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楼主: 逍遥自在王
收起左侧

学习《相应部》——汉译巴利三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1相应3经/梨犀达多经第二(质多相应/处篇/弟子记说)(庄春江译)
************************************************************************************
3、梨犀达多经第二
  有一次,众多上座比丘住在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中。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上座比丘们。抵达后,向上座比丘们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屋主质多对上座比丘们这么说:
  “大德!请上座们同意我明日的请食。”
  上座比丘们以沉默同意了。
  那时,屋主质多知道上座比丘们同意后,起座向上座比丘们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那时,那夜过后,上座比丘们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前往屋主质多的住处。抵达后,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上座比丘们。抵达后,向上座比丘们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屋主质多对最上座尊者这么说:
  “上座大德!凡世间中生起这种种见:‘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凡这些在梵网中所说的六十二恶见,大德!当什么存在时,这些见存在?当什么不存在时,这些见不存在?
  当这么说时,最上座尊者变得沉默了。
  第二次,屋主质多……(中略)。
  第三次,屋主质多对最上座尊者这么说:
  “上座大德!凡世间中生起这种种见:‘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凡这些在梵网中所说的六十二恶见,大德!当什么存在时,这些见存在?当什么不存在时,这些见不存在?”第三次,最上座尊者变得沉默了。
  当时,尊者梨犀达多在那僧团中是最新人。
  那时,尊者梨犀达多对最上座尊者这么说:
  “上座大德!让我回答屋主质多的这个问题。”
  “梨犀达多贤友!请你回答屋主质多的这个问题。”
  “屋主!你确实这么问:‘上座大德!凡世间中生起这种种见:‘世间是恒常的’,或……(中略)大德!当什么存在时,这些见存在?当什么不存在时,这些见不存在?’吗?”
  “是的!大德!”
  “屋主!凡世间中生起这种种见:‘世间是恒常的’,或‘世间是非恒常的’,或‘世界是有边的’,或‘世界是无边的’,或‘命即是身体’,或‘命是一身体是另一’,或‘死后如来存在’,或‘死后如来不存在’,或‘死后如来存在且不存在’,或‘死后如来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凡这些在梵网中所说的六十二恶见,屋主!当有身见存在时,这些见存在;当有身见不存在时,这些见不存在。
  “但,大德!什么是有身见呢?
  “屋主!这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是不曾见过圣者的,不熟练圣者法的,未受圣者法训练的;是不曾见过善人的,不熟练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训练的,认为色是我,或我拥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认为是我,……(中略)…………认为是我,或我拥有识,或识在我中,或我在识中,屋主!这样是有身见。
  “但,大德!什么是无有身见呢?
  “屋主!这里,已受教导的圣弟子是见过圣者的,熟练圣者法的,善受圣者法训练的;是见过善人的,熟练善人法的,善受善人法训练的,不认为色是我,或我拥有色,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不认为受……(中略)不认为想……不认为行……不认为识是我,或我拥有识,或识在我中,或我在识中,屋主!这样是无有身见。
  “大德!圣梨犀达多从哪里来?”
  “屋主!我从阿盘提来。”
  “大德!有一位名叫梨犀达多的阿盘提善男子是我们未见面的朋友,他出家了,尊者见过他吗?”
  “是的,屋主!”
  “大德!那位大德现在住在哪里?”
  当这么说时,尊者梨犀达多变得沉默了。
  “大德是圣梨犀达多吗?”
  “是的,屋主!”
  “大德!愿圣梨犀达多欢喜在愉快的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我将热心提供圣梨犀达多的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
  “善说,屋主!”
  那时,屋主质多欢喜、随喜尊者梨犀达多所说后,亲手以胜妙的硬食与软食,款待与满足上座比丘们。
  那时,上座比丘们食用完毕手离钵,起座离开。
  那时,最上座尊者对尊者梨犀达多这么说:
  “好!梨犀达多贤友!你回答这问题,不是我(能)回答这问题。那样的话,梨犀达多贤友!像这样的其他问题来到时,那就照这种情况回答。”
  那时,尊者梨犀达多收拾好住所后,取钵与僧衣,从麻七迦三达离开。
  从麻七迦三达离开,这样离开后,没再回来。
************************************************************************************
4、摩诃迦神变经
  有一次,众多上座比丘住在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中。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上座比丘们。抵达后,向上座比丘们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屋主质多对上座比丘们这么说:
  “大德!请上座们同意我明日在牛棚的请食。”
  上座比丘们以沉默同意了。
  那时,屋主质多知道上座比丘们同意后,起座向上座比丘们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那时,那夜过后,上座比丘们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前往屋主质多的牛棚。抵达后,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时,屋主质多亲手以胜妙的酥油乳粥,款待与满足上座比丘们。
  那时,上座比丘们食用完毕手离钵,起座离开。
  屋主质多说:“其余人离开。”后,紧随在上座比丘们之后。
  当时,热到沸腾,那些上座比丘因为所吃食物的关系,觉得身体像在融掉般而行。
  当时,尊者摩诃迦在那僧团中是最新人。
  那时,尊者摩诃迦对最上座尊者这么说:
  “上座大德!如果能吹凉风,能有一团云,天能下毛毛雨,那就好了!”
  “确实,摩诃迦贤友!如果能吹凉风,能有一团云,天能下毛毛雨,那就好了!”
  那时,尊者摩诃迦作出像那样的神通作为:吹凉风,有一团云,天下毛毛雨。
  那时,屋主质多这么想:
  “在这僧团中最新进比丘,他的这神通与威力是这样!”
  那时,到僧园后,尊者摩诃迦对最上座尊者这么说:
  “上座大德!这样足够了吗?”
  “摩诃迦贤友!这样足够了!摩诃迦贤友!就这样的所做,摩诃迦贤友!就这样的供养。”
  那时,上座比丘们走回每个人的住处,尊者摩诃迦也走回自己的住处。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尊者摩诃迦。抵达后,向尊者摩诃迦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屋主质多对尊者摩诃迦这么说:
  “大德!请圣摩诃迦对我展现过人法的神通神变,那就好了!”
  “那样的话,屋主!请你在玄关处放置上衣,然后铺上草束。”
  “是的,大德!”屋主质多回答尊者摩诃迦后,在玄关处放置上衣后,(在衣服上)铺上草束。
  那时,尊者摩诃迦进入住处后,上门拴,然后作出像那样的神通作为:火焰从门锁孔与门闩缝隙出来后,使草燃烧,不使上衣燃烧。
  那时,屋主质多拍打上衣后,惊慌、身毛竖立地在一旁站立。
  那时,尊者摩诃迦从住处出来后,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屋主!这样足够了吗?”
  “大德摩诃迦!这样足够了!大德摩诃迦!就这样的所做,大德摩诃迦!就这样的供养。
  大德!愿圣摩诃迦欢喜在愉快的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我将会热心提供圣摩诃迦的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
  “善说,屋主!”
  那时,尊者摩诃迦多收拾好住所后,取钵与僧衣,从麻七迦三达离开。
  从麻七迦三达离开,这样离开后,没再回来。
************************************************************************************
★命异身异,命是一身体是另一,异命异身,灵魂是一回事身体是另一回事(the soul is one thing, the body is another)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1相应5经/迦摩浮经第一(质多相应/处篇/弟子记说)(庄春江译)
************************************************************************************
5、迦摩浮经第一
  有一次,尊者迦摩浮住在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中。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尊者迦摩浮。抵达后,向尊者迦摩浮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迦摩浮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屋主!这被说:
  ‘各部分无缺陷的与白色篷子,一轮辐的二轮战车转起,
   看着彼来,无恼乱,流已被切断,无系缚。

  屋主!应该怎样以这简要所说,理解详细的义理呢?”
  “大德!这是世尊所说的吗?”
  “是的,屋主!”
  “那样的话,大德!请你等候片刻,期间我要思考其义。”
  那时,屋主质多经片刻沉默后,对尊者迦摩浮这么说:
  “大德!‘各部分无缺陷的’,这是对于诸戒的同义语。
  大德!‘白色篷子’,这是对于解脱的同义语。
  大德!‘一轮辐’,这是对于的同义语。
  大德!‘转起’,这是对于前进与返回念的同义语。
  大德!‘二轮战车’,这是对于父母生成、米粥积聚、无常削减、磨灭、破坏、分散法之四大身的同义语。
  大德!贪是恼乱;瞋是恼乱;痴是恼乱。烦恼已尽的比丘那些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因此,烦恼已尽的比丘被称为‘无恼乱’
  大德!‘彼来’,这是对于阿罗汉的同义语。
  大德!‘流’,这是对于渴爱的同义语,烦恼已尽的比丘那些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因此,烦恼已尽的比丘被称为‘流已被切断’
  大德!贪是系缚;瞋是系缚;痴是系缚。烦恼已尽的比丘那些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因此,烦恼已尽的比丘被称为‘无系缚’
  这样,大德!这是世尊所说的:
  ‘各部分无缺陷的与白色篷子,一轮辐的二轮战车转起,
   看着彼来,无恼乱,流已被切断,无系缚。’
  大德!我以这世尊简要所说,这样了知详细的义理。”
  “屋主!这是你的获得,屋主!这是你的好获得,你有在甚深佛语上涉入的慧眼。”
************************************************************************************
6、迦摩浮经第二
  有一次,尊者迦摩浮住在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中。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尊者迦摩浮。抵达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屋主质多对尊者迦摩浮这么说:
  “大德!有几种行呢?
  “屋主!有三种行:身行、语行、心行。
  “好!大德!”屋主质多欢喜、随喜尊者迦摩浮所说,接着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什么是身行?什么是语行?什么是心行?
  “屋主!入息出息是身行,寻伺是语行,想与受是心行。
  “好!大德!”屋主质多……(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为何入息出息是身行?为何寻伺是语行?为何想与受是心行?
  “屋主!入息出息是身体的,这些法被身体所限制,因此,入息出息是身行。
  屋主!先寻、伺,后迸出言语,因此,寻伺是语行。
  想与受是属于心的,这些法被心所限制,因此,想与受是心行。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如何有想受灭等至?
  “屋主!当比丘入想受灭时,不这么想:‘我将入想受灭。’或‘我正入想受灭中。’或‘我已入想受灭。’而是先前心已这样修习,导引他到那样的情况。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当比丘入想受灭时,什么法第一个被灭?身行或语行或心行?
  “屋主!当比丘入想受灭时,语行第一个被灭,然后身行,然后心行。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大德!当这死者死时,与这已入想受灭的比丘,他们的差异是什么呢?
  “屋主!当死者死时,他的身行已灭、已安息;语行已灭、已安息;心行已灭、已安息,寿命已灭尽,热已平息,诸根已完全破坏。
  但,屋主!这已入想受灭的比丘,他的身行虽也已灭、已安息;语行已灭、已安息;心行已灭、已安息,寿命未灭尽,热未平息,诸根是明净的。
  屋主!当这死者死时,与这已入想受灭的比丘,这是他们的差异。”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如何从想受灭等至出定呢?
  “屋主!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不这么想:‘我将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或‘我正从想受灭等至出定中。’或‘我已从想受灭等至出定。’而是先前心已这样修习,导引他到那样的情况。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什么法第一个生起?身行或语行或心行?
  “屋主!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心行第一个生起,然后身行,然后语行。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有几种触接触呢?
  “屋主!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有三种触接触:空触、无相触、无愿触。
  “好!大德!”……(中略)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心向什么低斜?向什么倾斜?向什么坡斜?
  “屋主!当比丘从想受灭等至出定时,心向远离低斜、向远离倾斜、向远离坡斜。
  “好!大德!”屋主质多欢喜、随喜尊者迦摩浮所说,接着更进一步问尊者迦摩浮问题:
  “但,大德!有几种法多资助想受灭等至呢?
  “屋主!你确实问了应该第一个被问的问题,但我仍将对你解说。有二法多资助想受灭等至:止与观。
************************************************************************************
★【尋】:1.修定時,將注意力集中向所緣的方向(範圍較大)如「有尋有伺三摩地」。2.思惟;想。★【伺】:1.修定時,將注意力集中於所緣的一點上(範圍較小,更集中)如「有尋有伺三摩地」。2.指一般的思考,如「失辯無言如有所伺」。3.想法;念頭,如「若有惡伺彼便得滅」。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1相应7经/苟达多经(质多相应/处篇/弟子记说)(庄春江译)
************************************************************************************
7、苟达多经
  有一次,尊者苟达多住在麻七迦三达的野生芒果林中。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尊者苟达多。抵达后,向尊者苟达多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苟达多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屋主!这无量心解脱、无所有心解脱、空心解脱、无相心解脱,这些法为不同含义、不同文辞呢?或者为一种含义,但只是文辞不同呢?
  “大德!有法门,由此法门而这些法为不同含义、不同文辞,又,大德!有法门,由此法门而这些法为一种含义,但只是文辞不同。
  大德!什么法门,由此法门而这些法为不同含义、不同文辞呢?
  大德!这里,比丘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以与悲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喜悦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
  大德!这被称为无量心解脱
  大德!什么是无所有心解脱呢?大德!这里,比丘超越一切识无边处后(而知):‘什么都没有’,进入后住于无所有处,大德!这被称为无所有心解脱。
  大德!什么是空心解脱呢?大德!这里,比丘到林野,或树下,或空屋,像这样深虑:‘这我或我所是空的。’大德!这被称为空心解脱。
  大德!什么是无相心解脱呢?大德!这里,比丘以一切相的不作意,进入后住于无相心三昧,大德!这被称为无相心解脱。
  大德!这是法门,由此法门而这些法为不同含义、不同文辞。
  大德!什么法门,由此法门而这些法为一种含义,但只有文辞不同呢?
  大德!贪是量的作者;瞋是量的作者;痴是量的作者,烦恼已尽的比丘那些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德!对所有无量心解脱之所及,不动心解脱被说为其中之第一,而那不动心解脱,贪是空的、瞋是空的、痴是空的。
  大德!贪是件东西;瞋是件东西;痴是件东西,烦恼已尽的比丘那些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德!对所有无所有心解脱之所及,不动心解脱被说为其中之第一,而那不动心解脱,贪是空的、瞋是空的、痴是空的。
  大德!贪是相的作者;瞋是相的作者;痴是相的作者,烦恼已尽的比丘那些已被舍断,根已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大德!对所有无相心解脱之所及,不动心解脱被说为其中之第一,而那不动心解脱贪是空的、瞋是空的、痴是空的。
  大德!这是法门,由此法门而这些法为一种含义,但只有文辞不同。”
  “屋主!这是你的获得,屋主!这是你的好获得,你有在甚深佛语上涉入的慧眼。”
************************************************************************************
8、尼干陀若提子经
  当时,尼干陀若提子与一大群尼干陀众一起抵达麻七迦三达。
  屋主质多听说:
  “尼干陀若提子与一大群尼干陀众一起抵达麻七迦三达。”
  那时,屋主质多众多优婆塞一起去见尼干陀若提子。抵达后,与尼干陀若提子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尼干陀若提子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屋主!你信沙门乔达摩(所说)的无寻无伺定,有寻伺之灭吗?”
  “大德!在这里,我对世尊不以信来到:有无寻无伺定,有寻伺之灭。”
  当这么说时,尼干陀若提子仰视而这么说:
  “诸尊!请看此!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正直,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不狡诈,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不诳伪,凡妄想寻伺能被灭者,他妄想能以网补风,妄想能以自己的拳头抑止恒河的水流{,凡妄想寻伺能被灭者}。”
  “大德!你怎么想:智与信哪个比较胜妙?
  “屋主!智比信更胜妙。
  “大德!只要我愿意,从离欲、离不善法后,我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大德!只要我愿意,以寻与伺的平息,……(中略)我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大德!只要我愿意,以喜的褪去……(中略)我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大德!只要我愿意,以乐的舍断……(中略)我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
  大德!当我这么知、这么见时,对哪位其他沙门、婆罗门以信来到:有无寻无伺定,有寻伺之灭呢?”
  当这么说时,尼干陀若提子仰视自己的群众而这么说:
  “诸尊!请看此!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不正直,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狡滑,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诳伪。”
  “大德!刚才我们了解你这么说:‘诸尊!请看此!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正直,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不狡诈,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不诳伪。’但,大德!刚才我们了解这么说:‘诸尊!请看此!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不正直,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狡滑,这位屋主质多是多么诳伪。’大德!如果你前面的是真实的,你后面的就是不真实的;如果你前面的是不真实的,你后面的就是真实的。
  又,大德!来了这十如法的问题,每当你能了知那些道理,那时你应该与尼干陀众一起反击我,一个问题,一个说示,一个解答;二个问题,二个说示,二个解答;三个问题,三个说示,三个解答;四个问题,四个说示,四个解答;五个问题,五个说示,五个解答;六个问题,六个说示,六个解答;七个问题,七个说示,七个解答;八个问题,八个说示,八个解答;九个问题,九个说示,九个解答;十个问题,十个说示,十个解答。”
  那时,屋主质多没问尼干陀若提子这十如法的问题,就起座离开了。
************************************************************************************
★「贪有量」,「贪是量的作者」,「欲望是测量的制造者」(Lust……is a maker of measurement)。★「不动心解脱」,「不可动摇的心的释放」(unshakable liberation of mind),此包含于阿罗汉果中。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1相应9经/裸行者迦叶经(质多相应/处篇/弟子记说)(庄春江译)
************************************************************************************
9、裸体迦叶经
  当时,出家前是屋主质多朋友的裸体迦叶抵达麻七迦三达。
  屋主质多听说:
  “出家前是我们朋友的裸体迦叶抵达麻七迦三达。”
  那时,屋主质多去见裸体迦叶。抵达后,与裸体迦叶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屋主质多对裸体迦叶这么说:
  “大德!迦叶出家多久了呢?”
  “屋主!我出家三十年了。”
  “大德!在这三十年,你有任何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被证得与乐住吗?
  “屋主!在这三十年,我没有任何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被证得与乐住,只有裸体、剃头、清理座位的刷子。”
  当这么说时,屋主质多对裸体迦叶这么说:
  “实在不可思议啊,先生!实在未曾有啊,先生!对法善说的情况,确实是三十年没有任何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被证得与乐住,只有裸体、剃头、清理座位的刷子。”
  “而,屋主!你作为优婆塞已达多久了呢?”
  “大德!我作为优婆塞已达三十年了。”
  “屋主!在这三十年,你有任何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被证得与乐住吗?
  “大德!我怎会没有呢!
  大德!只要我愿意,从离欲、离不善法后,我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大德!只要我愿意,以寻与伺的平息,……(中略)我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大德!只要我愿意,以喜的褪去……(中略)我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大德!只要我愿意,以乐的舍断……(中略)我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
  又,大德!如果我比世尊先死,如果世尊对我记说:‘没有那屋主质多会再来这世间的束缚结。’这并不惊奇。
  当这么说时,裸体迦叶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实在不可思议啊,先生!实在未曾有啊,先生!对法善说的情况,确实是这么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被白衣在家人证得与乐住。
  屋主!愿我得在这法、律中出家,愿得受具足戒。”
  那时,屋主质多带着裸体迦叶去见上座比丘们。抵达后,对上座比丘们这么说:
  “大德!这位裸体迦叶出家前是我的朋友,请上座们使他出家,使他受具足戒,我将会热心提供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
  裸体迦叶得在这法、律中出家,得受具足戒。
  已受具足戒不久,当尊者裸体迦叶住于独处、隐退、不放逸、热心、自我努力时,不久,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那善男子之所以从在家而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生活的梵行无上目标,他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
10、见病经
  当时,屋主质多生病、痛苦、重病。
  那时,众多园林天神、树林天神、树木天神、居住在药草与大树中的诸天神会合后,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屋主!请你发愿为未来世的转轮王。
  当这么说时,屋主质多对那些园林天神、树林天神、树木天神、居住在药草与大树中的诸天神这么说:
  “那也是无常的,那也是不稳定的,那也舍弃后应该走过去。
  当这么说时,屋主质多的朋友、同僚、亲族、亲属对屋主质多这么说:
  “贵族子!请你提起正念,不要胡言乱语。”
  “我对你们说了些什么,使你们对我这么说:‘贵族子!请你提起正念,不要胡言乱语。’”
  “贵族子!你这么说:‘那也是无常的,那也是不稳定的,那也舍弃后应该走过去。’”
  “那样是因为诸园林天神、树林天神、树木天神、居住在药草与大树中的诸天神对我这么说:‘屋主!请你发愿为未来世的转轮王。’我对他们这么说:‘那也是无常的,……(中略)那也舍弃后应该走过去。’”
  “贵族子!当看到什么利益时,那些园林天神、树林天神、树木天神、居住在药草与大树中的诸天神这么说:‘屋主!请你发愿为未来世的转轮王。’”
  “那些园林天神、树林天神、树木天神、居住在药草与大树中的诸天神心想:‘这位屋主质多是持戒者、善法者,如果他发愿为未来世的转轮王,以持戒者的清净状态,他的这心愿将会成功,如法者必将随观如法之果。’看到这利益时,那些园林天神、树林天神、树木天神、居住在药草与大树中的诸天神这么说:‘屋主!请你发愿为未来世的转轮王。’我对他们这么说:‘那也是无常的,那也是不稳定的,那也舍弃后应该走过去。’”
  “那样的话,贵族之子!请你告诫我们!”
  “因此,你们应该这么学:
  ‘我们要具备对佛的不坏净:“像这样,那世尊是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
  我们要对法具备不坏净:“法是被世尊善说的、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我们要对僧团具备不坏净:“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善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正直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真理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如法而行者,即:四双之人、八辈之士,这世尊的弟子僧团应该被奉献、应该被供奉、应该被供养、应该被合掌,为世间的无上福田。”’
  凡在家族中任何能施之物,一切将无差别的施与持戒者、善法者,你们应该这么学!”
  那时,屋主质多劝导朋友、同僚、亲族、亲属对佛、法、僧团、施(的不坏净)后,过世了。
  质多罗相应完成,其摄颂:
  “  结,梨犀达多二则,摩诃迦,迦摩浮,
   与苟达多、尼干陀,裸体与见病。”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二、聚落主相应
相应部42相应1经/凶恶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凶恶经
  起源于舍卫城。
  那时,村长凶恶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凶恶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里一些凶恶者被以凶恶为名?什么因、什么缘因而这里某些柔和者被以柔和为名?
  “村长!这里,某些人贪未被舍断;因为贪未被舍断,别人使他发怒,当被别人扰乱时,他出现愤怒,他就被以凶恶为名。瞋未被舍断;因为瞋未被舍断,别人使他发怒,当被别人扰乱时,他出现愤怒,他就被以凶恶为名。痴未被舍断;因为痴未被舍断,别人使他发怒,当被别人扰乱时,他出现愤怒,他就被以凶恶为名,村长!此因、此缘因而这里一些凶恶者被以凶恶为名。
  而,村长!这里,某些人贪已被舍断;因为贪已被舍断,别人不使他发怒,当被别人扰乱时,他不出现愤怒,他就被以柔和为名。瞋已被舍断;因为瞋已被舍断,别人不使他发怒,当被别人扰乱时,他不出现愤怒,他就被以柔和为名。痴已被舍断;因为痴已被舍断,别人不使他发怒,当被别人扰乱时,他不出现愤怒,他就被以柔和为名,村长!此因、此缘因而一些柔和者被以柔和为名。
  当这么说时,村长凶恶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犹如能扶正颠倒的,能显现被隐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灯火:‘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世尊以种种法门说明。大德!我归依世尊、法、比丘僧团,请世尊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2、达拉普达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饲养处的竹林中。
  那时,表演团团长达拉普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表演团团长达拉普达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表演者说:‘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真真假假使人人发笑、喜乐,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嘻笑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第二次,表演团团长达拉普达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表演者说:‘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真真假假使人人发笑、喜乐,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嘻笑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第三次,表演团团长达拉普达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表演者说:‘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真真假假使人人发笑、喜乐,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嘻笑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团长!我确实得不到(你的理解):‘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但,我仍将回答你。
  团长!以前的众生未离贪,被贪的系缚束缚,那些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能被贪染之法更加强他们;团长!以前的众生未离瞋,被瞋的系缚束缚,那些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能被瞋之法更加强他们;团长!以前的众生未离痴,被痴的系缚束缚,那些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能被痴之法更加强他们,他自己陶醉、放逸,使他人陶醉、放逸后,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名叫嘻笑的地狱那里。
  如果他有这样的见:‘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真真假假使人人发笑、喜乐,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嘻笑天为同伴。’那是他的邪见而,团长!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当这么说时,表演团团长达拉普达哭泣、持续落泪。
  “团长!这是我没得到你的理解:‘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大德!我不为世尊对我这么说而哭泣,大德!而是我被以前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表演者长久欺骗、欺瞒、诱拐:‘表演者在舞台或庆祝会中,以真真假假使人人发笑、喜乐,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嘻笑天为同伴。’
  大德!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犹如能扶正颠倒的,能显现被隐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灯火:‘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世尊以种种法门说明。大德!我归依世尊、法、比丘僧团。大德!愿我得在世尊面前出家,愿我得受具足戒。”
  那时,表演团团长达拉普达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后不久,尊者达拉普达……(中略)成为众阿罗汉之一。
************************************************************************************
3、战士经
  那时,战士团长去见世尊。抵达后,……(中略)战士团长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战士说:‘战士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第二次,……(中略)第三次,战士团长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战士说:‘战士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团长!我确实没得到你的理解:‘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但,我仍将回答你。
  团长!战士在战斗中竭力、努力,他的心已先被那恶作、恶意向捉住:‘愿这些众生被杀害、或被俘虏、或被消灭、或被灭亡、或像这样不存在!’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名叫被别人征服的地狱那里。
  如果他有这样的见:‘战士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那是他的邪见而,团长!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当这么说时,战士团长哭泣、持续落泪。
  “团长!这是我没得到你的理解:‘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大德!我不为世尊对我这么说而哭泣,而是,大德!我被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战士长久欺骗、欺瞒、诱拐:‘战士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
  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2相应4经/骑象者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4、骑象者经
  那时,骑象者团长去见世尊。抵达后,……(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5、骑马者经
  那时,骑马者团长去见世尊。抵达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骑马者团长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骑马者说:‘骑马者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第二次,……(中略)第三次,骑马者团长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骑马者说:‘骑马者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这里,世尊怎么说?”
  “团长!我确实没得到你的理解:‘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但,我仍将回答你。
  团长!骑马者在战斗中竭力、努力,他的心已先被那恶作、恶意向捉住:‘愿这些众生被杀害、或被俘虏、或被消灭、或被灭亡、或像这样不存在!’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名叫被别人征服的地狱那里。
  如果他有这样的见:‘骑马者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那是他的邪见,而,团长!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当这么说时,骑马者团长哭泣、持续落泪。
  “团长!这是我没得到你的理解:‘够了!团长!随它吧,请不要问我这个!’”
  “大德!我不为世尊对我这么说而哭泣,而是,大德!我被以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骑马者长久欺骗、欺瞒、诱拐:‘骑马者在战斗中竭力、努力,当他竭力、努力时,对方杀他、处死他,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与被别人征服天为同伴。’
  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6、刀师之子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烂陀卖衣者的芒果园中。
  那时,村长刀师之子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持长口水瓶的、戴水草花环的、入水洗浴的、拜火的西部地方婆罗门们,他们使已死的死者离开,教导(他)进入天界,大德!但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能够像那样作而使全世界(的人)以身体的崩解,死后会往生到善趣、天界吗?”
  “那样的话,村长!就这情况我要反问你,就依你认为妥当的回答我。
  村长!你怎么想:这里,如果男子是杀生者、未给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婪者、恶意者、邪见者,一大群人会合后对他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说):‘令这位男子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善趣、天界。’村长!你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因一大群人的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以身体的崩解,死后会往生到善趣、天界吗?
  “不,大德!”
  “村长!犹如男子如果往深湖中投入大石头,一大群人会合后对它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说):‘亲爱的石头!浮起来!亲爱的石头!浮出来!亲爱的石头!浮到陆地来!’村长!你怎么想:那块大石头是否因一大群人的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会浮起来、浮出来、浮到陆地来吗?”
  “不,大德!”
  “同样的,村长!那位男子是杀生者、未给予而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婪者、恶意者、邪见者,即使一大群人会合后对他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说):‘令这位男子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善趣、天界。’而那位男子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
  村长!你怎么想:这里,如果男子是离杀生者、离未给予而取者、离邪淫者、离妄语者、离离间语者、离粗恶语者、离杂秽语者、不贪婪者、无恶意者、正见者,一大群人会合后对他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说):‘令这位男子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你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因一大群人的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以身体的崩解,死后会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吗?
  “不,大德!”
  “村长!犹如男子投酥陶瓶或油陶瓶入深水池后如果破裂,在那里,所有碎片与破片会走向下降,而酥或油会走向上升,而一大群人会合后对它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说):‘亲爱的酥与油!沈下去!亲爱的酥与油!沉没!亲爱的酥与油!朝下走!’村长!你怎么想:那酥与油是否因一大群人的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会沈下去、沉没、朝下走吗?”
  “不,大德!”
  “同样的,村长!那位男子是离杀生者、离未给予而取者、离邪淫者、离妄语者、离离间语者、离粗恶语者、离杂秽语者、不贪婪者、无恶意者、正见者,即使一大群人会合后对他祈愿、赞颂,合掌绕行(而说):‘令这位男子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而那位男子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善趣、天界。”
  当这么说时,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7、像田地那样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烂陀卖衣者的芒果园中。
  那时,村长刀师之子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世尊住于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不是吗?
  “是的,村长!如来住于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
  “大德!如果那样,为何世尊对某些人彻底地教导法,对某些人不像那样彻底地教导法呢?
  “那样的话,村长!就这情况我要反问你,就依你认为妥当的来回答。村长!你怎么想:这里,如果农夫屋主有三块田,一块是最好的田,一块是中等的田,一块是下劣的、荒地、含盐的恶地田,村长!你怎么想:如果那农夫屋主想要播种,他会在哪里第一个播呢?在最好的那块田?或在中等的那块田?或在下劣的、荒地、含盐的恶地那块田?”
  “大德!如果那农夫屋主想要播种,他会播在最好的那块田那里,在那里播完后,会播在中等的那块田那里,在那里播完后,会播在下劣的、荒地、含盐的恶地那块田那里,或者不播,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至少能成为牛的食物。”
  “村长!那块最好的田,对我来说,犹如比丘、比丘尼,我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我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那是什么原因呢?村长!因为他们住于以我为洲、以我为庇护、以我为救护、以我为归依
  村长!那块中等的田,对我来说,犹如优婆塞、优婆夷,我也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我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那是什么原因呢?村长!因为他们住于以我为洲、以我为庇护、以我为救护、以我为归依。
  村长!那块下劣的、荒地、含盐的恶地田,对我来说,犹如其他外道沙门、婆罗门游行者们,我也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我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那是什么原因呢?如果只少少地了知一句,那也会对他们有长久的利益与安乐。
  村长!犹如男子有三支水瓶:一支是无裂缝、不渗、不漏的水瓶,一支是无裂缝、会渗、会漏的水瓶,一支是有裂缝、会渗、会漏的水瓶,村长!你怎么想:如果那男子想要装水,他会在哪里第一个装呢?在无裂缝、不渗、不漏的那支水瓶?或在无裂缝、会渗、会漏的那支水瓶?或在有裂缝、会渗、会漏的那支水瓶?”
  “大德!如果那男子想要装水,他会装在无裂缝、不渗、不漏的那支水瓶那里,在那里装完后,会装在无裂缝、会渗、会漏的那支水瓶那里,在那里装完后,会装在有裂缝、会渗、会漏的那支水瓶那里,或者不装,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至少能成为物品的清洗用。”
  “村长!那支无裂缝、不渗、不漏的水瓶,对我来说,犹如比丘、比丘尼,我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我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那是什么原因呢?村长!因为他们住于以我为洲、以我为庇护、以我为救护、以我为归依。
  村长!那支无裂缝、会渗、会漏的水瓶,对我来说,犹如优婆塞、优婆夷,我也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我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那是什么原因呢?村长!因为他们住于以我为洲、以我为庇护、以我为救护、以我为归依。
  村长!那支有裂缝、会渗、会漏的水瓶,对我来说,犹如其他外道沙门、婆罗门游行者们,我也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我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那是什么原因呢?如果只少少地了知一句,那也会对他们有长久的利益与安乐。”
  当这么说时,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2相应8经/吹海螺者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8、吹海螺者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烂陀卖衣者的芒果园中。
  那时,尼干陀的弟子,村长刀师之子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世尊对村长刀师之子这么说:
  “村长!尼干陀若提子如何对弟子说法呢?”
  “大德!尼干陀若提子这么对弟子说法:‘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任何取未给予的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任何说虚妄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住于屡屡如此者,因为那样而被引导(往生)。’
  大德!尼干陀若提子这么对弟子说法。”
  “村长!‘凡住于屡屡如此者,因为那样而被引导(往生)。’如尼干陀若提子之言,这样,将不存在任何堕恶趣、地狱者。
  村长!你怎么想: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杀生男子杀生与不杀生,哪个时间比较多?
  “大德!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杀生男子杀生的时间比较少,而不杀生的时间比较多。”
  “村长!‘凡住于屡屡如此者,因为那样而被引导(往生)。’如尼干陀若提子之言,这样,将不存在任何堕恶趣、地狱者。
  村长!你怎么想: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未给予而取的男子取未给予的与不取未给予的,哪个时间比较多?”
  “大德!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未给予而取的男子取未给予的之时间比较少,而不取未给予的之时间比较多。”
  “村长!‘凡住于屡屡如此者,因为那样而被引导(往生)。’如尼干陀若提子之言,这样,将不存在任何堕恶趣、地狱者。
  村长!你怎么想: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邪淫男子行邪淫与不行邪淫,哪个时间比较多?”
  “大德!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邪淫男子行邪淫的时间比较少,而不行邪淫的时间比较多。”
  “村长!‘凡住于屡屡如此者,因为那样而被引导(往生)。’如尼干陀若提子之言,这样,将不存在任何堕恶趣、地狱者。
  村长!你怎么想: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妄语男子说虚妄与不说虚妄,哪个时间比较多?”
  “大德!不论取夜里或白天,以时间比较,妄语男子说虚妄的时间比较少,而不说虚妄的时间比较多。”
  “村长!‘凡住于屡屡如此者,因为那样而被引导(往生)。’如尼干陀若提子之言,这样,将不存在任何堕恶趣、地狱者。
  村长!这里,某位大师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任何取未给予的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凡任何说虚妄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
  而,村长!弟子对那位大师有净信,他这么想:我的大师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而有生类被我杀了,我也是堕恶趣、地狱者。’他得此。村长!他不舍断那种言论,不舍断那种,不放弃那种,之后他将像这样被带往置于地狱中。
  ‘我的大师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凡任何取未给予的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而有未给予的被我取了,我也是堕恶趣、地狱者。’他得此见。村长!他不舍断那种言论,不舍断那种心,不放弃那种见,之后他将像这样被带往置于地狱中。
  ‘我的大师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而有邪淫为我所行了,我也是堕恶趣、地狱者。’他得此见。村长!他不舍断那种言论,不舍断那种心,不放弃那种见,之后他将像这样被带往置于地狱中。
  ‘我的大师是这么论、这么见者:“凡任何说虚妄者,一切都是堕恶趣、地狱者。”而有虚妄被我说了,我也是堕恶趣、地狱者。’他得此见。村长!他不舍断那种言论,不舍断那种心,不放弃那种见,之后他将像这样被带往置于地狱中。
  而,村长!这里,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已出现于世间,他以种种法门呵责、斥责杀生,他说:‘你们要戒绝杀生!’他呵责、斥责未给予而取,他说:‘你们要戒绝未给予而取!’他呵责、斥责邪淫,他说:‘你们要戒绝邪淫!’他呵责、斥责妄语,他说:‘你们要戒绝妄语!’
  而,村长!弟子对那位大师有净信,他像这样深虑:‘世尊以种种法门呵责、斥责杀生,他说:“你们要戒绝杀生!”而或多或少有生类被我杀了,凡或多或少有生类被我杀了者,这是不适当的,这是不好的,但我以此缘对此后悔,我的这恶业将不会成为未作的。’他像这样省察后,舍断杀生,未来成为离杀生者,这样,有这恶业的舍断,这样,有这恶业的超越
  ‘世尊以种种法门呵责、斥责未给予而取,他说:“你们要戒绝未给予而取!”而或多或少有未给予的被我取了,凡或多或少有未给予的被我取了者,这是不适当的;这是不好的,但我以此缘对此后悔,我的这恶业将不会成为未作的。’他像这样省察后,舍断未给予而取,未来成为离未给予而取者,这样,有这恶业的舍断,这样,有这恶业的超越。
  ‘世尊以种种法门呵责、斥责邪淫,他说:“你们要戒绝邪淫!”而或多或少有邪淫为我所行了,凡或多或少有邪淫为我所行了者,这是不适当的;这是不好的,但我以此缘对此后悔,我的这恶业将不会成为未作的。’他像这样省察后,舍断邪淫,未来成为离邪淫者,这样,有这恶业的舍断,这样,有这恶业的超越。
  ‘世尊以种种法门呵责、斥责妄语,他说:“你们要戒绝妄语!”而或多或少有虚妄被我说了,凡或多或少有虚妄被我说了者,这是不适当的;这是不好的,但我以此缘对此后悔,我的这恶业将不会成为未作的。’他像这样省察后,舍断妄语,未来成为离妄语者,这样,有这恶业的舍断,这样,有这恶业的超越。
  舍断杀生后,他是离杀生者;舍断未给与而取后,他是离未给与而取者;舍断邪淫后,他是离邪淫者;舍断妄语后,他是离妄语者;舍断离间语后,他是离离间语者;舍断粗恶语后,他是离粗恶语者;舍断杂秽语后,他是离杂秽语者;舍断贪婪后,他是不贪婪者;舍断恶意与瞋后,他是无瞋恚心者;舍断邪见后,他是正见者。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
  村长!犹如强壮的吹海螺者能容易地使四方知道。同样的,村长!当慈心解脱已这么修习、已这么多修习时,凡已作的有量业,它在那里无残余,它在那里不住立。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悲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喜悦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
  村长!犹如强壮的吹海螺者能容易地使四方知道。同样的,村长!当以平静心解脱已这么修习、已这么多修习时,凡已作的有量业,它在那里无残余,它在那里不住立。”
  当这么说时,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世尊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9、家庭经
  有一次,世尊与大比丘僧团一起在憍萨罗国进行游行,抵达那烂陀。
  在那里,世尊住在那烂陀卖衣者的芒果园中。
  当时,那烂陀以稻子得白病,倒秆而成为饥馑、难获得。
  当时,尼干陀若提子与一大群尼干陀众一起居住在那烂陀。
  那时,尼干陀的弟子,村长刀师之子去见尼干陀若提子。抵达后,向尼干陀若提子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尼干陀若提子对村长刀师之子这么说:
  “来!村长!你去论破沙门乔达摩,你必有这样的好名声传出去:‘这么大神通力、这么大威力的沙门乔达摩被村长刀师之子论破。’”
  “但,大德!我如何论破这么大神通力、这么大威力的沙门乔达摩呢?”
  “来!村长!你去见沙门乔达摩,抵达后,对沙门乔达摩这么说:‘大德!世尊以种种法门称赞对家庭的同情、保护、怜愍,不是吗?’
  村长!如果沙门乔达摩被这么问而这么回答:‘是的,村长!如来以种种法门称赞对家庭的同情、保护、怜愍。’你应该对他这么说:‘大德!为何世尊还与大比丘僧团一起,在稻子得白病,倒秆而成为饥馑、难获得时进行游行呢?世尊是对家庭毁灭的行者;世尊是对家庭祸害的行者;世尊是对家庭伤害的行者!’村长!沙门乔达摩被你问这个两难的问题,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咽下。”
  “是的,大德!”村长刀师之子回答尼干陀若提子后,起座向尼干陀若提子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世尊以种种法门称赞对家庭的同情、保护、怜愍,不是吗?
  “是的,村长!如来以种种法门称赞对家庭的同情、保护、怜愍。”
  “大德!为何世尊还与大比丘僧团一起,在稻子得白病,倒秆而成为饥馑、难获得时进行游行呢?世尊是对家庭毁灭的行者;世尊是对家庭祸害的行者;世尊是对家庭伤害的行者。”
  “村长!我回忆从过去九十一劫以来,证知无任何以小量熟食给乞求者的家庭被伤害的,而凡那些富有的、大富的、大财富的、多金银的、多财产资具的、多财谷的家庭,他们全都从布施产生,从真实产生,从沙门身分产生。
  村长!家庭的伤害有八因、八缘:由于国王而家庭遭伤害、或由于盗贼而家庭遭伤害、或由于火灾而家庭遭伤害、或由于水灾而家庭遭伤害、或储藏处消失、或差的企画与经营失败、或家中出了离散、破坏、碎破他们财富的败家子、以无常状态为第八,村长!对家庭的伤害有这八因、八缘。
  村长!在这现存的八因、八缘中,如果哪个人这么说我:‘世尊是对家庭毁灭的行者;世尊是对家庭祸害的行者;世尊是对家庭伤害的行者。’村长!他不舍断那种言论,不舍断那种心,不放弃那种见,之后他将像这样被带往置于地狱中。”
  当这么说时,村长刀师之子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中略)请世尊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2相应10经/摩尼朱罗迦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0、摩尼朱罗迦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饲养处的竹林中。
  当时,在国王后宫中国王随从集会共坐,出现这样的谈论:
  “对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来说,金银是适当的,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使用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接受金银。”
  当时,村长摩尼朱罗迦坐在那集会处。
  那时,村长摩尼朱罗迦对那群群众这么说:
  “大人!不要这么说,对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来说,金银不是适当的,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不使用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不接受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已放下珠宝黄金、已离金银。”
  村长摩尼朱罗迦能够说服那群群众。
  那时,村长摩尼朱罗迦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摩尼朱罗迦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里,在国王后宫,国王随从集会共坐,出现这样的谈论:‘对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来说,金银是适当的,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使用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接受金银。’大德!当这么说时,我对那群群众这么说:‘大人!不要这么说,对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来说,金银不是适当的,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不使用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不接受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已放下珠宝黄金、已离金银。’大德!我能够说服那群群众。大德!当我这么解说时,是否为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世尊,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吗?”
  “村长!当你这么解说时,确实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我,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村长!因为,对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来说,金银不是适当的,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不使用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不接受金银,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已放下珠宝黄金、已离金银。
  村长!对任何人来说,如果金银是适当的则五种欲对他也是适当的;对任何人来说,如果五种欲是适当的,村长!则你绝对能认为他是非沙门法、非释迦人之子的法。
  又,村长!我这么说:‘草可以被需要草者遍求,木材可以被需要木材者遍求,车可以被需要车者遍求,(工)人可以被需要(工)人者遍求。’但,村长!我不说:‘有任何金银可以被使用、可以被遍求的法门。’(金银 = 钱财)
************************************************************************************
11、薄罗迦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末罗,一个名叫屋卢吠罗迦巴的末罗市镇。
  那时,村长薄罗迦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薄罗迦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如果世尊教导我苦的集起与灭没,那就好了。”
  “村长!如果我教导你关于过去世苦的集起与灭没:‘这样,这是过去世。’在那里,你会有怀疑、会有疑惑;村长!如果我教导你关于未来世苦的集起与灭没:‘这样,这是未来世。’在那里,你也会有怀疑、会有疑惑;又,村长!我就坐在这里,你就坐在那里,我将教导你苦的集起与灭没,你要听!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村长薄罗迦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村长!你怎么想:在屋卢吠罗迦巴,哪个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生起你的愁、悲、苦、忧、绝望吗?
  “大德!在屋卢吠罗迦巴,哪个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会生起我的愁、悲、苦、忧、绝望。”
  “又,村长!在屋卢吠罗迦巴,有哪个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不会生起你的愁、悲、苦、忧、绝望吗?
  “大德!在屋卢吠罗迦巴,哪个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不会生起我的愁、悲、苦、忧、绝望。”
  “村长!什么因、什么缘因而对某些屋卢吠罗迦巴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生起你的愁、悲、苦、忧、绝望呢?(什么因、什么缘因而对某些屋卢吠罗迦巴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不会生起你的愁、悲、苦、忧、绝望呢?)”
  “大德!对那些我对他们欲贪屋卢吠罗迦巴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会生起我的愁、悲、苦、忧、绝望;但,大德!对那些我对他们没有欲贪屋卢吠罗迦巴人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不会生起我的愁、悲、苦、忧、绝望。”
  “村长!请以此已见的、已知的、实时达到的、已深解的法,推导过去与未来:凡过去世任何苦生起时,一切都是欲为其根源、欲为其因缘而生起,因为欲是苦的根;凡未来世任何苦生起时,一切都是欲为其根源、欲为其因缘而将生起,因为欲是苦的根。’”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
  大德!这被世尊多么善说:‘凡任何苦生起时,一切都是欲为其根源、欲为其因缘而生起,因为欲是苦的根。
  大德!我有个男孩名叫智罗瓦西,他住在外面的住处,大德!我早上起来后,派遣一男子:‘我说啊,请你去了解一下男孩智罗瓦西。’
  大德!只要那位男子没回来,我就不安:‘希望男孩智罗瓦西你不要有任何病苦!’”
  “村长!你怎么想:‘如果男孩智罗瓦西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会生起你的愁、悲、苦、忧、绝望吗?’”
  “大德!如果男孩智罗瓦西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我也许会有生命的变异,又如何不生起我的愁、悲、苦、忧、绝望呢!”
  “村长!以此法门,这能被体会:‘凡任何苦生起时,一切都是欲为其根源、欲为其因缘而生起,因为欲是苦的根。’
  村长!你怎么想:‘当你未见过、未听过智罗瓦西的母亲时,你对智罗瓦西的母亲有欲、或贪、或情爱吗?’”
  “不,大德!”
  “村长!因为你的看见、或听闻,你才成为这样:对智罗瓦西的母亲有欲、或贪、或情爱吗?”
  “是的,大德!”
  “村长!你怎么想:如果智罗瓦西的母亲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会生起你的愁、悲、苦、忧、绝望吗?”
  “大德!如果男孩智罗瓦西的母亲被处死,或被捕,或被没收,或被责难,我也许会有生命的变异,又如何不生起我的愁、悲、苦、忧、绝望呢!”
  “村长!以此法门,这能被体会:‘凡任何苦生起时,一切都是欲为其根源、欲为其因缘而生起,因为欲是苦的根。’”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2相应12经/罗西亚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2、罗西亚经
  那时,村长罗西亚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罗西亚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听闻:‘沙门乔达摩呵责一切苦行,一向地责备、呵叱一切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大德!凡那些这么说:‘沙门乔达摩呵责一切苦行,一向地责备、呵叱一切苦行者、艰涩生活者。’者,大德!那些是否为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世尊,他们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吗?”
  “村长!凡那些这么说:‘沙门乔达摩呵责一切苦行,一向地责备、呵叱一切苦行者、艰涩生活者。’者,那些不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他们以不存在、虚伪、不实而毁谤我。
  村长!有两个极端,不应该被出家人实行在欲上之欲乐的实行:下劣的、粗俗的、一般人的、非圣者的、无益的,以及这自我折磨的实行:苦的、非圣者的、无益的。村长!他们不往这两个极端后,有被如来现正觉、作眼、作智,导向寂静、证智、正觉、涅盘的中道。
  村长!但什么是那被如来现正觉、作眼、作智,导向寂静、证智、正觉、涅盘的中道呢?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村长!这是那被如来现正觉、作眼、作智,导向寂静、证智、正觉、涅盘的中道。
  村长!现在世间中存在这三种受用诸欲者,哪三种呢?
  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不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但在那些财物上被系结迷恋落入执着,受用而不见过患无出离慧
  又,村长!这里,某些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在那些财物上被系结、迷恋、落入执着,受用而过患、出离慧。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后,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三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三处被呵责呢?‘他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分享,不作福德。’这是第三个应该被呵责处。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三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二处被呵责,应该在一处被赞赏。应该在哪二处被呵责呢?‘他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分享,不作福德。’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应该在哪一处被赞赏呢?‘他使自己快乐、喜悦。’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二处被呵责,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一处被呵责,应该在二处被赞赏。应该在哪一处被呵责呢?‘他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二处被赞赏呢?‘他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分享,作福德。’这是二个应该被赞赏处。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应该在这二处被赞赏。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一处被赞赏,应该在三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一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应该在哪三处被呵责呢?‘他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分享,不作福德。’这是第三个应该被呵责处。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应该在这三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二处被赞赏,应该在二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二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赞赏处。应该在哪二处被呵责呢?‘他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分享,不作福德。’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二处被赞赏,应该在这二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与非法、暴力与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三处被赞赏,应该在一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三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赞赏处,‘他分享,作福德。’这是第三个应该被赞赏处。应该在哪一处被呵责呢?‘他以非法、暴力遍求财物。’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三处被赞赏,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一处被赞赏,应该在二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一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处。应该在哪二处被呵责呢?‘他不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不分享,不作福德。’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应该在这二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不分享,不作福德,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二处被赞赏,应该在一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二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赞赏处。应该在哪一处被呵责呢?‘他不分享,不作福德。’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二处被赞赏,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但在那些财物上被系结、迷恋、落入执着,受用而不见过患、无出离慧,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三处被赞赏,应该在一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三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赞赏处,‘他分享,作福德。’这是第三个应该被赞赏处。应该在哪一处被呵责呢?‘他在那些财物上被系结、迷恋、落入执着,受用而不见过患、无出离慧。’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三处被赞赏,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受用诸欲者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后,使自己快乐、喜悦,分享,作福德,在那些财物上不被系结、不迷恋、不落入执着,受用而见过患、有出离慧,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四处被赞赏。应该在哪四处被赞赏呢?‘他以法、非暴力遍求财物。’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使自己快乐、喜悦。’这是第二个应该被赞赏处,‘他分享,作福德。’这是第三个应该被赞赏处,‘他在那些财物上不被系结、不迷恋、不落入执着,受用而见过患、有出离慧。’这是第四个应该被赞赏处。村长!这位受用诸欲者应该在这四处被赞赏。  
...
************************************************************************************
(未完)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
  村长!有这三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存在世间中,哪三种呢?
  村长!这里,某些苦行者、艰涩生活者,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或许我能证得善法,或许我能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他苦恼、折磨自己,但没证得善法,且没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
  村长!这里,某些苦行者、艰涩生活者,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或许我能证得善法,或许我能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他苦恼、折磨自己,而证得善法,但没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
  村长!这里,某些苦行者、艰涩生活者,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或许我能证得善法,或许我能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他苦恼、折磨自己,而证得善法,且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
  村长!那里,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苦恼、折磨自己,但没证得善法,且没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村长!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应该在三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三处被呵责呢?‘他苦恼、折磨自己。’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没证得善法。’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他没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这是第三个应该被呵责处。村长!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应该在这三处被呵责。
  村长!那里,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苦恼、折磨自己,而证得善法,但没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村长!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应该在二处被呵责,应该在一处被赞赏。应该在哪二处被呵责呢?‘他苦恼、折磨自己。’这是第一个应该被呵责处。‘他没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这是第二个应该被呵责处。应该在哪一处被赞赏呢?‘他证得善法。’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村长!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应该在这二处被呵责,应该在这一处被赞赏。
  村长!那里,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苦恼、折磨自己,而证得善法,且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村长!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应该在一处被呵责,应该在二处被赞赏。应该在哪一处被呵责呢?‘他苦恼、折磨自己。’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应该在哪二处被赞赏呢?‘他证得善法。’这是第一个应该被赞赏处,‘他作证足以为圣者智见特质的过人法。’这是第二个应该被赞赏处。村长!这位苦行者、艰涩生活者应该在这一处被呵责,应该在这二处被赞赏。
  村长!有这三种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磨灭,哪三种呢?
  凡贪染者,为了贪,他意图加害自己、意图对别人加害、意图加害两者;当贪已被舍断时,他既不意图加害自己,也不意图加害别人,不意图加害两者,磨灭是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凡瞋怒者,为了瞋,他意图加害自己、意图加害别人,意图加害两者;当瞋已被舍断时,他既不意图加害自己,也不意图加害别人,不意图加害两者,磨灭是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凡愚痴者,为了痴,他意图加害自己、意图加害别人、意图加害两者;当痴已被舍断时,他既不意图加害自己,也不意图加害别人,不意图加害两者,磨灭是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村长!这些是三种直接可见的、实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磨灭。”
  当这么说时,村长罗西亚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中略)请世尊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完)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发表于 2020-3-23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为他们教导法: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致于善,至善。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2相应13经/玻得里亚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3、玻得里亚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利国名叫北方的拘利族人城镇。
  那时,村长玻得里亚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玻得里亚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被我听闻: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大德!凡那些这么说:‘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者,大德!那些是否为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世尊,他们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吗?大德!因为我们不想诽谤世尊。”
  “村长!凡那些这么说:‘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者,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我,他们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先生!我们确实不相信那些沙门、婆罗门的传说:‘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是真实的,先生!沙门乔达摩确实是幻术者。”
  “村长!凡这么说:‘我知道幻术。’者,他(也都)这么说:‘我是幻术者。’吗?”
  “就是这样,世尊!就是这样,善逝!”
  “那样的话,村长!就这情况我要反问你,就依你认为妥当的来回答。村长!你怎么想:你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吗?”
  “大德!我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
  “村长!你怎么想: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有什么需要(作的)呢?”
  “大德!他们要为拘利国遮止盗贼,要为拘利国传递讯息,大德!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有这个需要(作的)。”
  “村长!你怎么想:你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持戒者或破戒者呢?”
  “大德!我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破戒者、恶法者,凡世间中的破戒者、恶法者,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其中之一。”(...特别的佣工或警察,以一种特别的头饰而得名,这些特殊的人因强夺与和暴力而声名狼籍。)
  “村长!如果这么说:村长玻得里亚知道破戒、恶法的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则村长玻得里亚(也)是破戒者、恶法者。当这样说时,他会正确地说了吗?
  “不,大德!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一,我是另一;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一种法,我是另一种法。”
  “村长!你能得到:‘村长玻得里亚知道破戒、恶法的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但村长玻得里亚不是破戒者、恶法者。’为何如来不能得到:‘如来知道幻术,但如来不是幻术者。’呢?村长!我知道幻术、幻术的果报,我知道幻术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
  村长!我知道杀生、杀生的果报,我知道杀生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未给予而取、未给予而取的果报,我知道未给予而取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邪淫、邪淫的果报,我知道邪淫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妄语、妄语的果报,我知道妄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离间语、离间语的果报,我知道离间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粗恶语、粗恶语的果报,我知道粗恶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杂秽语、杂秽语的果报,我知道杂秽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贪婪、贪婪的果报,我知道贪婪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恶意、恶意的果报,我知道恶意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邪见、邪见的果报,我知道邪见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
  村长!有一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凡任何未给予而取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凡任何说虚妄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压制国王的怨敌后夺取其生命,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①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是国王的怨敌,他夺取女子或男子的生命,因为那样之故,国王逮捕他后,令人对他作这样的刑罚。’②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
  “虚妄,大德!”
  “而那些说空虚、虚妄者是持戒者或破戒者呢?
  “破戒者,大德!”
  “而那些破戒、恶法者是邪行者或正行者呢?
  “邪行者,大德!”
  “而那些邪行者是邪见者或正见者呢?
  “邪见者,大德!”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又,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压制国王的怨敌后夺取其宝物,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①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从村落或城镇未给与而取,作了偷盗,因为那样之故,国王逮捕他后,令人对他作这样的刑罚。’②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未给与而取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中略)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又,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诱拐国王怨敌的妻子,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诱拐良家的女子与少女,因为那样之故,国王逮捕他后,令人对他作这样的刑罚。’
...
************************************************************************************
(未完)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中略)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又,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以妄语使国王高兴,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以妄语破坏屋主或屋主之子的利益,因为那样之故,国王逮捕他后,令受雇者对他作这样的刑罚。’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妄语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
  “虚妄,大德!”
  “而那些说空虚、虚妄者是持戒者或破戒者呢?”
  “破戒者,大德!”
  “而那些破戒、恶法者是邪行者或正行者呢?”
  “邪行者,大德!”
  “而那些邪行者是邪见者或正见者呢?”
  “邪见者,大德!”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大德!我有招待所,那里有卧床、坐具、水瓶、油灯,在那里,凡沙门、婆罗门来住者,我都尽能力分享。大德!从前,有四位不同见、不同信念的大师来这住招待所,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无布施,无供养,无供物,无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无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供物,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窃盗、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无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
  大德!那对我有困惑、有疑惑:‘这些沙门、婆罗门尊师们,谁说真实?谁说虚妄?’”
  “村长!对你来说,当然有困惑、当然有疑惑;在困惑之处,你的怀疑生起。”
  “大德!我对世尊有这样的净信:‘世尊能够教导我像这样的法,如此,我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有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而,村长!什么是法之定呢?村长!这里,圣弟子舍断杀生后,是离杀生者;舍断未给与而取后,是离未给与而取者;舍断邪淫后,是离邪淫者;舍断妄语后,是离妄语者;舍断离间语后,是离离间语;舍断粗恶语后,是离粗恶语;舍断杂秽语后,是离杂秽语;舍断贪婪后,是不贪婪者;舍断恶意与瞋后,是无瞋恚心者;舍断邪见后,是正见者。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无布施,无供养,无供物,无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无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心乐者,则入,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供物,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
(未完)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无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悲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中略)以与喜悦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中略)。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无布施,无供养,无供物,无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无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供物,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无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当这么说时,村长玻得里亚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聚落主相应完成,其摄颂:
  “  凶恶、普达、战士,骑象者与骑马者、刀师,
   教说、海螺与家庭、摩尼朱罗迦,薄罗迦、罗西亚、玻得里亚。”
************************************************************************************
(完)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三、无为相应
(一)初品
相应部43相应1经/身至念经(无为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身至念经
  起源于舍卫城。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为与导向无为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为呢?比丘们!凡贪的灭尽、瞋的灭尽、痴的灭尽,比丘们!这被称为无为。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身至念,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像这样,我已教导你们无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凡依怜愍对弟子有益的大师,出自怜愍所应作的,我已为你们做了。比丘们!有这些树下、这些空室,比丘们!你们要禅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后变得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2、止观经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为与导向无为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为呢?比丘们!凡贪的灭尽、瞋的灭尽、痴的灭尽,比丘们!这被称为无为。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3、有寻有伺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有寻有伺的定无寻只有伺定无寻无伺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4、空定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空定无相定无愿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5、念住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四念住,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6、正勤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四正勤,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7、神足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四神足,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8、根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五根,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9、力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五力,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10、觉支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七觉支,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11、道经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八支圣道,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像这样,我已教导你们无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凡依怜愍对弟子有益的大师,出自怜愍所应作的,我已为你们做了。比丘们!有这些树下、这些空室,比丘们!你们要禅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后变得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初品,其摄颂:
  “  身、止、有寻,空、念住,
   正勤、神足,根、力、觉支,
   以道为第十一,被说为它的摄颂。”
************************************************************************************
★「身念;念身」,「身至念」,「指向身的深切注意」(mindfulness directed to the body),「深切注意集中在身」(mindfulness centred on the body)。
★「止、观」(samatho ca vipassanā ca,音译为「舍摩他、毘婆舍那」),「平静与洞察」(serenity and insight)。
★「有觉、有观」,「有寻、有伺」,「被想法与检查陪同」(is accompanied by thought and examination)。
★「空三昧、无愿三昧、无想三昧;无相三昧」,「空定、无相定、无愿定」,「空的集中贯注、无形迹的集中贯注、无指向的集中贯注」(The emptiness concentration, the signless concentration, the undirected concentration),当作进阶的毗婆舍那(advanced insight)时,随观(contemplates)事物为无我而在证果时获得空定,因为他看见事物为空我(empty of self),随观事物为无常的而获得无相定,因为他经由相的无常(sign of permanence)而看见,随观事物为苦的而获得无愿定,因为他对被认为苦的事物不倾向(he has no leaning to things seen as painful)。
★「四意止;四念处;四念住」,「四个深切注意的建立」(four establishments of mindfulness),论师们有两种解读法,若解读为「念+现起」,则为「念住;深切注意的建立」,若解读为「念+出发点」,则为「念处;深切注意的基础」,前者强调「建立念的行为」,后者强调「应用念的所缘」,虽然论师多倾向后者,但前者确定是更原始的。
★「四如意足」,南传作「四神足」,「四条他能通往力量之路」(four road to power he can)。「如意足」英译为「超常力量的基础」(the basis for spiritual power)。「四神足」的内容,参看《杂阿含561经》、《中阿含70经》、《增壹阿含258经》。
★「七觉意(AA);七觉支」,英译为「七个开化要素」(the seven factors of enlightenment)。
★「八支圣道」,「八层的高洁之路」(Noble Eightfold Path)。其内容个别比对,参看《杂阿含70经》。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第二品
相应部43相应12经/无为经(无为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2、无为经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为与导向无为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为呢?比丘们!凡贪的灭尽、瞋的灭尽、痴的灭尽,比丘们!这被称为无为。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像这样,我已教导你们无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凡依怜愍对弟子有益的大师,出自怜愍所应作的,我已为你们做了。比丘们!有这些树下、这些空室,比丘们!你们要禅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后变得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为与导向无为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为呢?比丘们!凡贪的灭尽、瞋的灭尽、痴的灭尽,比丘们!这被称为无为。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像这样,我已教导你们无为、导向无为之道。
  ……(中略)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有寻、有伺之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无寻、小量伺之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无寻、无伺之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空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无相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是无愿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住于在身上随观身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住于在受上随观受,……(中略)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住于在心上随观心,……(中略)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住于在法上随观法,……(中略)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为了已生起的恶不善法之舍断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续、不消失、增加、扩大、圆满修习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修习具备欲定勤奋之行的神足,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修习具备活力定勤奋之行的神足,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修习具备心定勤奋之行的神足,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修习具备考察定勤奋之行的神足,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舍弃的圆熟修习信根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中略)修习活力根,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念根,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定根,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舍弃的圆熟修习慧根,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中略)修习信力,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活力之力,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念力,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定力,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舍弃的圆熟修习慧力,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念觉支,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择法觉支,……(中略)修习活力觉支,……(中略)修习喜觉支,……(中略)修习宁静觉支,……(中略)修习定觉支,比丘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舍弃的圆熟修习平静觉支,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舍弃的圆熟修习正见,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中略)修习正志,……(中略)修习正语,……(中略)修习正业,……(中略)修习正命,……(中略)修习正精进,……(中略)修习正念。”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为与导向无为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为呢?……(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无为之道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舍弃的圆熟修习正定,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像这样,我已教导你们无为、导向无为之道。
  比丘们!凡依怜愍对弟子有益的大师,出自怜愍所应作的,我已为你们做了。比丘们!有这些树下、这些空室,比丘们!你们要禅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后变得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
★「身身观念处」、「身身观住」、「住身念处」、「观身如身;观内身如身」(MA),「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逐字直译为「内身身观住」),「住于在内在的身体凝视着身体」(dwells contemplating the body in the body internally),「在身上随观身」是「以将之从其它隔离(如受、心等),决定所缘(身)」(“to determine the object (the body) by isolating it” from other things such as feeling, mind, etc.),「凝视着身只是身而已,不是常、乐、我、净(美)」(one contemplates only the body as such, not as permanent, pleasurable, a self, or beautiful),其它「受」、「心」、「法」亦同。
★「欲定如意足;欲定灭行成就修习神足/欲定精勤不懈灭行成就以修神足;自在三昧行尽神足」,「具备欲定勤奋之行的神足」,英译为「具备努力意愿的意志之集中贯注的通往力量之路」(the road to power which is concentration of intention accompanyied by effort of will),「持有基于想要与努力之意志形成的贯注集中之超常力量的基础」(the basis for spiritual power that possesses concentration due to desire and volitional formations of striving),将「神足」解读为「往神通的基础」(iddhiyā pāda)或「神通的基础」,并解说依SN.51.13(参看《杂阿含561经》附录)经文,「神足」包括三部分:「定」、「四正勤之行」、「产生定的特别因素:欲、活力、心、考察」。按:北传经文「断行」的「断」(长阿含经作「灭行成就」),应该是依「勤奋之行」的实际内容,也就是「四正断」(译为「四正勤;四正努力」)之「断」。
★「思惟定如意足;思惟定灭行成就修习神足/思惟定精勤不懈灭行成就以修神足;诫三昧行尽神足」,「具备考察定勤奋之行的神足」,「具备努力意愿的研究调查之集中贯注的通往力量之路」(the road to power which is concentration of investigation accompanyied by effort of will),「持有基于研究调查与努力之意志形成的贯注集中之超常力量的基础」(the basis for spiritual power that possesses concentration due to investigation and volitional formations of striving)。
★「依远离」,「依止远离」,「基于隔离」(is based upon seclusion),并引注释书的解说(论师们的「五重远离」说):1.由练习毘婆舍那而达暂时的「彼分远离」。2.由入禅定而达暂时的「镇伏远离」。3.由出世间道而达永久的「断远离;根除远离」。4.由证果位而达永久的「安息远离;平息远离」。5.由证涅槃而达永久的「出离远离;逃脱远离」。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于舍」、「舍于进趣」、「趣至出要」,「舍弃的圆熟」,「在解开上成熟」(maturing in release),并解说「舍弃」有双重含义:「永舍之舍弃」与「跃进之舍弃」,前者是舍断杂染:从练习毘婆舍那的「彼分」到出世间道的「断」,后者是进入涅槃:由练习毘婆舍那时倾向它,以及在圣道中作为所缘。舍断杂染而进入涅槃,就是「舍弃的圆熟」。而「舍弃」与「断念;定弃」,在词源与含意上是紧密关连的,但用在《尼科耶》中,一个细微的差异似乎将它们分离。「断念」主要用在毘婆舍那阶段,对所有有为法经由洞察无常而积极消除杂染,发生在「安那般那念」的第十六阶(参看《杂阿含803经》),「舍弃」则用在圣道成熟,可能意味着完全放弃所有执着的最后状态,因此在意义上与涅槃紧接。
★「念觉分;念觉支」(「念等觉分」),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深切注意的开化要素」(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mindfulness)。
★「择法觉分;择法觉支」(「择法等觉分」),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状态之识别的开化要素」(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discrimination of states)。
★「精进觉分;活力觉支」(「活力等觉分」),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活力的开化要素」(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energy)。
★「喜觉分;喜觉支」(「喜等觉分」),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狂喜的开化要素」(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rapture)。按:「喜」与五禅支的「喜」同字。
★「猗觉分(轻安觉支)」、「猗觉支」、「除觉分」、「息觉支」、「宁静觉支」(「轻安等觉分」),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宁静的开化要素」(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tranquillity)。
★「定」(samādhi),音译为「三摩地;三摩提;三昧」,义译为「等持」,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集中贯注」(concentration)。
★「舍觉分;舍觉支;平静觉支」(「舍等觉分」),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平静的开化要素」(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equanimity)。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3相应13经/无弯曲经(无为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3、无弯曲经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弯曲与导向无弯曲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弯曲呢?……(中略)”(应该如无为那样使之详细)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3相应14-43经/无烦恼经等(无为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4-43、无烦恼经等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烦恼与导向无烦恼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烦恼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真理与导向真理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真理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彼岸与导向彼岸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彼岸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微妙的与导向微妙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微妙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极难见的与导向极难见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极难见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不老的与导向不老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不老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坚固的与导向坚固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坚固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不败坏的与导向不败坏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不败坏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不可见与导向不可见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不可见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妄想与导向无妄想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妄想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寂静的与导向寂静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寂静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不死的与导向不死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不死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胜妙的与导向胜妙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胜妙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吉祥的与导向吉祥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吉祥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安稳的与导向安稳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安稳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渴爱的灭尽与导向渴爱的灭尽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渴爱的灭尽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不可思议的与导向不可思议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不可思议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未曾有的与导向未曾有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未曾有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灾的与导向无灾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灾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灾法与导向无灾法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灾法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涅盘与导向涅盘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涅盘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恼害的与导向无恼害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恼害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离贪与导向离贪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离贪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清净的与导向清净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清净的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解脱与导向解脱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解脱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无执着与导向无执着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无执着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岛与导向岛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岛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庇护所与导向庇护所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庇护所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救护所与导向救护所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救护所呢?……(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归依处与导向归依处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归依处呢?……(中略)。”
************************************************************************************
★「自归」,「归依」,「我前往依靠」(I go for refuge to)。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43相应44经/彼岸经(无为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44、彼岸经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彼岸与导向彼岸之道,你们要听!
  比丘们!什么是彼岸呢?比丘们!凡贪的灭尽、瞋的灭尽、痴的灭尽,比丘们!这被称为彼岸。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彼岸之道呢?是身至念,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彼岸之道。
  比丘们!像这样,我已教导你们彼岸、导向彼岸之道。
  比丘们!凡依怜愍对弟子有益的大师,出自怜愍所应作的,我已为你们做了。比丘们!有这些树下、这些空室,比丘们!你们要禅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后变得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应该如无为那样使之详细)
  第二品,其摄颂:
  “  无为、无弯曲、无烦恼,真理、彼岸、微妙的、极难见的,
   不老的、坚固的、不败坏的,不可见、无妄想、寂静的。
   不死的、极妙的、吉祥的、安稳的,渴爱的灭尽、不可思议的、未曾有的,
   无灾的、无灾法,涅盘,此为善逝所教导。
   无恼害的、离贪,清净的、解脱、无执着,
   岛、庇护所、救护所,归依处、彼岸。”
  无为相应完成。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GMT+8, 2020-6-3 08:44 , Processed in 0.08947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地藏论坛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