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楼主: 逍遥自在王

学习《相应部》——汉译巴利三藏

[复制链接]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四、无记相应
相应部44相应1经/谶摩经(无记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谶摩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当时,谶摩比丘尼在憍萨罗国进行游行,在舍卫城与娑鸡多城中途的兜乐那哇堵入住。
  那时,当憍萨罗国波斯匿王从娑鸡多城去舍卫城时,在娑鸡多城与舍卫城中途的兜乐那哇堵入住一夜。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召唤某位男子:
  “喂!男子!来!你去找在兜乐那哇堵中我今日能访问的沙门或婆罗门。”
  “是的,陛下!”那位男子回答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后,找遍整个兜乐那哇堵,没看见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能访问的沙门或婆罗门。那位男子看见谶摩比丘尼在兜乐那哇堵入住。看见后,去见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抵达后,对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这么说:
  “陛下!在兜乐那哇堵中没有陛下能访问的沙门或婆罗门,但,陛下!有一位名叫谶摩的比丘尼,她是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女弟子,而那位圣尼有这样的好名声被传播着:‘她是贤智者、聪明者、有智慧者、多闻者、雄辩者、应辩善巧者。’请陛下拜访她。”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谶摩比丘尼。抵达后,向谶摩比丘尼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对谶摩比丘尼这么说:
  “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不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
  “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圣尼!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存在吗?’你说:‘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不存在吗?’你说:‘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你说:‘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圣尼!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你说:‘大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圣尼!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沙门乔达摩记说?
  “那样的话,大王!就这情况我要反问你,就依你认为妥当的来回答。大王!你怎么想:你有任何会计师或查验员或计算者能计算在恒河中的沙:‘有这么多粒沙。’或‘有这么多百粒沙。’或‘有这么多千粒沙。’或‘有这么多十万粒沙。’吗?
  “不,圣尼!”
  “又,大王!你有任何会计师或查验员或计算者能计算在大海中的水:‘有这么多升水。’或‘有这么多百升水。’或‘有这么多千升水。’或‘有这么多十万升水。’吗?
  “不,圣尼!那世什么原因呢?圣尼!大海是深的、不可测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
  “同样的,大王!当凡以色安立如来时,能安立那如来的色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王!从色的灭尽而解脱的如来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的,犹如大海,‘死后如来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适用。
  当凡以安立如来时,能安立那如来的受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王!从受的灭尽而解脱的如来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犹如大海,‘死后如来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适用。
  当凡以……(中略)当凡以行安立如来时,能安立那如来的行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王!从行的灭尽而解脱的如来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犹如大海,‘死后如来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适用。
  当凡以安立如来时,能安立那如来的识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王!从识的灭尽而解脱的如来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犹如大海,‘死后如来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适用。”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欢喜、随喜谶摩比丘尼所说后,起座向谶摩比丘尼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那时,过些时候,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后,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不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
  “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大德!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存在吗?’你说:‘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不存在吗?’你说:‘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你说:‘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大德!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你说:‘大王!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大德!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那样的话,大王!就这情况我要反问你,就依你认为妥当的来回答。大王!你怎么想:你有任何会计师或查验员或计算者能计算在恒河中的沙:‘有这么多粒沙。’……(中略)或‘有这么多十万粒沙。’吗?”
  “不,大德!”
  “又,大王!你有任何会计师或查验员或计算者能计算在大海中的水:‘有这么多升水。’……(中略)或‘有这么多十万升水。’吗?”
  “不,大德!那世什么原因呢?大德!大海是深的、不可测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
  “同样的,大王!当凡以色安立如来时,能安立那如来的色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王!从色的灭尽而解脱的如来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的,犹如大海,‘死后如来存在’不适用,……(中略)‘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适用。
  当凡以受……(中略)当凡以想……(中略)当凡以行……(中略)当凡以识安立如来时,能安立那如来的识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王!从识的灭尽而解脱的如来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难被深入了解的,犹如大海,‘死后如来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不适用,‘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不适用。”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实在是因为大师与弟子的道理与道理、字句与字句合流、集合而不相违,即:在最胜句上。
  大德!这里,有一次,我去见谶摩比丘尼后,问这件事,那位圣尼以这些句、以这些字句对我解说,犹如世尊。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实在是因为大师与弟子的道理与道理、字句与字句合流、集合而不相违,即:在最胜句上。”
  “好了,大德!现在我们要走了,我们很忙,有很多该做的事。”
  “大王!现在,你考虑适当的时间吧。”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欢喜、随喜世尊所说后,起座向世尊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4相应2经/阿奴罗度经(无记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2、阿奴罗度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毗舍离林重阁讲堂。
  当时,尊者阿奴罗度住在离世尊不远处的林野小屋中。
  那时,众多其他外道游行者去见尊者阿奴罗度。抵达后,与尊者阿奴罗度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对尊者阿奴罗度这么说:
  “阿奴罗度贤友!当安立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的如来时,在这四个地方安立:‘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当这么说时,尊者阿奴罗度对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这么说:
  “贤友!当安立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的如来时,在这四个以外的地方安立:‘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当这么说时,其他外道游行者们对尊者阿奴罗度这么说:
  “这位一定是新比丘,出家不久,或者是愚笨的、无能的上座。”
  那时,其他外道游行者们以“新的、愚笨的”之语贬抑尊者阿奴罗度后,起座离开。
  那时,当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离开不久,尊者阿奴罗度这么想:
  “如果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进一步问我,那么,我怎样对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解说,才会是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世尊,能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呢?”
  那时,尊者阿奴罗度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阿奴罗度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里,我住在离世尊不远处的林野小屋中,大德!那时,众多其他外道游行者来见我,抵达后,与我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对我这么说:‘阿奴罗度贤友!当安立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的如来时,在这四个地方安立:“死后如来存在”……(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大德!当这么说时,我对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这么说:‘贤友!当安立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的如来时,在这四个以外的地方安立:“死后如来存在”……(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大德!当这么说时,其他外道游行者们对我这么说:‘这位一定是新比丘,出家不久,或者是愚笨的、无能的上座。’大德!那时,其他外道游行者们以‘新的、愚笨的’之语贬抑我后,起座离开。 大德!那时,当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离开不久,我这么想:‘如果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进一步问我,那么,我怎样对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解说,才会是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世尊,能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呢?’”
  “阿奴罗度!你怎么想:色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受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中略)
  想……(中略)行……(中略)
  “识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阿奴罗度!因此,在这里,凡任何色,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色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凡任何受,不论过去、未来、现在,……凡任何想……凡任何行……凡任何识,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色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阿奴罗度!当这么看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在色上厌,在受上厌,在想上厌,在行上厌,在识上厌;厌者离染,经由离贪而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阿奴罗度!你怎么想:你认为‘色是如来’吗?
  “不,大德!”
  “你认为‘受是如来’吗?
  “不,大德!”
  “你认为‘想是如来’吗?
  “不,大德!”
  “你认为‘行是如来’吗?
  “不,大德!”
  “你认为‘识是如来’吗?
  “不,大德!”
  “阿奴罗度!你怎么想:你认为‘如来在色中’吗?
  “不,大德!”
  “你认为‘如来在色以外的其它处’吗?
  “不,大德。”
  “你认为在受中……(中略)在受以外的其它处……(中略)在想中……(中略)在想以外的其它处……(中略)在行中……(中略)在行以外的其它处……(中略)你认为‘如来在在识中’吗?
  “不,大德!”
  “你认为‘如来在识以外的其它处’吗?
  “不,大德!”
  “阿奴罗度!你怎么想:你认为‘色、受、想、行、识(合起来)是如来’吗?
  “不,大德!”
  “阿奴罗度!你怎么想:你认为‘那无色、无受、无想、无行、无识者是如来’吗?
  “不,大德!”
  “这里,阿奴罗度!就在此生中,当真实的、实际的如来未被你发现时,你适合对他们宣称:‘贤友!当安立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的如来时,在这四个以外的地方安立:“死后如来存在”,……(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不,大德!”
  “阿奴罗度!好!好!阿奴罗度!从以前到现在,我只安立苦以及苦之灭。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4相应3经/舍利弗与拘絺罗经第一(无记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3、舍利弗与拘絺罗经第一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住在波罗奈鹿野苑中仙人坠落处。
  那时,尊者摩诃拘絺罗在傍晚时,从静坐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舍利弗。抵达后,与尊者舍利弗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怎么样?舍利弗贤友!死后如来存在吗?”
  “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贤友!死后如来不存在吗?”
  “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
  “怎么样?贤友!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吗?”
  “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贤友!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贤友!死后如来存在吗?’你说:‘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中略)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贤友!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你说:‘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死后如来存在。’这是进入色的状态;‘死后如来不存在。’这是进入色的状态;‘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这是进入色的状态;‘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这是进入色的状态。贤友!‘死后如来存在。’这是进入受的状态;‘死后如来不存在。’这是进入受的状态;‘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这是进入受的状态;‘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这是进入受的状态。贤友!‘死后如来存在。’这是进入想的状态;‘死后如来不存在。’这是进入想的状态;‘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这是进入想的状态;‘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这是进入想的状态。贤友!‘死后如来存在。’这是进入行的状态;‘死后如来不存在。’这是进入行的状态;‘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这是进入行的状态;‘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这是进入行的状态。贤友!‘死后如来存在。’这是进入识的状态;‘死后如来不存在。’这是进入识的状态;‘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这是进入识的状态;‘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这是进入识的状态。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
4、舍利弗与拘絺罗经第二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住在波罗奈鹿野苑中仙人坠落处。……(中略)(如前经所问)
  “贤友!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不如实知、见色者;不如实知、见色集者;不如实知、见色灭者;不如实知、见导向色灭道迹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不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受……(中略)想……(中略)行……(中略)不如实知、见识者;不如实知、见识集者;不如实知、见识灭者;不如实知、见导向识灭道迹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不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但,如实知、见色者;如实知、见色集者;如实知、见色灭者;如实知、见导向色灭道迹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受……(中略)想……(中略)行……(中略)如实知、见识者;如实知、见识集者;如实知、见识灭者;如实知、见导向识灭道迹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他不会想:‘死后如来不存在。’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
5、舍利弗与拘絺罗经第三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住在波罗奈鹿野苑中仙人坠落处。……(中略)(如前经所问)
  “贤友!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对于色未离贪、未离意欲、未离情爱、未离渴望、未离热恼、未离渴爱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受……(中略)想……(中略)行……(中略)对于识未离贪、未离意欲、未离情爱、未离渴望、未离热恼、未离渴爱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但,对于色已离贪、……(中略)受……(中略)想……(中略)行……(中略)对于识已离贪、已离意欲、已离情爱、已离渴望、已离热恼、已离渴爱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
6、舍利弗与拘絺罗经第四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住在波罗奈鹿野苑中仙人坠落处。
  那时,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时,从静坐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摩诃拘絺罗。抵达后,与尊者摩诃拘絺罗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对尊者摩诃拘絺罗这么说:
  “怎么样?拘絺罗贤友!死后如来存在吗?”
  ……(中略)
  “……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贤友!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你说:‘贤友!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在色中欢乐、在色中得欢乐、在色中得喜悦、不如实知、见色灭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不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在受中欢乐、在受中得欢乐、在受中得喜悦、不如实知、见受灭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贤友!在想中欢乐、……(中略)贤友!在行中欢乐、……(中略)贤友!在识中欢乐、在识中得欢乐、在识中得喜悦、不如实知、见识灭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但,不在色中欢乐、不在色中得欢乐、不在色中得喜悦、如实知、见色灭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不在受中欢乐、……(中略)贤友!不在想中欢乐、……(中略)贤友!不在行中欢乐、……(中略)贤友!不在识中欢乐、在识中得欢乐、在识中得喜悦、如实知、见识灭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会有其他法门,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吗?
  “贤友!会有的。贤友!在有中欢乐、在有中得欢乐、在有中得喜悦、不如实知、见有灭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但,不在有中欢乐、不在有中得欢乐、不在有中得喜悦、如实知、见有灭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会有其他法门,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吗?
  “贤友!会有的。贤友!在取中欢乐、在取中得欢乐、在取中得喜悦、不如实知、见取灭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但,不在取中欢乐、不在取中得欢乐、不在取中得喜悦、如实知、见取灭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会有其他法门,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吗?
  “贤友!会有的。贤友!在渴爱中欢乐、在渴爱中得欢乐、在渴爱中得喜悦、不如实知、见渴爱灭者,他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但,不在渴爱中欢乐、不在渴爱中得欢乐、不在渴爱中得喜悦、如实知、见渴爱灭者,他不会想:‘死后如来存在。’……(中略)他不会想: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贤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
  “贤友!会有其他法门,依此而这不被世尊记说吗?”
  “舍利弗贤友!现在,在这里,在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呢?舍利弗贤友!对渴爱之灭尽而解脱的比丘来说,没有轮回的安立。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4相应7经/目揵连经(无记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7、目揵连经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去见尊者目揵连。抵达后,与尊者目揵连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尊者目揵连这么说:
  “怎么样?目揵连先生!世界是常恒的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世界是常恒的。’”
  “那样的话,怎么样?目揵连先生!世界是非常恒的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世界是非常恒的。’”
  “怎么样?目揵连先生!世界是有边的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世界是有边的。’”
  “那样的话,怎么样?目揵连先生!世界是无边的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世界是无边的。’”
  “怎么样?目揵连先生!命即是身体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命即是身体。’”
  “那样的话,怎么样?目揵连先生!命是一、身体是另一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命是一、身体是另一。’”
  “怎么样?目揵连先生!死后如来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目揵连先生!死后如来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
  “怎么样?目揵连先生!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目揵连先生!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目揵连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又,目揵连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当对沙门乔达摩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
  “婆蹉!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认为眼:‘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舌:‘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意:‘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因此,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婆蹉!但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认为眼:‘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舌:‘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意:‘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因此,当对如来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起座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世界是常恒的吗?”
  “婆蹉!这不被我所记说:‘世界是常恒的。’”……(中略)
  “那样的话,怎么样?乔达摩先生!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乔达摩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又,乔达摩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当对乔达摩先生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
  “婆蹉!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认为眼:‘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舌:‘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意:‘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因此,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婆蹉!但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认为眼:‘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舌:‘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中略)认为意:‘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因此,当对如来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不可思议啊,乔达摩先生!未曾有啊,乔达摩先生!实在是因为大师与弟子的道理与道理、字句与字句合流、集合而不相违,即:在最胜句上。
  乔达摩先生!这里,我去见沙门目揵连后,问这件事,沙门目揵连以这些句、以这些字句对我解说,犹如乔达摩尊师。
  不可思议啊,乔达摩先生!未曾有啊,乔达摩先生!实在是因为大师与弟子的道理与道理、字句与字句合流、集合而不相违,即:在最胜句上。”
************************************************************************************
8、婆蹉氏经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世界是常恒的吗?”
  “婆蹉!这不被我所记说:‘世界是常恒的。’”……(中略)
  “那样的话,怎么样?乔达摩先生!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我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乔达摩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因而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又,乔达摩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因而当对乔达摩先生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
  “婆蹉!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认为色是我,或我拥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认为受是我……(中略)想……(中略)行……(中略)认为识是我,或我拥有识,或识在我中,或我在识中,因此,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婆蹉!但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不认为色是我,或我拥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不认为受是我……(中略)不认为想……(中略)不认为行……(中略)不认为识是我,或我拥有识,或识在我中,或我在识中,因此,当对如来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起座去见尊者目揵连。抵达后,与尊者目揵连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尊者目揵连这么说:
  “怎么样?目揵连先生!世界是常恒的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世界是常恒的。’”……(中略)
  “那样的话,怎么样?目揵连先生!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目揵连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因而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又,目揵连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因而当对沙门乔达摩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呢?’”
  “婆蹉!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认为色是我,或我拥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认为受是我……(中略)想……(中略)行……(中略)认为识是我,或我拥有识,或识在我中,或我在识中,因此,当对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这么问时,他们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中略)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婆蹉!但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不认为色是我,或我拥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不认为受是我……(中略)不认为想……(中略)不认为行……(中略)不认为识是我,或我拥有识,或识在我中,或我在识中,因此,当对如来这么问时,他不这么回答:‘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太伟大了,目揵连先生!太伟大了,目揵连先生!实在是因为大师与弟子的道理与道理、字句与字句合流、集合而不相违,即:在最胜句上。
  目揵连先生!这里,我去见沙门乔达摩后,问这件事,沙门乔达摩以这些句、以这些字句对我解说,犹如目揵连尊师。
  太伟大了,目揵连先生!太伟大了,目揵连先生!实在是因为大师与弟子的道理与道理、字句与字句合流、集合而不相违,即:在最胜句上。”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4相应9经/论议堂经(无记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9、论议堂经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前几天,众多沙门、婆罗门,以及各派游行者,在论议堂集会共坐,出现这样的谈论:‘这位富兰那迦叶有众多追随者,一群人之首,一群人的老师,有名声的知名开宗祖师,众人公认有德行者,他记说已死、已过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处,某某往生某处。”也记说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已死、已过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处,某某往生某处。”这位末伽黎拘舍罗……(中略)这位尼干子若提子……(中略)这位散惹耶毗罗梨子……(中略)这位浮陀迦旃延……(中略)这位阿夷多翅舍钦婆罗有众多追随者,一群人之首,一群人的老师,有名声的知名开宗祖师,众人公认有德行者,他记说已死、已过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处,某某往生某处。”也记说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已死、已过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处,某某往生某处。”
  这位沙门乔达摩有众多追随者,一群人之首,一群人的老师,有名声的知名开宗祖师,众人公认有德行者,他记说已死、已过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处,某某往生某处。”但不记说最高的人、无上的人、已证得无上成就,已死、已过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处,某某往生某处。”只这么记说他:“他切断渴爱,破坏结,以正现观慢而得到苦的结束。”’乔达摩先生!对我来说,有困惑、有疑惑:‘沙门乔达摩的法,应怎样被证知呢?’”
  “婆蹉!对你来说,当然有困惑、当然有疑惑;在困惑之处,你的怀疑生起。
  婆蹉!我对有取著者安立往生,而不对无取著者。婆蹉!犹如火有燃料而燃烧,非无燃料。同样的,婆蹉!我对有取著者安立往生,而不对无取著者。”
  “乔达摩先生!每当火焰被风吹离出去时,乔达摩尊师安立什么是其燃料呢?
  “婆蹉!每当火焰被风吹离出去时,我安立那风为燃料,婆蹉!因为那时风是燃料。”
  “但,乔达摩先生!每当众生这个身体倒下,尚未往生到另一个身体时,而乔达摩尊师安立什么是其燃料呢?
  “婆蹉!每当众生这个身体倒下,尚未往生到另一个身体时,我说那渴爱是燃料,婆蹉!因为那时渴爱是燃料。”
************************************************************************************
10、阿难经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有我吗?”
  当这么说时,世尊变得沉默。
  “那样的话,怎么样?乔达摩先生!无我吗?”
  第二次,世尊变得沉默。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起座离开。
  那时,尊者阿难在游行者婆蹉氏离开不久时,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为何你不解答游行者婆蹉氏所问的问题呢?”
  “阿难!当我对游行者婆蹉氏所问的‘有我’,如果解答为‘有我’时,阿难!这会与那些恒常论的沙门、婆罗门在一起;阿难!当我对游行者婆蹉氏所问的‘无我’,如果解答为‘无我’时,阿难!这会与那些断灭论的沙门、婆罗门在一起;阿难!当我对游行者婆蹉氏所问的‘有我’,如果解答为‘有我’时,阿难!这是否会与我生起的‘一切法无我’之智随顺呢?
  “不,大德”
  “阿难!当我对游行者婆蹉氏所问的‘无我’,如果解答为‘无我’时,阿难!对已迷乱的游行者婆蹉氏会有更多的迷乱:‘我之前确实存在的我,它现在不存在了。’
************************************************************************************
11、沙比雅迦旃延经
  有一次,尊者沙比雅迦旃延住在那低葛的砖屋中。
  那时,游行者婆蹉氏去见尊者沙比雅迦旃延。抵达后,与尊者沙比雅迦旃延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婆蹉氏对尊者沙比雅迦旃延这么说:
  “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
  “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
  “那样的话,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
  “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迦旃延先生!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存在吗?’你说:‘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不存在吗?’你说:‘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不存在。”’当被像这样问:‘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你说:‘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怎么样?迦旃延先生!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吗?’你说:‘婆蹉!这不被世尊所记说:“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迦旃延先生!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不被沙门乔达摩记说?
  “婆蹉!对安立他是‘色’或‘无色’,‘想’或‘无想’或‘非想非非想’的所有因与所有缘,如果那因与缘完全地、全部地无余灭,还能以什么安立来安立他是‘色’或‘无色’,‘想’或‘无想’或‘非想非非想’呢?
  “迦旃延先生!你出家多久了呢?”
  “贤友!不久,三年。”
  “贤友!凡以这么一点时间就能得到这么多,更不用说超过此者了!”
  无记相应完成,其摄颂:
  “谶摩长老尼、阿奴罗度,舍利弗与拘絺罗,
   目揵连与婆磋,论议堂、阿难,
   沙比雅第十一。”
  六处篇第四,其摄颂:
  “  六处、受,妇女、阎浮车,
   沙门达迦、目揵连,质多、村长、{有}(无)为,
   无记。”十种
  六处篇相应巴利终了。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2-因缘篇
十二、因缘相应
(一)佛陀品
相应部12相应1经/缘起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缘起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召唤比丘们:“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缘起,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什么是缘起呢?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比丘们!这被称为缘起
  比丘们!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以识灭而名色灭;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以六处灭而触灭;以触灭而受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这就是世尊所说,那些悦意的比丘欢喜世尊所说。
************************************************************************************
2、解析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缘起,并解析它,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起呢?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而,比丘们!什么是老死?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老、老衰、齿落、发白、皮皱、寿命的衰退、诸根的退化,这被称为老;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过世、灭亡、崩解、消失、死亡、寿终、诸蕴的崩解、尸体的舍弃,这被称为死,这样,这老与这死,比丘们!这被称为老死。
  而,比丘们!什么是生?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生、出生、入(胎)、生起、再生、诸蕴显现、得诸处,比丘们!这被称为生。
  而,比丘们!什么是有?有这三种有:欲有、色有、无色有,比丘们!这被称为有。
  而,比丘们!什么是取?有这四种取:欲取、见取、戒禁取、(真)我论取,比丘们!这被称为取。
  而,比丘们!什么是渴爱?有这六类渴爱:对色的渴爱、对声的渴爱、对气味的渴爱、对味道的渴爱、对所触的渴爱、对法的渴爱,比丘们!这被称为渴爱。
  而,比丘们!什么是受?有这六类受:眼触所生受、耳触所生受、鼻触所生受、舌触所生受、身触所生受、意触所生受,比丘们!这被称为受。
  而,比丘们!什么是触?有这六类触:眼触、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比丘们!这被称为触。
  而,比丘们!什么是六处?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比丘们!这些叫作六处。
  而,比丘们!什么是名色?受、想、思、触、作意,这被称为名;四大与四大之所造色,这被称为色,这样,这名与这色,比丘们!这被称为名色。
  而,比丘们!什么是识?有这六类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比丘们!这被称为识。
  而,比丘们!什么是行?有这三种行:身行、语行、心行,比丘们!这些叫作行。
  而,比丘们!什么是无明?不知苦、不知苦集、不知苦灭、不知导向苦灭道迹,比丘们!这被称为无明。
  这样,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3、道迹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错误的道迹与正确的道迹,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而,比丘们!什么是错误的道迹呢?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比丘们!这被称为错误的道迹。
  比丘们!什么是正确的道迹呢?比丘们!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比丘们!这被称为正确的道迹。”
************************************************************************************
★「戒取」、「戒受」,「戒禁取」,「行为与尊奉的错误把握」(wrong grasp of behavior and observances)。
★「[真]我论取」,「对自我之教义的执着」( clinging to a doctrine of self)。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4经/毗婆尸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4、毗婆尸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当毗婆尸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正觉以前,还是未现正觉的菩萨时,这么想:『唉!陷入了苦难的这个世间被生,老去,死去;去世,再生,但对这老、死苦的出离不了知,什么时候对这老、死苦的出离才将被了知呢?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以什么为缘而有老死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生存在了,则有老死;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生?以什么为缘而有生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有存在了,则有生;以有为缘而有生。』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有?以什么为缘而有有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取存在了,则有有;以取为缘而有有。』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取?以什么为缘而有取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渴爱存在了,则有取;以渴爱为缘而有取。』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渴爱?以什么为缘而有渴爱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受存在了,则有渴爱;以受为缘而有渴爱。』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受?以什么为缘而有受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触存在了,则有受;以触为缘而有受。』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触?以什么为缘而有触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六处存在了,则有触;以六处为缘而有触。』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六处?以什么为缘而有六处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名色存在了,则有六处;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名色?以什么为缘而有名色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识存在了,则有名色;以识为缘而有名色。』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识?以什么为缘而有识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行存在了,则有识;以行为缘而有识。』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行?以什么为缘而有行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无明存在了,则有行;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这样,因为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集!集!』比丘们!在以前所不曾听过的法上,毗婆尸菩萨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以什么灭而老死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以生灭而老死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生?以什么灭而生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有不存在了,则没有生;以有灭而生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有?以什么灭而有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取不存在了,则没有有;以取灭而有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取?以什么灭而取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渴爱不存在了,则没有取;以渴爱灭而取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渴爱?以什么灭而渴爱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受不存在了,则没有渴爱;以受灭而渴爱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受?以什么灭而受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触不存在了,则没有受;以触灭而受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触?以什么灭而触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六处不存在了,则没有触;以六处灭而触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六处?以什么灭而六处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名色不存在了,则没有六处;以名色灭而六处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以什么灭而名色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识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以识灭而名色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识?以什么灭而识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行不存在了,则没有识;以行灭而识灭。』
  比丘们!那时,毗婆尸菩萨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行?以什么灭而行灭呢?』比丘们!那时,从如理作意,有毗婆尸菩萨的以慧之现观:『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以无明灭而行灭。』
  这样,以无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灭!灭!』比丘们!在以前所不曾听过的法上,毗婆尸菩萨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对七佛都应该那样使之详细)
************************************************************************************
5、尸弃经
  “比丘们!当尸弃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中略)。”
6、毗舍浮经
  “比丘们!当毗舍浮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中略)。”
7、拘留孙经
  “比丘们!当拘留孙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中略)。”
8、拘那含经
  “比丘们!当拘那含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中略)。”
9、迦叶经
  “比丘们!当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中略)。”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毗婆尸佛!南无尸弃佛!南无毗舍浮佛!南无拘留孙佛!南无拘那含牟尼佛!南无迦叶佛!南无当来下生弥勒尊佛!
★「缘」,「为缘」,「为条件」(as condition)。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10经/乔达摩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0、乔达摩经
  “比丘们!当我正觉以前,还是未现正觉的菩萨时,这么想:‘唉!陷入了苦难的这个世间被生,老去,死去;去世,再生,但对这老、死苦的出离不了知,什么时候对这老、死苦的出离才将被了知呢?’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以什么为缘而有老死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生存在了,则有老死;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则有行?以什么为缘而有行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无明存在了,则有行;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这样,因为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集!集!’比丘们!在以前所不曾听过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以什么灭而老死灭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以生灭而老死灭。’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则没有行?以什么灭而行灭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以无明灭而行灭。’
  这样,以无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灭!灭!’比丘们!在以前所不曾听过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佛陀品第一,其摄颂:
  “  教说与解析、道迹,毗婆尸、尸弃及毗舍浮,
   拘留孙、拘那含、迦叶,及大释迦牟尼乔达摩。”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6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食品
相应部12相应11经/食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1、食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中略)这么说:
  “比丘们!有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哪四种呢?或粗或细的物质食物,第二、,第三、意思,第四、。比丘们!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
  比丘们!这四种食,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这四种食,渴爱是因,渴爱是集,渴爱所生,渴爱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渴爱,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渴爱,是因,受是集,受所生,受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受,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受,触是因,触是集,触所生,触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触,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触,六处是因,六处是集,六处所生,六处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六处,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六处,名色是因,名色是集,名色所生,名色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名色,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名色,识是因,识是集,识所生,识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识,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识,行是因,行是集,行所生,行是根源。
  而,比丘们!这些行,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行,无明是因,无明是集,无明所生,无明是根源。
  比丘们!像这样,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12、摩利亚帕辜那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有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哪四种呢?或粗或细的物质食物,第二、触,第三、意思,第四、识。比丘们!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
  当这么说时,尊者摩利亚帕辜那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谁食用识食呢?
  “不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我不说:‘某人食用。’而我如果说‘某人食用’,那会是适当的问题:‘大德!谁食用呢?’但我不这么说。
  (由于)不这么说,如果有谁这么问我:‘大德!识食是为了什么?’这会是适当的问题,在那里,那会是适当的解答:识食是为了未来再生的诞生之缘,当这个已生成者存在了,则有六处;以六处为缘而有触。’”
  “大德!谁触了呢?”
  “不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我不说:‘某人触了。’而我如果说‘某人触了’,那会是适当的问题:‘大德!谁触了呢?’但我不这么说。
  (由于)不这么说,如果有谁这么问我:‘大德!以什么为缘而有触?’这会是适当的问题,在那里,那会是适当的解答: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
  “大德!谁感受呢?”
  “不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我不说:‘某人感受。’而我如果说‘某人感受’,那会是适当的问题:‘大德!谁感受呢?’但我不这么说。
  (由于)不这么说,如果有谁这么问我:‘大德!以什么为缘而有受呢?’这会是适当的问题,在那里,那会是适当的解答:‘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
  “大德!谁渴爱呢?”
  “不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我不说:‘某人渴爱。’而我如果说‘某人渴爱’,那会是适当的问题:‘大德!谁渴爱呢?’但我不这么说。
  (由于)不这么说,如果有谁这么问我:‘大德!以什么为缘而有渴爱呢?’这会是适当的问题,在那里,那会是适当的解答:‘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
  “大德!谁执取呢?”
  “不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我不说:‘某人执取。’而我如果说‘某人执取’,那会是适当的问题:‘大德!谁执取呢?’但我不这么说。
  (由于)不这么说,如果有谁这么问我:‘大德!以什么为缘而有取呢?’这会是适当的问题,在那里,那会是适当的解答:‘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帕辜那!但就以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触灭;以触灭而受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四食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6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13经/沙门婆罗门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3、沙门婆罗门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不了知老死,不了知老死集,不了知老死灭,不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不了知行,不了知行集,不了知行灭,不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不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了知老死,了知老死集,了知老死灭,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了知行,了知行集,了知行灭,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
14、沙门婆罗门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在这些法上不了知,这些法的集不了知,这些法的灭不了知,导向这些法的灭道迹不了知者:在哪些法上不了知?哪些法的集不了知?哪些法的灭不了知?哪些法的导向灭道迹不了知呢?
  不了知老死,不了知老死集,不了知老死灭,不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不了知行,不了知行集,不了知行灭,不了知导向行灭道迹,在这些法上不了知,这些法的集不了知,这些法的灭不了知,导向这些法的灭道迹不了知。
  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不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在这些法上了知,这些法的集了知,这些法的灭了知,导向这些法的灭道迹了知者:在哪些法上了知?哪些法的集了知?哪些法的灭了知?哪些法的导向灭道迹了知呢?
  了知老死,了知老死集,了知老死灭,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了知行,了知行集,了知行灭,了知导向行灭道迹,在这些法上了知,这些法的集了知,这些法的灭了知,导向这些法的灭道迹了知。
  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
15、迦旃延氏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迦旃延氏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迦旃延氏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被称为‘正见、正见’,大德!什么情形是正见呢?
  “迦旃延!这世间多数依于两者:实有的观念,与虚无的观念。
  迦旃延!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世间集者,对世间没有虚无的观念;迦旃延!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世间灭者,对世间没有实有的观念。
  迦旃延!这世间多数为攀住、执取、黏着所束缚,但对攀住、执取、心的依处、执持、烦恼潜在趋势不攀取、不紧握,不固持‘我的真我’的人,对‘所生起的只是苦的生起;所灭去的只是苦的灭去。’(一事),不困惑、不怀疑,不依于他人而智慧在这里生成,迦旃延!这个情形是正见
  迦旃延!‘一切实有’,这是第一种极端;‘一切虚无’,这是第二种极端,迦旃延!不往这两个极端,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16、说法者经
  在舍卫城……(中略)。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位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被称为‘说法者,说法者’,大德!什么情形是说法者呢?
  “比丘!如果对老死是为了厌、离贪、灭而教导法,‘说法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比丘!如果对老死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法、随法行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比丘!如果对老死从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解脱,‘得当生涅盘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比丘!如果对生……(中略)比丘!如果对有……比丘!如果对取……比丘!如果对渴爱……比丘!如果对受……比丘!如果对触……比丘!如果对六处……比丘!如果对名色……比丘!如果对识……比丘!如果对行……比丘!如果对无明是为了厌、离贪、灭而教导法,‘说法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比丘!如果对无明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法、随法行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比丘!如果对无明从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解脱,‘得当生涅盘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6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17经/裸行者迦叶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7、裸体迦叶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饲养处的竹林中。
  那时,世尊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王舍城。
  裸体迦叶看见世尊远远地走来。看见后,前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就站到一旁。站到一旁后,裸体迦叶对世尊这么说:
  “我们想问乔达摩尊师一点(问题),如果乔达摩尊师愿意为我们的问题作解答的话。”
  “这不是询问的时机,迦叶!我们正要进村子去。”
  第二次,裸体迦叶对世尊这么说:
  “我们想问乔达摩尊师一点(问题),如果乔达摩尊师同意为我们的问题作解答的话。”
  “这不是询问的时机,迦叶!我们正要进村子去。”
  第三次裸体迦叶……(中略)我们要进村子去。
  当这么说时,裸体迦叶对世尊这么说:
  “那我们就不想再多问了。”
  “那就问你们的疑问吧,迦叶!”
  “乔达摩先生!苦被自己作吗?
  “不是这样的,迦叶!”世尊说。
  “那么,乔达摩先生!苦被其他所作吗?
  “不是这样的,迦叶!”世尊说。
  “乔达摩先生!苦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
  “不是这样的,迦叶!”世尊说。
  “那么,乔达摩先生!苦被非自己也非他作;自然生的吗?
  “不是这样的,迦叶!”世尊说。
  “乔达摩先生!没有苦吗?
  “迦叶!不是没有苦,迦叶!有苦。
  “那样的话,乔达摩尊师不知、不见苦吗?
  “迦叶!我确实非不知、不见苦,迦叶!我确实知苦,迦叶!我确实见苦。
  “当被像这样问:‘乔达摩先生!苦被自己作吗?’你说:‘不是这样的,迦叶!’当被像这样问:‘那么,乔达摩先生!苦被其他所作吗?’你说:‘不是这样的,迦叶!’当被像这样问:‘乔达摩先生!苦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你说:‘不是这样的,迦叶!’当被像这样问:‘那么,乔达摩先生!苦被非自己也非他作;自然生的吗?’你说:‘不是这样的,迦叶!’当被像这样问:‘乔达摩先生!没有苦吗?’你说:‘迦叶!不是没有苦,迦叶!有苦。’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乔达摩尊师不知、不见苦吗?’你说:‘我确实非不知、不见苦,迦叶!我确实知苦,迦叶!我确实见苦。’
  大德!请世尊为我讲解苦,大德!请世尊为我教导苦。
  “迦叶!(如果有人想:)‘作者即是感受(结果)者。’(那么,推到)最初(人的存在)而想:‘苦被自己作’,那样就掉入了那常恒论
  迦叶!(如果有人想:)‘作者是一,感受(结果)者是另一。’(那么,)被感受所打击而想:‘苦被其他所作’,那样就掉入了这断灭论
  迦叶!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以中间教导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当这么说时,裸体迦叶对世尊说:
  “大德!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犹如能扶正颠倒的,……(中略):‘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世尊以种种法门说明。大德!我归依世尊、法、比丘僧团,大德!愿我得在世尊面前出家,愿我得受具足戒。”
  “迦叶!凡先前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这法、律中出家;希望受具足戒,他要满四个月别住。经(住于别住)四个月后,获得比丘们同意,令他出家受具足戒成为比丘,但个别例外由我确认。”
  “大德!如果先前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这法、律中出家;希望受具足戒,要满四个月别住。经(住于别住)四个月后获得比丘们同意,令他出家受具足戒成为比丘,我将四年别住,经(住于别住)四年后,获得比丘们同意,使我出家受具足戒成为比丘。”
  裸体迦叶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后不久,当尊者迦叶住于独处、隐退、不放逸、热心、自我努力时,不久,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那善男子之所以从在家而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生活的梵行无上目标,他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尊者迦叶成为众阿罗汉之一。
************************************************************************************
18、丁巴卢迦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游行者丁巴卢迦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自己作吗?”
  “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世尊说。
  “那么,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其他所作吗?”
  “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世尊说。
  “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
  “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世尊说。
  “那么,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非自己也非其他所作;自然生的吗?”
  “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世尊说。
  “乔达摩先生!没有乐与苦吗?”
  “丁巴卢迦!不是没有乐与苦,丁巴卢迦!有乐与苦。”
  “那样的话,乔达摩先生不知、不见乐与苦吗?”
  “丁巴卢迦!我确实非不知、不见乐与苦,丁巴卢迦!我确实知乐与苦,丁巴卢迦!我确实见乐与苦。”
  “当被像这样问:‘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自己作吗?’你说:‘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当被像这样问:‘那么,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其他所作吗?’你说:‘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当被像这样问:‘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你说:‘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当被像这样问:‘那么,乔达摩先生!乐与苦被非自己也非其他所作;自然生的吗?’你说:‘不是这样的,丁巴卢迦!’当被像这样问:‘乔达摩先生!没有乐与苦吗?’你说:‘丁巴卢迦!不是没有乐与苦,丁巴卢迦!有乐与苦。’当被像这样问:‘那样的话,乔达摩先生不知、不见乐与苦吗?’你说:‘我确实非不知、不见乐与苦,丁巴卢迦!我确实知乐与苦,丁巴卢迦!我确实见乐与苦。’
  大德!请世尊为我讲解乐与苦,大德!请世尊为我教导乐与苦。”
  “丁巴卢迦!(如果有人想:)‘感受即是感受者’,(那么,推到)最初(人的存在)而想:‘乐与苦被自己作’,我不这么说。
  丁巴卢迦!(如果有人想:)‘感受是一,感受者是另一’,(那么,)被感受所打击而想:‘乐与苦被其他所作’,我不这么说。
  丁巴卢迦!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以中间教导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当这么说时,丁巴卢迦对世尊说: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我归依乔达摩尊师、法、比丘僧团,请乔达摩尊师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19经/贤智者与愚痴者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9、贤智者与愚痴者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为无明所盖,为渴爱所系,愚痴者的这个身这么生成。这样,这个身与外名色为一对,缘一对而有触,由这六处,或它们其中之一的接触,愚痴人感受苦、乐。
  比丘们!为无明所盖,为渴爱所系,贤智者的这个身生成。这样,这个身与外名色,为一对,缘一对而有触。由这六处,或它们其中之一的接触,贤智者感受苦、乐。
  那样,比丘们!贤智者与愚痴者有什么高下,有什么不同,有什么差别呢?
  “大德!我们的法以世尊为根本,以世尊为导引,以世尊为依归,大德!如果世尊能说明这所说的义理,那就好了!听闻世尊的(教说)后,比丘们将会忆持的。”
  “那样的话,比丘们!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凡为无明所盖,为渴爱所系,愚痴者的这个身生成。愚痴者的那无明未被舍断,那渴爱未被遍灭尽,那是什么原因呢?
  比丘们!愚痴者不曾修为了苦的完全灭尽之梵行,因此,以身体的崩解,愚痴者有身体的转生,当存在身体的转生,他不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中脱离,我说:‘他不从苦脱离。’
  比丘们!凡为无明所盖,为渴爱所系,贤智者的这个身生成。贤智者的那无明已被舍断,那渴爱已被遍灭尽,那是什么原因呢?
  比丘们!贤智者已修为了苦的完全灭尽之梵行,因此,由身体崩离,贤智者没有身体的转生,当不存在身体的转生,他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中脱离,我说:‘他从苦脱离。’
  比丘们!这就是贤智者与愚痴者的高下,的不同,的差别,即:梵行的生活。”
************************************************************************************
20、缘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缘起与缘所生法,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什么是缘起?
  ‘比丘们!以生为缘而有老死’不论诸如来出现,或诸如来不出现,那个界住立、法安住性、法决定性、特定条件性。如来现正觉此,现观此;现正觉、现观后,告知、教导、安立、建立、开显、解析、阐明,而说:‘比丘们!你们看!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比丘们!以有为缘而有生’……(中略)‘比丘们!以取为缘而有有’……‘比丘们!以渴爱为缘而有取’……‘比丘们!以受为缘而有渴爱’……‘比丘们!以触为缘而有受’……‘比丘们!以六处为缘而有触’……‘比丘们!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比丘们!以识为缘而有名色’……‘比丘们!以行为缘而有识’……‘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不论诸如来出现,或诸如来不出现,那个界住立、法安住性、法决定性、特定条件性。如来现正觉此,现观此;现正觉、现观后,告知、教导、安立、建立、开显、解析、阐明,而说:‘你们看!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比丘们!这样,在那里,凡真实性、无误性、无例外性、特定条件性者,比丘们!这被称为缘起。
  又,比丘们!什么是缘所生法?
  比丘们!老死是无常的、有为的、缘所生的,是灭尽法、消散法、褪去法、灭法。
  比丘们!是无常的、有为的、缘所生的,是灭尽法、消散法、褪去法、灭法。
  比丘们!是无常的、有为的、缘所生的,是灭尽法、消散法、褪去法、灭法。
  比丘们!……(中略)比丘们!渴爱……比丘们!……比丘们!……比丘们!六处……比丘们!名色……比丘们!……比丘们!……比丘们!无明是无常的、有为的、缘所生的,是灭尽法、消散法、褪去法、灭法。比丘们!这些被称为缘所生法。
  比丘们!当圣弟子已以正确之慧如实善见这缘起与这些缘所生法,他将跑回过去:‘我过去世存在吗?我过去世不存在吗?我过去世是什么呢?我过去世的情形如何呢?我过去世曾经是什么,(后来)又变成什么?’或者,他将跑到未来:‘我未来世存在吗?我未来世不存在吗?我未来世会是什么呢?我未来世的情形如何呢?我未来世会是什么,(以后)又变成什么?’或者,他现在内心对现在世将有疑惑:‘我存在吗?我不存在吗?我是什么?我的情形如何?这众生从何而来,将往何去?’这是不可能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比丘们!圣弟子已以正确之慧如实善见这缘起与这些缘所生法。
  食品第二,其摄颂:
  “  食、帕辜那,沙门与婆罗门二则,
   迦旃延氏,说法者,裸体,与丁巴卢迦,
   贤智者与愚痴者,以及以缘为第十。”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力品
相应部12相应21经/十力经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21、十力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具备十力与具备四无畏,如来自称如牛王地位,在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这样是色,这样是色的集,这样是色的灭没;这样是受,这样是受的集,这样是受的灭没;这样是想,这样是想的集,这样是想的灭没;这样是行,这样是行的集,这样是行的灭没;这样是识,这样是识的集,这样是识的灭没。像这样,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即: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22、十力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具备十力与具备四无畏,如来自称如牛王地位,在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这样是色,这样是色的集,这样是色的灭没;这样是受,这样是受的集,这样是受的灭没;这样是想,这样是想的集,这样是想的灭没;这样是行,这样是行的集,这样是行的灭没;这样是识,这样是识的集,这样是识的灭没。像这样,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即: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法已被我这么善解说、阐明、显露、说明、剥掉破旧衣。比丘们!法已被我这么善解说、阐明、显露、说明、剥掉破旧衣时,就足以请从信心出家善男子激发活力:乐于要只剩下皮肤、肌腱、骨骸;要身体的血肉枯干,只要以人的毅力、人的活力、人的努力应该达成而未达成者,将没有活力的止息。
  比丘们!怠惰者住于苦,以恶不善法的参杂而疏忽自己的大利益。
  比丘们!已激发活力者住于乐,以恶不善法的已远离而完成自己的大利益。
  比丘们!不以下劣而有最高的达成;比丘们!但以最高而有最高的达成。
  比丘们!大师在面前时,这梵行是醍醐味,比丘们!因此,在这里,为了未达成的达成;为了未证得的证得;为了未作证的作证,你们要激发活力:‘这样,我们这出家必将是功不唐捐的、有成果的、有果实的,而且,我们受用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那些在我们身上做这些的行为者必将有大果、大效益。’
  这样,比丘们!你们应该学!
  比丘们!以自己的利益考虑时,就足以要以不放逸使目标达成;比丘们!以别人的利益考虑时,就足以要以不放逸使目标达成;比丘们!以两者的利益考虑时,就足以要以不放逸使目标达成。
************************************************************************************
23、近因经
  起源于舍卫城。
  “比丘们!我说诸烦恼的灭尽是属于知者、见者的,非不知者、不见者。比丘们!知、见什么者有诸烦恼的灭尽呢?这样是色,这样是色的集,这样是色的灭没;这样是受……(中略)这样是想……这样是行……这样是识,这样是识的集,这样是识的灭没。’比丘们!这么知、这么见者有诸烦恼的灭尽。
  比丘们!我说关于灭尽的灭尽智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灭尽智的近因呢?应该回答:‘解脱’。
  比丘们!我说关于解脱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解脱的近因呢?应该回答:‘离贪’。
  比丘们!我说关于离贪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离贪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厌’。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厌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如实智见’。
  比丘们!我说关于如实智见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如实智见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定’。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定的近因呢?应该回答:‘乐’。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乐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宁静’。
  比丘们!我说关于宁静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宁静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喜’。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喜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喜悦’。
  比丘们!我说关于喜悦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喜悦的近因呢?应该回答:‘信’。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信的近因呢?应该回答:‘苦’。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苦的近因呢?应该回答:‘生’。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生的近因呢?应该回答:‘有’。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有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取’。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取的近因呢?应该回答:‘渴爱’。
  比丘们!我说关于渴爱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渴爱的近因呢?应该回答:‘受’。
  ……(中略)应该回答:‘触’。……应该回答:‘六处’。……应该回答:‘名色’。……应该回答:‘识’。……应该回答:‘行’。
  比丘们!我说关于是有近因的,非无近因的,比丘们!什么是行的近因呢?应该回答:‘无明’。
  比丘们!像这样,以无明为近因而有行;以行为近因而有识;以识为近因而有名色;以名色为近因而有六处;以六处为近因而有触;以触为近因而有受;以受为近因而有渴爱;以渴爱为近因而有取;以取为近因而有有;以有为近因而有生;以生为近因而有苦;以苦为近因而有信;以信为近因而有喜悦;以喜悦为近因而有喜;以喜为近因而有宁静;以宁静为近因而有乐;以乐为近因而有定;以定为近因而有如实智见;以如实智见为近因而有厌;以厌为近因而有离贪;以离贪为近因而有解脱;以解脱为近因而有灭尽智。
  比丘们!犹如犹如当天下雨时,大雨下在山上,雨水沿山坡流满山洞、裂缝、溪流充满;山洞、裂缝、溪流遍满者使小水池充满;小水池遍满者使大水池充满;大水池遍满者使小河充满;小河遍满者使大河充满;大河遍满者使大海洋充满。同样的,比丘们!以无明为近因而有行;以行为近因而有识;以识为近因而有名色;以名色为近因而有六处;以六处为近因而有触;以触为近因而有受;以受为近因而有渴爱;以渴爱为近因而有取;以取为近因而有有;以有为近因而有生;以生为近因而有苦;以苦为近因而有信;以信为近因而有喜悦;以喜悦为近因而有喜;以喜为近因而有宁静;以宁静为近因而有乐;以乐为近因而有定;以定为近因而有如实智见;以如实智见为近因而有厌;以厌为近因而有离贪;以离贪为近因而有解脱;以解脱为近因而有灭尽智。”
************************************************************************************
★四无畏:「四無所畏;四自信」,為佛(遍正覺者)的四種特有自信,即「一切智、斷盡煩惱、能說一切障礙解脫之道、斷盡苦」,或「已辦、不受胎、離愚闇法、盡苦」。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24经/其他外道游行者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24、其他外道游行者经
  住在王舍城竹林中。
  那时,尊者舍利弗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王舍城。
  那时,尊者舍利弗这么想:
  “这时在王舍城为了托钵而行还太早,让我到其他外道游行者们的园林去。”
  那时,尊者舍利弗到其他外道游行者们的园林。抵达后,与其他外道游行者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他人所作;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与他人所作;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舍利弗贤友!这里,沙门乔达摩是主张什么者?论什么者呢?当我们解说时,怎样才会是沙门乔达摩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沙门乔达摩,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呢?”
  “贤友们!苦是缘所生的为世尊所说。缘什么呢?缘触。像这样说,就会是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世尊,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那里,贤友们!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缘触;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他人所作者,那也是缘触;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与他人所作者,那也是缘触;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缘触
  那里,贤友们!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他人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与他人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尊者阿难听到尊者舍利弗与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的这些交谈。
  那时,尊者阿难在王舍城为了托钵而行后,食毕,从施食处返回,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阿难将尊者舍利弗与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间的交谈全部告诉世尊。(世尊说:)
  “阿难!好!好!如舍利弗那样回答时,会是正确地回答,阿难!苦是缘所生的为我所说,缘什么呢?缘触。这样说,就会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我,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那里,阿难!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缘触;……(中略)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缘触
  那里,阿难!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中略)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阿难!这里,有一次,我就住在这王舍城栗鼠饲养处的竹林中。
  那时,阿难!我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王舍城。
  那时,阿难!我这么想:‘这时在王舍城为了托钵而行还太早,让我到其他外道游行者们的园林去。’
  那时,阿难!我到其他外道游行者们的园林。抵达后,与其他外道游行者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阿难!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对我这么说:‘乔达摩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乔达摩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他人所作;乔达摩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与他人所作;乔达摩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这里,尊者乔达摩是主张什么者?论什么者呢?当我们解说时,怎样才会是尊者乔达摩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尊者乔达摩,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呢?’
  阿难!当这么说时,我对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这么说:‘贤友们!苦是缘所生的为我所说,缘什么呢?缘触。这样说,就会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我,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那里,贤友们!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缘触;……(中略)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缘触。
  那里,贤友们!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中略)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实在是因为全部的道理被一句话所说!大德!这同样的道理能有甚深与显现甚深的详细述说吗?”
  “那么,阿难!请你想明白这个道理吧!”
  “大德!如果他们这么问我:‘阿难贤友!老死,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贤友们!老死,生是因,生是集,生所生的,生是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
  大德!如果他们这么问我:‘又,阿难贤友!生,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贤友们!生,有是因,有是集,有所生的,有是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
  大德!如果他们这么问我:‘又,阿难贤友!有,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贤友们!有,取是因,取是集,取所生的,取是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
  大德!如果他们这么问我:‘又,阿难贤友!取……(中略)又,阿难贤友!渴爱……(中略)又,阿难贤友!受……(中略)。’
  大德!如果他们这么问我:‘又,阿难贤友!触,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贤友们!触,六处是因,六处是集,六处所生的,六处是根源。’
  贤友们!但就以六触处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触灭;以触灭而受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会这么回答。”
************************************************************************************
★苦是缘所生的,苦缘触。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25经/浮弥遮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25、浮弥遮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浮弥遮在傍晚时,从静坐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舍利弗。抵达后,与尊者舍利弗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浮弥遮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乐是自己所作;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乐是他人所作;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乐是自己与他人所作;舍利弗贤友!有一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苦、乐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这里,舍利弗贤友!世尊是主张什么者?论什么者呢?当我们解说时,怎样才会是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世尊,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呢?”
  “贤友!乐、苦是缘所生的为世尊所说。缘什么呢?缘触。像这样说,就会是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世尊,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贤友!在那里,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缘触;……(中略)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缘触。
  贤友!在那里,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自己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中略)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尊者阿难听到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浮弥遮的这些对话。
  那时,尊者阿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阿难照实告诉世尊,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浮弥遮的全部对话。(世尊说:)
  “阿难!好!好!如舍利弗那样回答时,会是正确地回答,阿难!乐、苦是缘所生的为我所说。缘什么呢?缘触。这样说,就会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我,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阿难!在那里,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缘触;……(中略)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缘触。
  阿难!在那里,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自己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中略)凡那些论说业的沙门、婆罗门安立乐、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阿难!当有身体时,因身思生起自身内的乐、苦;阿难!当有语言时,因语思生起自身内的乐、苦;阿难!当有意时,因意思生起自身内的乐、苦,并且以无明为缘。(无明->身语意之思(行)->...->触->苦乐)
  阿难!自己而造作身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因他人而造作身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正知地造作身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不正知地造作身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
  阿难!他因自己而造作语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因他人而造作语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正知地造作语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不正知地造作语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
  阿难!他因自己而造作意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因他人而造作意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正知地造作意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或者,阿难!他不正知地造作意行,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的乐、苦。
  阿难!在这些法中无明已生起。
  阿难!但就以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那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乐、苦的身体不存在;那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乐、苦的言语不存在;那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乐、苦的不存在;那……(中略)的不存在;那……(中略)的不存在;那……(中略)的不存在;那以此为缘生起自身内乐、苦的作务不存在。(无明灭->(身语意灭)行灭)
************************************************************************************
26、优波梵那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优波梵那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优波梵那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有一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大德!有一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他人所作;大德!有一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与他人所作;大德!有一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大德!这里,世尊是主张什么者?论什么者呢?当我们解说时,怎样才会是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沙门乔达摩,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呢?”
  “优波梵那!苦是缘所生的为我所说。缘什么呢?缘触。像这样说,就会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会以不实而毁谤我,会法、随法地解说,而不让任何如法的种种说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优波梵那!在那里,凡那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缘触;凡那些……(中略)凡那些……(中略)凡那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缘触。
  优波梵那!在那里,凡那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凡那些……(中略)凡那些……(中略)凡那些沙门、婆罗门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们将从触以外感受。’这是不可能的。”
************************************************************************************
27、缘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而,比丘们!什么是老死?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老、老衰、齿落、发白、皮皱、寿命的衰退、诸根的退化,这被称为老;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过世、灭亡、崩解、消失、死亡、寿终、诸蕴的崩解、尸体的舍弃,这被称为死,这样,这老与这死,比丘们!这被称为老死。以生集而老死集,以生灭而老死灭,导向老死灭之道迹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而,比丘们!什么是生?……(中略)而,比丘们!什么是有?……而,比丘们!什么是取?……而,比丘们!什么是渴爱?……而,比丘们!什么是受?……而,比丘们!什么是触?……而,比丘们!什么是六处?……而,比丘们!什么是名色?……而,比丘们!什么是识?……。
  而,比丘们!什么是行?有这三种行:身行、语行、心行,比丘们!这些被称为行。以无明集而行集,以无明灭而行灭,导向行灭之道迹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比丘们!当圣弟子这么了知缘,这么了知缘集,这么了知缘灭,这么了知导向缘灭之道迹时,比丘们!这被称为见具备的圣弟子;见具备者来到这正法;看见这正法者具备有学人之智;具备有学人之明者进入法流;洞察慧之圣者站在敲击不死之门处。
************************************************************************************
28、比丘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在那里,……(中略)。
  “比丘们!这里,比丘了知老死,了知老死集,了知老死灭,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了知生……(中略)了知有……了知取……了知渴爱……了知受……了知触……了知六处……了知名色……了知识……了知行,了知行集,了知行灭,了知导向行灭道迹。
  比丘们!什么是老死?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老、老衰、齿落、发白、皮皱、寿命的衰退、诸根的退化,这被称为老;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过世、灭亡、崩解、消失、死亡、寿终、诸蕴的崩解、尸体的舍弃,这被称为死,这样,这老与这死,比丘们!这被称为老死。
  以生集而老死集,以生灭而老死灭,导向老死灭之道迹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而,比丘们!什么是生?……(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有?……(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
  而,比丘们!什么是行?有这三种行:身行、语行、心行,比丘们!这些被称为行。
  以无明集而行集,以无明灭而行灭,导向行灭之道迹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比丘们!当比丘这么了知老死,这么了知老死集,这么了知老死灭,这么了知导向老死灭之道迹;这么了知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行……行集……行灭,这么了知导向行灭道迹,比丘们!这被称为见具备的比丘;见具备者来到这正法;看见这正法者具备有学人之智;具备有学人之明者进入法流;洞察慧之圣者站在敲击不死之门处。”
************************************************************************************
★无明->身语意之思(行)->...->触->苦乐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29经/沙门婆罗门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29、沙门婆罗门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在那里,……(中略)。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不了知老死,不了知老死集,不了知老死灭,不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不了知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不了知行,不了知行集,不了知行灭,不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不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了知老死,了知老死集,了知老死灭,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了知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了知行,了知行集,了知行灭,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30、沙门婆罗门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在那里,……(中略)。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不了知老死,不了知老死集,不了知老死灭,不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者,‘他们确实将住立于老死的超越’,这是不可能的;不了知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不了知行,不了知行集,不了知行灭,不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他们确实将住立于行的超越’,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了知老死,了知老死集,了知老死灭,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者,‘他们确实将住立于老死的超越’,这是可能的;了知生……(中略)有……取……渴爱……受……触……六处……名色……识……了知行,了知行集,了知行灭,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他们确实将住立于行的超越’,这是可能的。”
  十力品第三,其摄颂:
  “  十力二则及近因,其他外道游行者、浮弥遮,
   优波梵那、缘、比丘,沙门婆罗门二则。”
************************************************************************************
(四)剎帝力黑齿品
31、已生成的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
  在那里,世尊召唤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在这〈波罗延阿逸多所问〉中说:
  ‘凡已体悟法者,以及这里,凡个个有学,
  慎重询问他们的举止:亲爱的先生们!请告诉我。’
  舍利弗!应该怎样以这简要所说,理解详细的义理呢?”
  当这么说时,尊者舍利弗变得沉默。
  第二次,世尊召唤尊者舍利弗:……(中略)。
  第二次,尊者舍利弗变得沉默。
  第三次,世尊召唤尊者舍利弗说:
  “舍利弗!在这〈波罗延阿逸多所问〉中所说:
  ‘凡已体悟法者,以及这里,凡个个有学
  慎重询问他们的举止:亲爱的先生们!请告诉我。’
  舍利弗!应该怎样以这简要所说,理解详细的义理呢?”
  第三次,尊者舍利弗变得沉默。
  “舍利弗!你看见这是已生者吗?”
  “大德!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后,他对已生成的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后,他对食所生起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后,他对灭法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
  大德!这样是有学(...行者)
  而,大德!怎样是已体悟法者呢?
  大德!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后,他对已生成的经由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为解脱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后,他对食所生起经由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为解脱。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后,他对灭法经由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为解脱。
  大德!这样是已体悟法者(...解脱)
  大德!这样是在〈波罗延阿逸多所问〉中所说:
  ‘凡已体悟法者,以及这里,凡个个有学,
   慎重询问他们的举止:亲爱的先生们!请告诉我。’
  大德!我以这简要所说,这样了知详细的义理。”
  “舍利弗!好!好!舍利弗!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后,他对已生成的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后,他对食所生起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后,他对灭法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
  舍利弗!这样是有学。
  而,舍利弗!怎样是已体悟法者呢?
  舍利弗!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以正确之慧如实见‘这是已生者’后,他对已生成的经由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为解脱。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以正确之慧如实见‘那个食的生起’后,他对食所生起经由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为解脱。
  他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以正确之慧如实见‘以那个食的灭而已生者成为灭法’后,他对灭法经由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为解脱。
  舍利弗!这样是已体悟法者。
  舍利弗!这样是在〈波罗延阿逸多所问〉中所说:
  ‘凡已体悟法者,以及这里,凡个个有学,
   慎重询问他们的举止:亲爱的先生们!请告诉我。’
  舍利弗!应该以这简要所说,这样理解详细的义理。”
************************************************************************************
★〈波罗延阿逸多所问〉「在到彼岸-ajita的问题」,〈波罗延〉(到彼岸,另译为「彼岸道」)为婆罗门学徒与佛陀的问答集
★「若复种种学」,「凡个个有学」,「与种种训练中者」(And the manifold trainees),这是指「七类的有学人」。按:《中阿含127经》从「初果向」到「阿罗汉向」列有18阶位,即「18学人(有学)」。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8 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32经/黑齿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32、黑齿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剎帝力黑齿比丘去见尊者舍利弗。抵达后,与尊者舍利弗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剎帝力黑齿比丘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舍利弗贤友!摩利亚帕辜那比丘放弃学而后还俗了,那位尊者确定没在这法与律中得到稣息。那么,尊者舍利弗在这法与律中已达到稣息了吗?”
  “贤友!我没有困惑。”
  “那,贤友!未来呢?”
  “贤友!我没有疑惑。”
  那时,剎帝力黑齿比丘起座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剎帝力黑齿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尊者舍利弗以完全智记说:‘我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那时,世尊召唤某位比丘:
  “来!比丘!你以我的名义召唤舍利弗:‘舍利弗贤友!大师召唤你。’”
  “是的,大德!”那位比丘回答世尊后,就去见尊者舍利弗。抵达后,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舍利弗贤友!大师召唤你。”
  “是的,贤友!”尊者舍利弗回答那位比丘后,就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世尊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是真的吗?舍利弗!你以完全智记说:‘我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大德!事情不是被这些语词、这些文句所说。”
  “舍利弗!凡善男子以任何方式记说完全智,所被记说的应该被看作如那样。”
  “大德!我不也这么说:‘大德!事情不是被这些语词、这些文句所说。’吗?”
  “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舍利弗贤友!怎样知、怎样见完全智的被记说:“我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呢?”’舍利弗!当被这么问时,你应该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我被这么问:‘舍利弗贤友!怎样知、怎样见完全智的被记说:“我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呢?”’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贤友!以生之因缘的灭尽,就知道:“当(原因)被灭尽时,(结果)已被灭尽。”知道了“(果)已被灭尽”后,我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
  “但,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生,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舍利弗!当被这么问时,你应该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我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生,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贤友!生,有是因,有是集,有所生,有是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
  “但,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舍利弗!当被这么问时,你应该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我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有,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贤友!有,取是因,取是集,取所生,取是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
  “但,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中略)’”
  “但,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渴爱,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舍利弗!当被这么问时,你应该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我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渴爱,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贤友!渴爱,受是因,受是集,受所生,受是根源。’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
  “但,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怎样知、怎样见你不在那受上现起欢喜呢?舍利弗!当被这么问时,你应该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我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怎样知、怎样见你不在那受上现起欢喜呢?’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贤友!有这三受,哪三个呢?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贤友!这三受是无常的,知道了“凡无常者都是苦的”,就不在那些受上现起欢喜。’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
  “舍利弗!好!好!舍利弗!这也是对这义理以简要解说的法门:‘凡任何受都在苦中。’但,舍利弗!如果你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由怎样的解脱而完全智被记说:“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呢?’舍利弗!当被这么问时,你应该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我被这么问:‘但,舍利弗贤友!由怎样的解脱而完全智被记说:“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呢?’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贤友!经由我自身内的解脱,经由一切执取的灭尽,我这样住于念,依这念住以便烦恼不流动,而且我不轻蔑自己。’大德!当被这么问时,我应该这么回答。”
  “舍利弗!好!好!舍利弗!这也是对这义理以简要解说的法门:‘凡被沙门所说的烦恼,我没有困惑;它们被我舍断,我没有疑惑。’”
  这就是世尊所说,世尊说了这个后,就起座进入住处。
  在那里,世尊离去不久,尊者舍利弗召唤比丘们:
  “贤友们!世尊所问的第一个问题,我在之前没经历过而对之迟钝,贤友们!但当世尊欢喜我第一个问题(的回答),贤友们!对它,我这么想:‘如果世尊整个白天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我这件事,我应该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世尊这件事整个白天;如果世尊一整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我这件事,我应该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世尊这件事一整夜;如果世尊整天整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我这件事,我应该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世尊这件事整天整夜;如果世尊两天两夜……(中略);如果世尊三天三夜……(中略);如果世尊四天四夜……(中略);如果世尊五天五夜……(中略);如果世尊六天六夜……(中略);如果世尊七天七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我这件事,我应该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世尊这件事七天七夜。’”
  那时,剎帝力黑齿比丘起座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剎帝力黑齿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尊者舍利弗作狮子吼:‘贤友们!世尊所问的第一个问题,我在之前没经历过而对之迟钝,贤友们!但当世尊欢喜我第一个问题(的回答),贤友们!对它,我这么想:“如果世尊整个白天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我这件事,我应该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世尊这件事整个白天;如果世尊一整夜……(中略);如果世尊整天整夜……(中略);如果世尊两天两夜……(中略);三……四……五……六……如果世尊七天七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我这件事,我应该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世尊这件事七天七夜。”’”
  “比丘们!舍利弗已彻底洞察了那法界,因为已彻底洞察了该法界,如果我整个白天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整个白天;如果我一整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一整夜;如果我整天整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整天整夜;如果我两天两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两天两夜;如果我三天三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三天三夜;如果我四天四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四天四夜;如果我五天五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五天五夜;如果我六天六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六天六夜;如果我七天七夜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问舍利弗这件事,舍利弗应该也能以各种语词、各种法门回答我这件事七天七夜。”
************************************************************************************
★「所得智」,「完全智」「了知;开悟;已知」,「最终的理解」(final knowledge)。按:「完全智」与「究竟智」的意思似乎是等同的,北传为「究竟智」。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8 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33经/智之事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33、智之事经
  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四十四智之事,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什么是四十四智之事呢?
  老死智、老死集智、老死灭智、导向老死灭道迹智,生智、生集智、生灭智、导向生灭道迹智,有智、有集智、有灭智、导向有灭道迹智,取智、取集智、取灭智、导向取灭道迹智,渴爱智、渴爱集智、渴爱灭智、导向渴爱灭道迹智,受智、受集智、受灭智、导向受灭道迹智,触智……(中略)六处智……名色智……识智……行智、行集智、行灭智、导向行灭道迹智。比丘们!这些被称为四十四智之事。
  比丘们!什么是老死?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老、老衰、齿落、发白、皮皱、寿命的衰退、诸根的退化,这被称为老;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过世、灭亡、崩解、消失、死亡、寿终、诸蕴的崩解、尸体的舍弃,这被称为死,这样,这老与这死,比丘们!这被称为老死。
  以生集而老死集,以生灭而老死灭,导向老死灭之道迹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比丘们!当圣弟子这样了知老死,这样了知老死集,这样了知老死灭,这样了知导向老死灭之道迹,他会有这法智,他以已见、已知、已实时获得、已深入此法而导此于过去与未来:‘凡过去世的沙门或婆罗门证知老死,证知老死集,证知老死灭,证知导向老死灭道迹,这一切犹如我现在这么证知;凡未来世的沙门或婆罗门证知老死,证知老死集,证知老死灭,证知导向老死灭道迹,这一切犹如我现在这么证知。’他会有这推比之智
  比丘们!当圣弟子有法智与推比之智这两种清净、皎洁的智,比丘们!这被称为见具备的圣弟子;见具备者来到这正法;看见这正法者具备有学人之智;具备有学人之明者进入法流;洞察慧之圣者站在敲击不死之门处。
  比丘们!什么是生?……(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有?……(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取……(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渴爱?……(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受?……(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触?……(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六处?……(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名色?……(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识?……(中略)。
  比丘们!什么是行?有这三种行:身行、语行、心行,比丘们!这些被称为行。
  以无明集而行集,以无明灭而行灭,导向行灭之道迹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比丘们!当圣弟子这样了知行,这样了知行集,这样了知行灭,这样了知导向行灭之道迹,他会有这法智,他以已见、已知、已实时获得、已深入此法而导此于过去与未来:‘凡过去世的沙门或婆罗门证知行,证知行集,证知行灭,证知导向行灭道迹,这一切犹如我现在这么证知;凡未来世的沙门或婆罗门证知行,证知行集,证知行灭,证知导向行灭道迹,这一切犹如我现在这么证知。’他会有这推比之智。
  比丘们!当圣弟子有法智与推比之智这两种清净、皎洁的智,比丘们!这被称为见具备的圣弟子;见具备者来到这正法;看见这正法者具备有学人之智;具备有学人之明者进入法流;洞察慧之圣者站在敲击不死之门处。”
************************************************************************************
34、智之事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七十七智之事,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什么是七十七智之事呢?‘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过去世‘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未来世‘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凡法住智也都是灭尽法、消散法、褪去法、灭法’‘以有为缘而有生’智、……(中略)‘以取为缘而有有’智、……‘以渴爱为缘而有取’智、……‘以受为缘而有渴爱’智、……‘以触为缘而有受’智、……‘以六处为缘而有触’智、……‘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智、……‘以识为缘而有名色’智、……‘以行为缘而有识’智、……‘以无明为缘而有行’智、‘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智,过去世‘以无明为缘而有行’智、‘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智,未来世‘以无明为缘而有行’智、‘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智,‘凡法住智也都是灭尽法、消散法、褪去法、灭法’智,比丘们!这些被称为七十七智之事。”
************************************************************************************
★参考:推比之智,类智,蕴含的理解(knowledge of entailment),观察智(reviewing knowledge)的另称。
★参考:法住智,「法的安定性之理解」(That 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这是「条件性法则之理解,因为它是事象持续发生的原因」,就是指「『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智」等,包含过去世与未来世。理解「此(法住)智」也属于[会]破坏之智,注释书称之为「反观之观」( counter-insight into insight),即「刚识知最初对象的消溶而洞察入洞察智的行为之消溶」(i.e., insight into the dissolution of the very act of insight knowledge that had just cognized the dissolution of the primary object.)。后来《般若经》的「空空」、「空空不可得」思想或源于此。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28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35经/无明为缘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35、无明为缘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当这么说时,某位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什么是老死?而这老死又是谁的?”
  “不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比丘!凡会说‘什么是老死?而这老死又是谁的?’者,或者,比丘!凡会说‘老死是一件事,而这老死又属谁是另一件事。者,这两者同一意义,只是语词不同。
  比丘!有‘命即是身体’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或者,有‘命是一,身体是另一’之见,则无梵行生活
  比丘!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大德!什么是生?而这生又是谁的?”
  “不是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比丘!凡会说‘什么是生?而这生又是谁的?’者,比丘!或者,凡会说‘生是一件事,而这生又属谁是另一件事。’者,这两者同一意义,只是语词不同。
  比丘!有‘命即是身体’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或者,比丘!有‘命是一,身体是另一’之见,则无梵行生活。
  比丘!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有为缘而有生。’”
  “大德!什么是有?而这有又是谁的?”
  “不是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比丘!凡会说‘什么是有?而这有又是谁的?’者,或者,比丘!凡会说‘有是一件事,而这有又属谁是另一件事。’者,这两者同一意义,只是语词不同。
  比丘!有‘命即是身体’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或者,比丘!有‘命是一,身体是另一’之见,则无梵行生活。
  比丘!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取为缘而有有。’”
  “……(中略)‘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行为缘而有识。’”
  “大德!什么是行?而这行又是谁的?”
  “不是适当的问题。”世尊说。
  “比丘!凡会说‘什么是行?而这行又是谁的?’者,或者,比丘!凡会说‘行是一件事,而这行又属谁是另一件事。’者,这两者同一意义,只是语词不同。
  比丘!有‘命即是身体’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或者,比丘!有‘命是一,身体是另一’之见,则无梵行生活。
  比丘!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比丘!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老死?而这老死又是谁的?’或者‘老死是一件事,而这老死又属谁是另一件事。’或者‘命即是身体。’或者‘命是一,身体是另一。这一切都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
  比丘!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生?而这生又是谁的?’或者‘生是一件事,而这生又属谁是另一件事。’或者‘命即是身体。’或者‘命是一,身体是另一。’这一切都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
  比丘!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有?……(中略)什么是取?……什么是渴爱?……什么是受?……什么是触?……什么是六处?……什么是名色?……什么是识?……(中略)。’
  比丘!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行?而这行又是谁的?’或者‘行是一件事,而这行又属谁是另一件事。’或者‘命即是身体。’或者‘命是一,身体是另一。’这一切都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
************************************************************************************
36、无明为缘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凡会说‘什么是老死?而这老死又是谁的?’者,或者,比丘!凡会说‘老死是一件事,而这老死又属谁是另一件事。’者,这两者同一意义,只是语词不同。
  比丘们!有‘命即是身体’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或者,比丘们!有‘命是一,身体是另一’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比丘们!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什么是生?……(中略)什么是有?……什么是取?……什么是渴爱?……什么是受?……什么是触?……什么是六处?……什么是名色?……什么是识?而这识又是谁的?’……。
  比丘们!凡会说‘什么是行?而这行又是谁的?’者,或者,比丘们!凡会说‘行是一件事,而这行又属谁是另一件事。’者,这两者同一意义,只是语词不同。
  比丘们!有‘命即是身体’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或者,比丘们!有‘命是一,身体是另一’之见,则无梵行生活。比丘们!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比丘们!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老死?而这老死又是谁的?’或者‘老死是一件事,而这老死又属谁是另一件事。’或者‘命即是身体。’或者‘命是一,身体是另一。’这一切都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
  比丘们!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生?……(中略)什么是有?……什么是取?……什么是渴爱?……什么是受?……什么是触?……什么是六处?……什么是名色?……什么是识?而这识又是谁的?’……。
  比丘们!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所有的歪曲、相违、犹豫:‘什么是行?而这行又是谁的?’或者‘行是一件事,而这行又属谁是另一件事。’或者‘命即是身体。’或者‘命是一,身体是另一。’这一切都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
************************************************************************************
37、非你们的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这个身体不是你们的,也不是其他人的,比丘们!这是旧业,应该被看作被造作的被思惟的能被感受的
  在那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善如理作意缘起:‘像这样,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即: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2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30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38经/思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38、思经
  起源于舍卫城。
  “比丘们!凡意图,凡计划,凡有烦恼潜在趋势者,则有那存续的根据地当有根据地时,就有识的依止处当有那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有未来再生的诞生;当有未来再生的诞生,则生起未来的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如果不意图,如果不计划,但如果仍有烦恼潜在趋势者则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有根据地时,就有识的依止处;当有那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有未来再生的诞生;当有未来再生的诞生,则生起未来的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但当不意图,不计划,无烦恼潜在趋势,则没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没有根据地时,就没有识的依止处;当没有那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当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则未来的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39、思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凡意图,凡计划,凡有烦恼潜在趋势者,则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有根据地时,就有识的依止处;当有那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有名色的下生;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中略)渴爱……取……有……生……生起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如果不意图,如果不计划,但如果仍有烦恼潜在趋势者,则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有根据地时,就有识的依止处;当有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有名色的下生;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但当不意图,不计划,无烦恼潜在趋势,则没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没有根据地时,就没有识的依止处;当没有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没有名色的下生;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40、思经第三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凡意图,凡计划,凡有烦恼潜在趋势者,则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有根据地时,就有识的依止处;当有那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有倾向;当有倾向时,则有来去;当有来去时,则有死生;当有死生时,则生起未来的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如果不意图,如果不计划,但如果仍有烦恼潜在趋势者,则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有根据地时,就有识的依止处;当有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有倾向;当有倾向时,则有来去;当有来去时,则有死生;当有死生时,则生起未来的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但当不意图,不计划,无烦恼潜在趋势,则没有那识存续的根据地;当没有根据地时,就没有识的依止处;当没有识的依止处与增长时,则没有倾向;当没有倾向时,则没有来去;当没有来去时,则没有死生;当没有死生时,则未来的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剎帝力黑齿品第四,其摄颂:
  “  这已生成的与黑齿,智之事二则,
   以无明为缘二则,非你们的、思三则。”
************************************************************************************
(五)屋主品
41、五恐怖的仇恨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那时,屋主给孤独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世尊对屋主给孤独这么说:
  “屋主!当圣弟子之五恐怖的仇恨已平息,具备四入流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圣方法,当他愿意时,他就能以自己记说自己:于地狱已尽,畜生界已尽,饿鬼界已尽,苦界、恶趣、下界已尽,我是入流者,不堕恶趣法、决定、以正觉为彼岸。
  哪五个恐怖的仇恨已平息呢?屋主!凡杀生者,缘杀生而产生当生之恐怖的仇恨,也产生来生之恐怖的仇恨,也感受心的忧苦,这样,对离杀生者来说,那恐怖的仇恨已平息。
  屋主!凡未给予而取者,缘未给予而取而产生当生之恐怖的仇恨,也产生来生之恐怖的仇恨,也感受心的忧苦,这样,对离未给予而取者来说,那恐怖的仇恨已平息。
  屋主!凡邪淫者,缘邪淫而产生当生之恐怖的仇恨,也产生来生之恐怖的仇恨,也感受心的忧苦,这样,对离邪淫者来说,那恐怖的仇恨已平息。
  屋主!凡妄语者,缘妄语而产生当生之恐怖的仇恨,也产生来生之恐怖的仇恨,也感受心的忧苦,这样,对离杀生者来说,那恐怖的仇恨已平息。
  屋主!凡谷酒、果酒、酒放逸处者,缘谷酒、果酒、酒放逸处而产生当生之恐怖的仇恨,也产生来生之恐怖的仇恨,也感受心的忧苦,这样,对离谷酒、果酒、酒放逸处者来说,那恐怖的仇恨已平息。这五个恐怖的仇恨已平息。
  具备哪四入流支呢?屋主!这里,圣弟子对佛具备不坏净:‘像这样,那世尊是是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
  对法具备不坏净:‘法是被世尊善说的、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对僧团具备不坏净:‘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善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正直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真理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如法而行者,即:四双之人、八辈之士,这世尊的弟子僧团应该被奉献、应该被供奉、应该被供养、应该被合掌,为世间的无上福田。’
  具备圣所爱戒:‘无毁坏的、无瑕疵的、无污点的、无杂色的、自由的、智者所称赞的、不取着的、导向定的。’具备这四入流支。
  什么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圣方法呢?屋主!这里,圣弟子善如理作意这缘起:‘像这样,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这样,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即: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以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中略)以触灭而受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这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圣方法。
  屋主!当圣弟子的这五恐怖的仇恨已平息,具备这四入流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这圣方法,当他愿意时,他就能以自己记说自己:‘于地狱已尽,畜生界已尽,饿鬼界已尽,苦界、恶趣、下界已尽,我是入流者,不堕恶趣法、决定、以正觉为彼岸。’”
************************************************************************************
42、五恐怖的仇恨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当圣弟子的这五恐怖的仇恨已平息,具备四入流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圣方法,当他愿意时,他就能以自己记说自己:‘于地狱已尽,畜生界已尽,饿鬼界已尽,苦界、恶趣、下界已尽,我是入流者,不堕恶趣法、决定、以正觉为彼岸。’
  哪五个恐怖的仇恨已平息呢?比丘们!凡杀生者,缘杀生而产生当生之恐怖的仇恨,也产生来生之恐怖的仇恨,也感受心的忧苦,这样,对离杀生者来说,那恐怖的仇恨已平息。比丘们!凡未给予而取者,……(中略)比丘们!凡邪淫者,……(中略)比丘们!凡妄语者,……(中略)比丘们!凡谷酒、果酒、酒放逸处者,……(中略)。这五个恐怖的仇恨已平息。
  具备哪四入流支呢?比丘们!这里,圣弟子对佛……(中略)对法……(中略)对僧团……(中略)具备圣所爱戒……(中略)。具备这四入流支。
  什么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圣方法呢?比丘们!这里,圣弟子善如理作意这缘起:……(中略)。这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圣方法。
  “比丘们!当圣弟子的这五恐怖的仇恨已平息,具备这四入流支,以慧善见、善洞察了这圣方法,当他愿意时,他就能以自己记说自己:‘于地狱已尽,畜生界已尽,饿鬼界已尽,苦界、恶趣、下界已尽,我是入流者,不堕恶趣法、决定、以正觉为彼岸。
************************************************************************************
43、苦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苦的集起与灭没,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什么是苦的集起?缘于眼与色而生起眼识,三者的会合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比丘们!这是苦的集起。
  缘于耳与声音而生起耳识,……(中略)缘于鼻与气味……(中略)缘于舌与味道……(中略)缘于身与所触……(中略)缘于意与法而生起意识,三者的会合为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比丘们!这是苦的集起。
  比丘们!什么是苦的灭没?缘于眼与色而生起眼识,三者的会合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但就是以这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比丘们!这是苦的灭没。
  缘于耳与声音而生起耳识,……(中略)缘于鼻与气味……(中略)缘于舌与味道……(中略)缘于身与所触……(中略)缘于意与法而生起意识,三者的会合为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但就是以这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比丘们!这是苦的灭没。”
************************************************************************************
44、世间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世间的集起与灭没,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什么是世间的集起?缘于眼与色而生起眼识,三者的会合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比丘们!这是世间的集起。
  缘于耳与声音……(中略)缘于鼻与气味……(中略)缘于舌与味道……(中略)缘于身与所触……(中略)缘于意与法而生起意识,三者的会合为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中略)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比丘们!这是世间的集起。
  比丘们!什么是世间的灭没?缘于眼与色而生起眼识,三者的会合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但就是以这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比丘们!这是世间的灭没。
  缘于耳与声音……(中略)缘于鼻与气味……(中略)缘于舌与味道……(中略)缘于身与所触……(中略)缘于意与法而生起意识,三者的会合为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但就是以这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比丘们!这是世间的灭没。”
************************************************************************************
★「使」,「烦恼潜在趋势」「随眠;使),「表面下的趋势」(the underlying tendency)。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GMT+8, 2020-4-1 22:02 , Processed in 0.15555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