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查看: 776|回复: 1

大庄严经论卷第六 校对结果发布(一校一勘)

[复制链接]

7697

帖子

3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4-12-5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经卷名:大庄严经论卷第六
(2) 校对前:略
(3) 校对后:见附件《校对稿》。
(4) 校对说明
    下列文字未做修改,只记录差异:经核实《高丽藏》,《龙藏》或误刻。请诸师兄斟酌:贫穷坏(085P009下栏第9列第3字:怀)志耐  并弃于惭愧
    除此之外,《校对稿》以官刻乾隆大藏经影印本为标准,已经更改本次校勘发现的所有文字差异。
(5) 音释
    鞙:胡犬切,缚軛靼也。
    钳:其廉切。
    羁绊:羁,居宜切,络首也。绊,博漫切,系足也。
    黠:下八切,慧也。
    姝:春朱切,美也。
    钢:居郎切,坚铁也。
    [跳-兆+專]:乳兖切,腓肠也。
    麨:尺沼切,干粮也。
    耐:乃代切,忍也。
    袭:席入切,嗣位也。
    卉:许伟切,草总名也。
    疼:徒冬切,痛也。
    校对人:Taoshen
(6) 生僻字:[跳-兆+專]
(7) 校对人:Taoshen
(8) 审核人:GuoYong200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现在注册

x

7697

帖子

3万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4-12-5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庄严经论(“经论”替换“论经”,L1176-006-01_14-085P001下栏第1列第4、5字)卷第六
马鸣菩萨造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
   复次有实功德堪受供养。无实功德不堪受人信心供养。我昔曾闻。拘沙种中有王名真檀迦腻吒。讨东天竺。既平定已威势赫振福利具足。还向本国。于其中路有平博处。于中止宿。尔时彼王心所爱乐。唯以佛法而为璎珞。即在息处遥见一塔以为佛塔。侍从千人往诣塔所。去塔不远下马步进。著宝天冠严饰其首。既到塔所归命顶礼。说是偈言。
   离欲诸结障  具足一切智
   于诸仙圣中  最上无伦疋
   能为诸众生  作不请亲友
   名称世普闻  三界所尊重
   弃舍于三有  如来所说法
   诸论中最上  摧灭诸邪论
   我今归命礼  真实阿罗汉
   尔时彼王。以念如来功德之故稽首敬礼。当作礼时塔即碎坏。犹如暴风之所吹散。尔时彼王见是事已甚大惊疑。而作是言。今者此塔无触近者。云何卒尔无事散坏。如斯变异必有因缘即说偈言。
   帝释长寿天  如是尊重者
   合掌礼佛塔  都无有异相
   十力大威德  尊重高胜人
   大梵来敬礼  佛亦无异相
   我身轻于彼  不应以我坏
   为是咒术力  厌道之所作
   王说偈已。以塔碎坏心犹惊怖。而作是言。愿此变异莫作灾患。当为吉祥令诸众生皆得安隐。我从昔来五体投地礼百千塔。未曾亏损一尘堕落。今者何故变异如是。如斯之相我未曾见。即说偈言。
   为天阿修罗  而共大战斗
   为是国欲坏  我命将不尽
   将非有怨敌  欲毁于我国
   非谷贵刀兵  不有疾疫耶
   非一切世间  欲有灾患耶
   此极是恶相  将非法欲灭
   尔时近塔村人见王疑怪。即便向王作如是言。大王。当知此非佛塔。即说偈言。
   尼揵甚愚痴  邪见烧其意
   斯即是彼塔  王作佛心礼
   此塔德力薄  又复无舍利
   不堪受王敬  是故今碎坏
   伽腻吒王倍于佛法生信敬心。身毛皆竖悲喜雨泪。而说偈言。
   此事实应尔  我以佛想礼
   此塔必散坏  龙象所载重
   非驴之所堪  佛说三种人
   应为起塔庙  释迦牛王尊
   正应为作塔  尼揵邪道灭
   不应受是供  不净尼揵子
   不应受我礼  此塔崩坏时
   出于大音声  喻如多子塔
   佛往迦叶所  迦叶礼佛足
   是我婆伽婆  是我佛世尊
   佛告迦叶曰  若非阿罗汉
   而受汝礼者  头破作七分
   我今因此塔  验佛语真实
   如此木石无有心识。而为尼揵作明证。验知非一切智。王见是已于大众前欢喜踊跃。倍生信心。容颜怡悦。而作是言。南无婆伽婆。一切所尊解脱之师。释迦牟尼佛师子吼言。此法之外。更无沙门及婆罗门。佛语真实无有错谬。诸有众生一足二足无足多足。有色无色有想无想乃至非想非非想。于此众中唯有如来最为尊胜。举要言之。佛所说者今日皆现。一切外道不如草芥。况复尼揵师富兰那迦叶。即说偈言。
   我是人中王  不堪受我礼
   况复转轮王  阿修罗王等
   此塔于今日  如为大象王
   牙足之威力  摧破令碎坏
   身具四种结  故名尼揵陀
   犹如大热时  能除彼热者
   名为尼陀伽  如来佛世尊
   能断一切结  真是尼陀伽
   以是于今者  尼揵诸弟子
   及诸余天人  皆应供养佛
   佛种族智慧  名称甚广大
   如此之塔庙  天人阿修罗
   若其礼敬时  无有倾动相
   犹如蚊子翅  扇于须弥山
   虽尽其势力  不能令动摇
   是故若人欲得福德。宣应礼拜佛之塔庙。

   复次若人学问。虽复毁行。以学问力寻能得道。以是义故应勤学问。我昔曾闻。有一多闻比丘住阿练若处。时有寡妇数数往来此比丘所听其说法。于时学问比丘于此寡妇心生染著。以染著故所学(“学”替换“有”,085P004上栏第1列第9善法渐渐劣弱。为凡夫心结使所使。与此妇女共为言要。妇女言。汝今若能罢道还俗。我当相从。彼时比丘即便罢道。既罢道已不能堪任世间苦恼。身体羸瘦不解生业。未知少作而大得财。即自思惟。我于今者作何方计得生活耶。复作是念。唯客杀羊用功极轻兼得多利。作是念已求觅是处。以凡夫心易朽败故造作斯业。遂与屠儿共为亲友。于卖肉时有一相识乞食道人。于道路上偶值得见。见已便识头发蓬乱。著青色衣身上有血。犹如阎罗罗刹。所执肉秤(“秤”替换“称”,085P004上栏第12列首字悉为血污。见其秤(“秤”替换“称”,085P004上栏第12列第8肉欲卖与人。比丘见已即长叹息作是思惟。佛语真实凡夫之心轻躁不停。极易回转。先见此人勤修学问护持禁戒。何意今日忽为斯事。作是念已。即说偈言。
   汝若不调马  放逸造众恶
   云何离惭愧  舍弃调伏法
   威仪及进止  为人所乐见
   飞鸟及走兽  睹之不惊畏
   行恐伤蚁子  慈哀怜众生
   如是悲愍心  今为安所在
   凡夫之人其心不定。正可名为沙门婆罗门数。是故如来不说标相。若得见谛真实。是名为沙门及婆罗门。复说偈言。
   勇捍而自称  谓己真沙门
   为此不调心  忽作斯大恶
   说是偈已。寻即思惟。我于今者作何方便令其开悟。如佛言曰。若教人时先当令其于四不坏生清净信。此四不坏能令众生得见四谛。今当为说作业根本。作是念已而语之言。汝于今者极善称量。时卖肉者作是念言。此比丘既不买肉。何故语我极善称量。作是念已。即说偈言。
   此必有悲愍  而来见济拔
   如斯之比丘  久离市易法
   见吾为恶业  故来欲救度
   实是贤圣人  为我作利益
   说是偈已。寻忆昔者为比丘时造作诸行。念先所诵经名曰。苦聚欲过欲味。思忆此已。即以肉秤(“秤”替换“称”,085P005上栏第8列第3远投于地。于生死中深生厌患。语彼比丘大德。大德而说偈言。
   欲味及欲过  何者为最多
   我以惭愧鞙  捉持智慧秤
   思量如此事  心已得通达
   不见其有利  纯睹欲衰患
   以是故我今  宜应舍离欲
   往诣于僧坊  复还求出家
   我今为欲作  身苦极下贱
   虽是现在身  即如堕恶道
   我昔出家时  滤水而后饮
   悲愍护他命  无有伤害心
   今日如恶鬼  食人精血者
   我今乐杀害  习而不能舍
   善哉佛所说  亲近于欲者
   无恶而不造  我今为欲使
   衰苦乃至此  一切种智说
   四谛我未证  从今日已去
   终不更放逸  十力尊所说
   前为放逸者  后止更不作
   如月离云翳  明照于世间
   是故我今当  专心持禁戒
   设头上火然  衣服亦焚烧
   我当坚精进  修行调顺法
   断难伏结使  必令得寂灭
   假毁绝筋脉  形体皆枯干
   不见四谛者  我终不休息
   先灭结使怨  得胜报施恩
   尔时比丘知其心念。彼智慧火方始欲然。即说偈言。
   汝今若出家  必应得解脱
   迦利(“利”替换“梨”,085P005下栏第15列第12与僧钳  及以质多罗
   如此等比丘  皆七反(“反”替换“返”,085P006上栏第1列第13罢道
   后复还出家  获得阿罗汉
   十力世尊戒  汝亦不毁犯
   汝不起邪见  汝有多闻智
   生于厌离善  修习寂静乐
   汝有多闻灯  结使风所灭
   汝还修多闻  必至无畏方
   为结之所漂  当依修定力
   修定得胜力  明了见结使
   由汝常修集  故乐出家法
   心近善功德  为结使所坏
   修集于正道  是意捉结使
   如象绝羁靽  自恣随意去
   时罢道比丘即舍恶业。出家精勤得阿罗汉果。
   复次若欲庄严无过善业。是故应当勤修诸善。我昔曾闻。有一田夫聪明黠慧。与诸徒伴共来入城。时见一人容貌端正庄严衣服。种种璎珞服乘严丽。多将侍从。悉皆严饰瑰玮可观。彼聪明者语诸行伴。不好不好。同伴语言。如此之人威德端正。深可爱敬有何不好。聪明者言。我自不好亦不以彼用为不好。由我前身不造功德。致使今者受此贱身。无有威势人所不敬。若先修福。岂当不及如此人者。是故我今应勤修善。必使将来有胜于彼。即说偈言。
   彼舍于放逸  修善获福利
   我由放逸故  不修功德业
   是以今贫贱  下劣无威势
   我今自愧责  故自称不好
   我今自观察  穷贱极可愍
   结使所欺诳  放逸之所坏
   自从今以后  勤修施戒定
   必使将来生  种姓好眷属
   端正有威德  财富多侍从
   众事不可嫌  为世所尊敬
   莫如今日身  自悔无所及
   恶心为我怨  欺我致贫贱
   心能自悔责  修善得快乐
   设造恶业时  众善都不生
   制心修善者  荣乐无不具
   世间语不虚  善恶报差别
   佛说八正道  能至于涅槃
   若心著财利  富贵及荣胜4列第8字
   求于后有者  不免衰苦(“苦”替换“老”,085P007上栏第
   我当勤精专  趣向无畏方
   譬如醉画师  画作诸形像
   醒已觉其恶  除灭作胜者
   先世愚痴故  造作今恶身
   今当灭恶业  将来求胜报
   见恶果报已  智者深自责
   复次若闻善说应当思惟必得义利。是故智者常应听受善妙之法。我昔曾闻。舍卫国中佛与阿难旷野中行。于一田畔见有伏藏。佛告阿难。是大毒蛇。阿难白佛。是恶毒蛇。尔时田中有一耕人。闻佛阿难说有毒蛇。作是念言。我当视之。沙门以何为恶毒蛇。即往其所见真金聚。而作是言。沙门所言是毒蛇者。乃是好金。即取此金。还置家中。其人先贫衣食不供。以得金故转得富饶。衣食自恣。王家策伺怪其卒富。而纠举之系在狱中。先所得金既已用尽。犹不得免。将加刑戮。其人唱言。毒蛇阿难。恶毒蛇世尊。傍人闻之。以状白王。王唤彼人而问之曰。何故唱言。毒蛇阿难。恶毒蛇世尊。其人白王。我于往日在田耕种。闻佛阿难说言毒蛇。是恶毒蛇。我于今者。方乃悟解实是毒蛇。即说偈言。
   诸佛语无二  说为大毒蛇
   阿难白世尊  实是恶毒蛇
   恶毒蛇势力  我今始证知
   于佛世尊所  倍增信敬心
   我今临危难  是故称佛语
   毒蛇之所螫  正及于一身
   亲戚及妻子  奴婢僮仆等
   一切悉无有  而受苦恼者
   财宝毒蛇螫  尽及家眷属
   我今于财宝  及与亲戚等
   观(“观”替换“视”,085P008上栏第1列第11如恶毒蛇  瞋(“瞋”替换“嗔”,085P008上栏第2列首字恚发作时
   智者宜速离  如舍恶毒蛇
   应速求出家  行诣于山林
   谁有智慧者  见闻如此事
   而当著财宝  封惑迷其心
   我谓得大利  而反获衰恼
   王闻偈已深知是人于佛语中生信解心。即说偈言。
   汝今能信敬  悲愍之大仙
   所说语真实  未曾有二言
   先所伏藏财  尽以用还汝
   更复以财宝  而以供养汝
   能敬信调御  善逝实语故
   大梵之所信  拔梨阿修罗
   天王及帝释  我等与诸王
   城中诸豪族  婆罗门刹利
   尊胜智见人  无不信敬者
   能同于(“于”替换“我”,085P008上栏第14列第3信故  现在(“在”替换“得”,085P008上栏第14列第7于华报
   今信最信处  应获第一果

   复次诸欲求利者。或得或不得。有真善心者不求自得利实。无真善心者为得贪利故。应作真善心。我昔曾闻。有一国王。时辅相子其父早丧。其子幼稚未任绍继。钱财已尽。无人通致可得王见(“王见”替换“见王”,085P008下栏第5列第5-6。穷苦自活。遂渐长大有辅相才。理民断事一切善知。年向成立盛壮之时。形体姝大勇猛大力才艺备具。作是思惟。我今贫穷当何所作。又复不能作诸贱业。今我无福。所有才艺不得施行。复不生于下贱之家。又闻他说是偈言。
   业来变化我  穷困乃如是
   父母之家业  今无施用处
   下贱所作业  非我所宜作
   若我无福业  应生下贱家
   生处虽复贵  困苦乃如是
   贱业极易知  然我所不能
   当作私窃业  使人都不知
   正有作贼业  覆隐人不觉
   腰系二箭筒  并持钢利剑
   缚[跳-兆+專]手秉弓  种种自庄严
   喻如师子儿  都无有所畏
   说是偈已作是思惟。设劫余处或令他贫。我当劫王。作是念已。至王宫中诣王卧处。王觉有贼怖不敢语。持王衣服并诸璎珞取安一处。时王头边有一器。水边复有灰。饥渴所逼。谓灰是麨和水而饮。饮已饱满。乃知是灰。即自思惟。灰犹可食况其余物。我宁食草何用作贼。先父以来不为此业。即弃诸物还来归家。王见空出。叹言善哉。即唤其人而语之言。汝今何故既取此物。还置于地。而便空去。白言。大王。听我所说。即说偈言。
   何故作非理  以为饥渴故
   灰水止饥渴  是故息贼心
   今知是饥渴  易可得止息
   我饮灰水已  掷器著地中
   惭愧生悔恨  不复更造恶
   大王应当知  我非凡庶人
   乃是辅相子  由家穷困故
   故来至王宫  造作非法事
   从今日已去  常欲饮灰水
   食草而自活  不为偷盗业
   我家昔先人  自有家礼教
   宁当自灭身  不毁旧法训
   王见此事叹未曾有。称种姓子真实不虚。虽有愆过寻能改悔。即说偈言。
   贫穷坏(不调整。085P009下栏第9列第3字:怀)志耐  并弃于惭愧
   凡下鄙恶人  速疾造恶业
   以己家法钩  能制非法象
   汝能自抑心  不违家教法
   能有是贤行  还袭汝父处
   汝今除痴心  能作难有事
   我今极欢喜  用汝为辅相
   不须覆观察  我已见汝行
   心坚志勇健  兼复有智能
   我今自见知  斯事实难有
   才业倍胜父  以心真善故
   是故智者。当作真实不应虚伪。
   复次现在结使虽复不起。若未断结结使之得犹故成就。如以冷水投热汤中。我昔曾闻。有一师共一弟子。于其冬日在暖室中见有火聚无有烟焰。师语弟子。汝见是火无烟焰不。弟子言见。师语弟子。汝著干薪烟即时起。复言。口吹火焰乃出。师为弟子。而说偈言。
   先火无烟焰  慈心不净观
   现在结不生  如火无烟焰
   如火得干薪  烟焰俱时起
   心火遇因缘  值恶知识时
   瞋(“瞋”替换“嗔”,085P010上栏第11列第11恚烟便起  若睹好色时
   贪欲火炽然  是故应断得
   成就具三明  为断贪瞋(“瞋”替换“嗔”,085P010上栏第8列第9
   应勤修精进  明行足断心
   结使草不生  喻如常行道
   众卉皆不出  贪欲及瞋(“瞋”替换“嗔”,085P010上栏第15列第9
   未遇缘不起  根本未断故
   遇缘还复发  喻如得疟病
   四日定发现  于三二日时
   遇缘还复发  又似世俗定
   掩按结不起  都无有患相
   欲如毒树根  不拔芽还生
   如人耻白发  并剃其黑者
   剃之未久间  白发寻还生
   不永断结使  其事亦如是
   欲结及瞋(“瞋”替换“嗔”,085P010下栏第6列第14恚  逼戒行机关
   对治隐不起  不造身口业
   便生难有想  结使后还起
   毁犯于戒行  贪嗜著五欲
   如蛇隐入穴  还出则螫人
   复次施为解脱不为财物。若为财物不名为施。若为解脱则得无生及涅槃乐。是故智者应为解脱而行布施。我昔曾闻。有一檀越诣僧房设会。檀越知识道人语上座言。今日檀越饮食精细。好为檀越耐心说法。是时上座已得三明六通具八解脱。善知他心深观察之。为何事故而设此会。乃知此会为财利故。尔时上座为此檀越说三恶道苦。而作是言。善哉善哉。檀越汝今所设供养。极是时施。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极为清净。三恶道中无所乏少。时知识道人语上座言。何以为他咒愿。三恶道中都无所乏。时僧上座语彼道人子。我虽年老倒错说法。然此檀越不习于戒结使所使。我观彼心故作是说。此檀越为五欲乐及财宝畜生。即说偈言。
   施者所生处  财宝极广大
   以恃财宝故  能令起憍慢
   憍慢越法度  盲冥愚凡失
   以越法度故  则堕三恶趣
   处于三恶道  犹如己舍宅
   若生人天中  如似暂寄客
   是故戒施伴  俱受于涅槃
   戒能得生天  施能备众具
   所作为解脱  必尽于苦际
   譬如种藕根  华叶悉具得
   其根亦可食  修行于施戒
   亲近解脱林  快乐喻华叶
   根喻于解脱  是故修戒施
   必当为解脱  不应为世利
   复次离诸难亦难。得于人身难。既得离诸难。应当常精勤。我昔曾闻。有一小儿闻经中说。盲龟值浮木孔其事甚难。时此小儿故穿一板作孔受头掷著池中。自入池中低头举头欲望入孔。水漂板故不可得值。即自思惟。极生厌恶。人身难得佛以大海为喻。浮木孔小盲龟无眼。百年一出实难可值。我今池小其板孔大。复有两眼两目(“两目”替换“日百”,085P011下栏第12列第8-9出头。犹不能值。况彼盲龟而当得值。即说偈言。
   巨海极广大  浮木孔复小
   百年而一出  得值甚为难
   我今池水小  浮木孔极大
   数数自出头  不能值木孔
   盲龟遇浮木  相值甚为难
   恶道复人身  难值亦如是
   我今值人身  应当不放逸
   恒沙等诸佛  未曾得值遇
   今日得咨受  十力世尊言
   佛所说妙法  我必当修行
   若能善修习  济拔极为大
   非他作己得  是故自精勤
   若堕八难处  云何可得离
   世间业随逐  堕堕于恶道
   我今当逃避  得出三有狱
   若不出此狱  云何得解脱
   畜生道若干  历劫极长久
   地狱及饿鬼  黑闇苦恼深
   我若不勤修  云何而得离
   崄难诸恶道  今日得人身
   不尽苦边际  不离三有狱
   应当勤方便  必离三有狱
   我今求出家  必使得解脱
   复次财钱难舍。智者若能修于小施莫起轻想。我昔曾闻。须和多国昔日有王名萨多浮。时王游猎偶值一塔。即以五钱布施彼塔。有一旃陀罗遥唱善哉。即遣使捉将至王所。时王语言。汝今见我布施小故讥笑我耶。彼人白王。施我无畏然后当语。我于昔日于崄道中劫掠作贼。捉得一人急拳其手。我即思惟。此人拳手必有金钱。语令开手其人不肯。我捉弓箭用恐彼人。语言放手犹故不肯。我即挽弓向之。以贪宝故即便射杀。杀已即取得一铜钱。宁惜一钱不惜身命。如今大王无逼恼者。能持五钱用施佛塔。是故我今叹言善哉。即说偈言。
   挽弓圆如轮  将欲伤害彼(“伤害彼”替换“害彼命”,085P012下栏第13列第8-10
   彼宁丧身命  不肯输一钱
   我见如此人  舍命不舍钱
   是故我今者  见有舍钱者
   生于希有想  叹言谁(“谁”替换“难”,085P013上栏第1列第3可作
   不见有弓刀  强逼大王者
   亦无有畏忌  开意舍难舍
   苦求乃得钱  是故我今日
   见有舍财者  心生未曾有
   我自见其证  极苦不肯舍
   大王今当知  悭心难可舍

   复次善观察所作当时虽有过后必有大益。我昔曾闻。有一比丘常被盗贼。一日之中坚闭门户。贼复来至扣门而唤。比丘答言。我见汝时极大惊怖。汝可内手于彼向中。当与汝物。贼即内手置于向中。比丘以绳系之于柱。比丘执杖开门打之。打一下已语言。归依佛。贼以畏故即便随语归依于佛。复打二下语言归依法。贼畏死故复言归依法。第三打时复语之言。归依僧。贼时畏故言归依僧。即自思惟。今此道人有几归依。若多有者必更不见此阎浮提。必当命终。尔时比丘即放令去。以被打故身体疼痛久而得起。即求出家。有人问言。汝先作贼造诸恶行。以何事故出家修道。答彼人言。我亦观察佛法之利然后出家。我于今日遇善知识。以杖打我三下。唯有少许命在不绝。如来世尊实一切智者。若教弟子四归依者我命即绝。佛或远见斯事教出家(增加“家”,085P013下栏第12列末字比丘打贼三下。使我不死。是故世尊唯说三归不说四归。佛愍我故说三归依不说四(删除“归”,085P013下栏第9列末字。即说偈言。
   决定一切智  以怜愍我故
   是故(“故”替换“以”,085P013下栏第11列第12说三归  不说有第四
   为于三有故  而说三归依
   若当第四者  我则无归依
   我今可怜愍  身命于彼尽
   我见佛世尊  远睹如斯事
   生于未曾有  是故舍贼心
   有因粗事解  或因细事悟
   粗者悟粗事  细者解细事
   由我心粗故  因粗事解悟
   我解斯事故  是以求出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 京ICP备1303292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51288559 )

GMT+8, 2019-8-20 10:58 , Processed in 0.12410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