他世。”我应该像这样回答你:“有他世。”但我不说:“是这样。”我也不说:“是那样。”我也不说:“是其他的。”我也不说:“不是。”我也不说:“非不是。”没有他世……(中略)有且没有他世……(中略)既非有也非没有他世……(中略)有化生众生……(中略)没有化生众生……(中略)有且没有化生众生……(中略)既非有也非没有化生众生……(中略)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中略)没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中略)有且没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中略)既非有也非没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中略)死后如来存在……(中略)死后如来不存在……(中略)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中略)如果像这样问我:“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如果我像这样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我应该像这样回答你:“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但我不说:“是这样。”我也不说:“是那样。”我也不说:“是其他的。”我也不说:“不是。”我也不说:“非不是。”’比丘们!这是第四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来到言语混乱、诡辩。
  比丘们!那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以这四种根据来到言语混乱、诡辩。比丘们!凡任何诡辩的沙门或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来到言语混乱、诡辩者,他们全都依这四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生论
  比丘们!有一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二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二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呢?
  比丘们!有名叫无想众生的天神们,那些天神以想的生起而从那个身死去。比丘们!这是可能的:某位众生从那个身死后来到此处,当来此处时,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时,以热心、勤奋、专修、不放逸、正确作意达到像这样的心定,当如是心定时,他回忆起前世住处,但没回忆起在那之前的。他这么说:‘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那是什么原因呢?以前,我不存在,现在,从不存在被变化成存在。’比丘们!这是第一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
  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第二类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呢?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推论者、考察者,他以推论敲定,从考察随行,以自己的辩才而这么说:‘真我与世间是自然生的。’比丘们!这是第二种情况,由于该情况、关于该情况而一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
  比丘们!那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以这二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比丘们!凡任何自然生主义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者,他们全都依这二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比丘们!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十八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比丘们!凡任何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的沙门或婆罗门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全都依这十八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第二诵品(终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属于未来时间的
  比丘们!有一些沙门、婆罗门是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见者,他们以四十四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沙门、婆罗门尊者是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见者,他们以四十四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呢?
有想论
  比丘们!有一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十六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有想。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十六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有想呢?
  他们安立:‘真我是有色的,死后无病、有想。’他们安立:‘真我是无色的,死后无病、有想。’他们安立:‘真我是有色且无色的,……(中略)真我是既非有色且非无色的,……真我是有边的,……真我是无边的,……真我是有边且无边的,……真我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真我是单一想的,……真我是种种想的,……真我是少想的,……真我是无量想的,……真我是一向乐的,……真我是一向苦的,……真我是乐且苦的,……真我是不苦不乐的,死后无病、有想。’
  比丘们!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十六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有想。比丘们!凡任何死后有想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死后有想者,他们全都依这十六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无想论
  比丘们!有一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无想。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无想呢?
  他们安立:‘真我是有色的,死后无病、无想。’他们安立:‘真我是无色的,死后无病、无想。’他们安立:‘真我是有色且无色的,……(中略)真我是既非有色且非无色的,……真我是有边的,……真我是无边的,……真我是有边且无边的,……真我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死后无病、无想。’
  比丘们!那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无想。比丘们!凡任何死后无想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死后无想者,他们全都依这八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非想非非想论
  比丘们!有一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想。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呢?
  他们安立:‘真我是有色的,死后无病、非想非非想。’他们安立:‘真我是无色的,……(中略)真我是有色且无色的,……真我是既非有色且非无色的,……真我是有边的,……真我是无边的,……真我是有边且无边的,……真我是既非有边也非无边的,死后无病、非想非非想。’
  比丘们!那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比丘们!凡任何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者,他们全都依这八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断灭论
  比丘们!有一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七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七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呢?
  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先生!由于这个真我是有色的、四大之物、父母生成,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非完全地被断绝,先生!有另外的真我是天的、有色的、欲界的、以物质食物为食的,你不知、不见那个,我知道、看见那个,先生!由于那个真我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非完全地被断绝,先生!有另外的真我是天的、有色的、意做的、有所有肢体与小肢、不缺诸根的,你不知、不见那个,我知道、看见那个,先生!由于那个真我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非完全地被断绝,先生!有另外的真我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对想的灭没,以不作意种种想(而知):“虚空是无边的”,达到虚空无边处的,你不知、不见那个,我知道、看见那个,先生!由于那个真我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非完全地被断绝,先生!有另外的真我以一切虚空无边处的超越(而知):“识是无边的”,达到识无边处的,你不知、不见那个,我知道、看见那个,先生!由于那个真我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非完全地被断绝,先生!有另外的真我以一切识无边处的超越(而知):“什么都没有”,达到无所有处的,你不知、不见那个,我知道、看见那个,先生!由于那个真我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非完全地被断绝,先生!有另外的真我以一切无所有处的超越(而知):“这是寂静的;这是胜妙的”,达到非想非非想处的,你不知、不见那个,我知道、看见那个,先生!由于那个真我以身体的崩解而被断灭、消失;死后就不存在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完全地被断绝。’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
  比丘们!那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以这七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比丘们!凡任何断灭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者,他们全都依这七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当生涅槃论
  比丘们!有一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他们以五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由于什么、关于什么而那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尊者,他们以五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呢?
  比丘们!这里,某位沙门或婆罗门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先生!由于这个真我具备、具有五种欲自娱,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不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那是什么原因呢?先生!因为欲是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以其变易、变异而生起愁、悲、苦、忧、绝望,先生!由于这个真我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不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那是什么原因呢?在那里,凡有寻、有伺者,这被说为粗糙的,先生!由于这个真我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不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那是什么原因呢?在那里,凡进入喜者是心的浮扬,这被说为粗糙的,先生!由于这个真我以喜的褪去与住于平静,正念、正知,以身体感受乐,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
  其他(人)对他这么说:‘先生!有你说的这样真我,我说:“那并非没有。”但,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不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那是什么原因呢?在那里,凡有心的功用之“乐”者,这被说为粗糙的,先生!由于这个真我以乐的舍断与苦的舍断,及以之前喜悦与忧的灭没,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先生!这个情形,这个真我是当生最高涅槃的到达者。’像这样,一些(人)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
  比丘们!那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以这五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比丘们!凡任何当生涅槃论的沙门或婆罗门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者,他们全都依这五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比丘们!那些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四十四种根据宣称关于未来种种胜解足迹。比丘们!凡任何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见的沙门或婆罗门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全都依这四十四种情况,……(中略)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比丘们!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六十二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与未来种种胜解足迹。
  比丘们!凡任何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宣称关于过去与未来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全都依这六十二种情况,或这些之一,没有在此之外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比丘们!对此,如来了知:‘这些这样被把握、这样被执取、这样往趣的见处有这样未来的运命。’如来了知那个,而且了知比那个更优胜的,了知那个而不执取,从不执取而各自的寂灭就被发现,如实知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后,比丘们!如来以不执取而成为解脱者。
  比丘们!这些是甚深的、难见的、难觉的、寂静的、胜妙的、超越推论的、微妙的、被贤智者所体验的法,如来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当以此如实、正确地称赞如来时,他应该说。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以四种根据来到言语混乱、诡辩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以二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十八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十六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有想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无想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以七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以五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的沙门、婆罗门以四十四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六十二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那只是那些不知、不见之沙门、婆罗门尊师们的感受,只是进入渴爱的战栗与动摇。
以触为缘章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以四种根据来到言语混乱、诡辩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以二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十八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十六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有想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无想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以七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以五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的沙门、婆罗门以四十四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那是以触为缘。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六十二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那是以触为缘。
这是不可能的章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某部分恒常的、某部分非恒常的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世界是有边无边的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诡辩的沙门、婆罗门,当被问题处处盘问时,他们以四种根据来到言语混乱、诡辩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自然生主义的沙门、婆罗门以二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自然生的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过去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十八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十六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有想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无想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八种根据安立真我死后非想非非想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以七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断灭、消失、无有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以五种根据安立存在众生的当生最高涅槃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未来时间的、未来随的沙门、婆罗门以四十四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六十二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到达见依处的轮回谈说
  比丘们!在那里,凡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以四种根据安立真我与世界是恒常的者;凡那些某部分恒常论、某部分非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中略)凡那些有边无边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诡辩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自然生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死后有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死后无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死后非想非非想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当生涅槃论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属于未来时间的沙门、婆罗门……凡那些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以这六十二种根据宣称关于过去与未来种种胜解足迹者,他们全都以一再能被触的六触处感受他们的(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
还灭之谈说等
  比丘们!当比丘如实了知六触处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这位了知比这些全部都更优胜的。
  比丘们!凡任何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宣称关于过去与未来种种胜解足迹者, 他们全都被捕入这六十二种根据的网内,在这里,每当他们浮出,就被捕捉,在这里,每当他们浮出,就被捕入被包含的网内。
  比丘们!犹如熟练的渔夫或渔夫的徒弟如果以细网目的网子散布到小池水中,他们这么想:‘凡任何在这池水中粗大的生类,它们全都被捕入网内,在这里,每当它们浮出,就被捕捉,在这里,每当它们浮出,就被捕入被包含的网内。’同样的,比丘们!凡任何属于过去时间的、属于未来时间的、属于过去与未来时间的、过去与未来随见的沙门、婆罗门宣称关于过去与未来种种胜解足迹者, 他们全都被捕入这六十二种根据的网内,在这里,每当他们浮出,就被捕捉,在这里,每当他们浮出,就被捕入被包含的网内。
  比丘们!如来已切断引导有的身体住立,只要身体住立,天与人们都看见他,(但)以身体的崩解,随后生命耗尽,天与人们都看不见他。
  比丘们!犹如被砍下的芒果串树枝,任何结在树枝上的芒果全都跟着落下。同样的,比丘们!如来已切断引导有的身体住立,只要身体住立,天与人们都看见他,(但)以身体的崩解,随后生命耗尽,天与人们都看不见他。”
  当这么说时,尊者阿难对世尊这么说:
  “实在不可思议啊,大德!实在未曾有啊,大德!大德!这个法门的名字是什么呢?”
  “阿难!因此,在这里,这法门,请你忆持它为‘利益之网’;请
你也忆持它为‘法网’;请你也忆持它为‘梵网’;请你也忆持它为‘见网’;请你也忆持它为‘战场的无上胜利’。”
  这就是世尊所说。
  那些悦意的比丘欢喜世尊所说。
  又,当这个解说被说时,一万个世间界震动。
  梵网经第一终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中批判到的印度外道思想,可以百度关键词。
印度教,婆罗门教,印度教梵我,吠檀多不二论,印度教三大主神……

印度教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wd=%E5%8D%B0%E5%BA%A6%E6%95%99&ie=utf-8&tn=94155026_hao_pg

婆罗门教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4155026_hao_pg&wd=%E5%A9%86%E7%BD%97%E9%97%A8%E6%95%99&oq=%25E5%258D%25B0%25E5%25BA%25A6%25E6%2595%2599&rsv_pq=f28268220011b853&rsv_t=3012j7v%2F7Y85Cq1kex8iekj99B%2FWDVSYZNSeOxqg0wtLTKrTek9eoH9t%2BLBBoWE55RN%2FA0eO&rqlang=cn&rsv_enter=1&rsv_dl=tb&rsv_sug3=23&rsv_sug1=5&rsv_sug7=100&rsv_sug2=0&rsv_btype=t&inputT=10116&rsv_sug4=10117

印度教梵我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wd=%E5%8D%B0%E5%BA%A6%E6%95%99%20%E6%A2%B5%E6%88%91&ie=utf-8&tn=94155026_hao_pg


吠檀多不二论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wd=%E5%90%A0%E6%AA%80%E5%A4%9A%E4%B8%8D%E4%BA%8C%E8%AE%BA&rsf=1000009&rsp=2&f=1&oq=%E6%A2%B5%E6%88%91%E4%B8%8D%E4%BA%8C&tn=94155026_hao_pg&ie=utf-8&rsv_pq=b056589b00139358&rsv_t=29f1XwZfqCPxpABpDFqvrgPX%2B5y9%2BEL4rGnGgUeyyntA4G8F9yUPVOuoUbV17IV4lFKzcrqX&rqlang=cn&rs_src=0
印度教三大神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ie=utf-8&f=3&rsv_bp=1&tn=94155026_hao_pg&wd=%E5%8D%B0%E5%BA%A6%E6%95%99%E4%B8%89%E5%A4%A7%E7%A5%9E&oq=%25E5%258D%25B0%25E5%25BA%25A6%25E6%2595%2599%25E7%25A5%25AD%25E7%25A5%2580&rsv_pq=c317213b0011e041&rsv_t=ce50lFpXGvlpZxzNv1gIvwUD0GUQlT7cd%2F3gHVU70%2B%2BuUoAKWQkqGzH1AmhNBfA%2FAJu3hLLG&rqlang=cn&rsv_enter=1&rsv_dl=ts_1&rsv_sug3=3&rsv_sug1=2&rsv_sug7=100&rsv_sug2=0&rsv_btype=t&prefixsug=%25E5%258D%25B0%25E5%25BA%25A6%25E6%2595%2599&rsp=1&inputT=2919&rsv_sug4=3525


印度教毗湿奴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4155026_hao_pg&wd=%E5%8D%B0%E5%BA%A6%E6%95%99%E6%AF%97%E6%B9%BF%E5%A5%B4&oq=%25E5%258D%25B0%25E5%25BA%25A6%25E6%2595%2599%25E7%25A5%259E&rsv_pq=cac87fd50011d6b3&rsv_t=1c9bYmbg3wCTMvQKHV9%2BW7kNZ03KaEOIGPSgEHgHt9Lu4IM5acyL%2BgWkn6UPEfJXPc4wPkIm&rqlang=cn&rsv_enter=1&rsv_dl=tb&rsv_btype=t&rsv_sug3=17&rsv_sug1=17&rsv_sug7=100&rsv_n=2&rsv_sug2=0&inputT=792&rsv_sug4=6331


发表于 2020-5-3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简介

指在释迦牟尼时代,佛教以外的各种学说。总共有六十二种,故云六十二见。然此有数种异说︰

(1)《长阿含经》卷十四〈梵动经〉及《梵网六十二见经》所载︰十类六十二见说。系将外道所执大别为本劫本见、末劫末见二种。本劫本见即依过去前际起分别见,凡有五类十八见,包括四种遍常论、四种一分常论、二种无因生论、四种有边等论、四种不死矫乱论。末劫末见即依未来后际起分别见,凡有五类四十四见,包括十六种有想论、八种无想论、八种非有想非无想论、七种断灭论、五种现法涅盘论。合计为十类六十二见。

(2)《涅盘经》所说︰由五见生六十二见。灌顶《大般涅盘经会疏》卷二十三解之,谓我见有五十六,边见有六,合我见、边见为六十二见。我见五十六︰包括欲界五蕴各有即、离等四见,为二十见;色界之五蕴也各有即、离等四见,亦为二十见;无色界之四心各有四见,为十六见;共为五十六见。边见有六︰指三界各有断、常,合为六见。又依《三大部补注》,即、离等四见为︰即色、离色、亦即亦离、不即不离。

(3)《大品般若经》卷十四〈佛母品〉及《大智度论》卷七十所说︰过去五蕴各有有常、无常、常无常、非常非无常四句,成二十句。五蕴各有有边、无边、有边无边、非有边非无边四句,成二十句。未来五蕴各有如去、不如去、如去不如去、非如去非不如去四句,成二十句。合为六十句。另加神与身一、神与身异等断、常二句,总成六十二见。

◎附︰谷响〈佛陀时代印度诸国的社会思想概况)(摘录自《现代佛教学术丛刊》{93})

所谓‘六十二见’,是当时佛陀以外的所有沙门、婆罗门种种不同的偏别见解的总遍。如《长阿含经》卷十四〈梵网经〉中所说︰‘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种种无数随意所说,尽入六十二见中。’这六十二见又可 
(1)世间常存论︰四种。

(2)世间半常半无常论︰四种。

(3)世间有边无边论:四种。

(4)异问异答论(诡辩论)︰四种。

(5)无因而有论︰二种。

以上本劫本见十八种──于过去世所起常见。

(6)世间有想论︰十六种。

(7)世间无想论︰八种。

(8)世间非有想非无想论︰八种。

(9)众生断灭无余论︰七种。

(10)生中涅盘论︰五种。

以上末劫末见四十四种──于未来世所起断见。

这是当时印度思想界流行的六十二种或偏于常或偏于断的见解,佛陀曾加以批判并采纳了众说之长,以显示其真正饶益有情的正道;矫正诸沙门、婆罗门各趋极端的思想,而发挥佛教无上的中道第一义谛。如《杂阿含经》卷三十四说︰‘若先来有我,则是常见,于今断灭,则是断见;如来离于二边处中说法。’又《大般涅盘经》卷八说︰‘若言一切行无常者,即是断见;诸行常者,复是常见;佛法中道,远离二边。’这是佛陀对待当时思想界流行的诸种学派的态度。

发表于 2020-5-3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不去不来 发表于 2020-5-3 10:35
内容简介

指在释迦牟尼时代,佛教以外的各种学说。总共有六十二种,故云六十二见。然此有数种异说︰

这段经文可以破许多虚妄异说,明确解说了断常二见

有三种师,何等為三?有一師,见現在世真实是我,如所知說,而無能知命終後事,是名第一師出於世間。復次,仙尼!有一師,見現在世真实是我,命終之后亦見是我,如所知說。复次,仙尼!有一师,不見現在世真实是我,亦復不見命終之後真实是我。仙尼!其第一师见現在世真实是我,如所知說者,名曰断見。彼第二師見今世后世真实是我,如所知說者,則是常見。彼第三师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命终之后亦不见我,是则如來、应、等正觉說。
发表于 2020-5-3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不去不来 发表于 2020-5-3 10:35
内容简介

指在释迦牟尼时代,佛教以外的各种学说。总共有六十二种,故云六十二见。然此有数种异说︰

而身见是六十二见之根本,
身见破已,六十二见一一俱破。
佛陀如此明确说过,
这和后世的乱解显然不一样。
发表于 2020-5-3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不去不来 发表于 2020-5-3 10:35
内容简介

指在释迦牟尼时代,佛教以外的各种学说。总共有六十二种,故云六十二见。然此有数种异说︰

你照搬百度,你懂?你还真不懂
发表于 2020-5-3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不去不来 发表于 2020-5-3 10:35
内容简介

指在释迦牟尼时代,佛教以外的各种学说。总共有六十二种,故云六十二见。然此有数种异说︰

其实早期的论是有讲的,可惜早已覆没于悠悠众口。
谓有身见结是六十二见趣根本,诸见趣是余烦恼根本,余烦恼是业根本,诸业是异熟果根本。依异熟果一切善不善无记法皆得生长。
发表于 2020-5-3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此依余岂无解脱?理必无有。所以者何?虚妄我执所迷乱故。谓此法外诸所执我,非即于蕴相续假立。执有真实离蕴我故,由我执力,诸烦恼生,三有轮回无容解脱。
发表于 2020-5-3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为见所伤 及坏诸善业

故佛说正法 如牝虎衔子

执真我为有 则为见牙伤

拨俗我为无 便坏善业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GMT+8, 2020-7-12 21:11 , Processed in 0.06674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地藏论坛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