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查看: 688|回复: 1

摄大乘论释(四译)卷第二 校对结果发布(一校一勘)

[复制链接]

7697

帖子

3万

积分

0

精华
发表于 2014-11-9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经卷名:摄大乘论释卷第二
(2) 校对前:略
(3) 校对后:见附件《校对稿》。
(4) 校对说明
    下列文字未做修改,只记录差异:经核实《高丽藏》,《龙藏》或误刻。请诸师兄斟酌:譬如一斤白檀分为多片(083P186上栏第2列第13字:时)。片片之中香皆似本。
    除此之外,《校对稿》以官刻乾隆大藏经影印本为标准,已经更改本次校勘发现的所有文字差异。
(5) 音释
    缬:胡结切。缯也。
    鐶钏:鐶,获顽切。指鐶也。钏,枢绢切。臂鐶也。
    锻:都玩切。冶金曰锻。
    鞞:骈迷切。
    蒜:苏贯切。荤菜也。
    麝:神夜切。兽名。脐有香曰麝香。
    生僻字:骈[pián]
    校对人:hhyz
(6) 生僻字:絺[chī]
(7) 校对人:hhyz
(8) 审核人:GuoYong200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现在注册

x

7697

帖子

3万

积分

0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4-11-9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摄大乘论释卷第二
天亲菩萨释 陈天竺三藏法师真谛译

众名章第三之二
   论曰。复次摩诃僧祇部阿含中。由根本识别名。此识显现譬如树依根。
   释曰。此识为一切识因故。是诸识根本。譬如树根。芽节枝叶等所依止说名树根。若离此根芽等不成。此识为余识根本亦尔。
   论曰。弥沙塞部亦以别名说此识。谓穷生死阴。何以故。或色及心有时见相续断。此心中彼种子无有断绝。
   释曰。云何说此识为穷生死阴。生死阴不出色心。色有时有。诸定中相续断绝。如无色界。心亦有时有。诸定中相续断绝。如无想天等。于阿梨耶识中。色心种子无有断绝。何以故。由此熏习种子。于穷生死阴恒在不尽故。后时色心因此还生。于无余涅槃前。此阴不尽故名穷生死阴。
   论曰。是应知依止阿陀那阿梨耶。质多根本识穷生死阴等。
   释曰。此三是大乘中所立名质多是通大小乘所立名。根本识是摩诃僧祇部所立名。穷生死阴是弥沙塞部所立名。等者正量部立名。果报识上座部立名有分识。
   论曰。由此名小乘中。是阿梨耶识已成王路。
   释曰。由此众名广显本识。是故易见犹如王路。言王路者有三义。一直无枝(“歧”替换为“枝”,L1165-032-01_23-083P173下栏1312字)。二广平熟。三光明无障。本识亦尔。直无枝(“歧”替换为“枝”,083P173下栏1411字)譬定无疑。广平熟譬大小二(增“二”,083P173下栏155字)乘俱弘此义。光明无障譬引无量道理以证此识故譬王路。
   论曰。复有余师。执心意识此三但名异义同。是义不然。
   释曰。此义约小乘还反质小乘。小乘云。阿梨耶识阿陀那识。由自僻执于同义异名中立为异义。此说不然。何以故。
   论曰。意及识已见义异。当知心义亦应有异。
   释曰。小乘中立意及识。名义俱异能了别名识。若了别已谢能为后识生方便。名为意故。识以了别为义。意以生方便为义。如小乘中二名有二义。本识有体无名。故知心名应目本识。此义不可违。
   论曰。复有余师。执是如来说世间喜乐阿梨耶。
   释曰。小乘诸师约阿梨耶名。起执不同。阿梨耶者欲显何义。爱著境界名阿梨耶。
   论曰。如前所说。此中有五取阴说名阿梨耶。
   释曰。此爱著境其义不同。或执是五取阴取是贪爱别名。贪爱所缘自五阴名为取阴。此取阴是众生爱著处故。说名阿梨耶。
   论曰。复有余师。执乐受与欲相应说名阿梨耶。
   释曰。此五阴非爱著处。若无乐受于乐受若无颠倒。云何于五阴生爱著。是故于乐受中。由欲颠倒心未灭故。此乐受是爱著处。五阴与乐受相应故。说五取阴为爱著处。是故乐受正为爱著处。
   论曰。复有余师。执身见说名阿梨耶。
   释曰。若人说乐受是爱著处。是义不然。此受由能安乐自我。爱自我故爱此乐受。譬如人爱寿故爱寿资粮。如此爱我故爱我资粮。
   论曰。如此等诸师。
   释曰。为摄余执有说寿命是爱著处。有说道是爱著处。有说六尘是爱著处。有说见及尘是爱著处。
   论曰。迷阿梨耶。由阿含及修得是故作如此执。
   释曰。如此小乘中诸师。不了别阿梨耶识。云何不了别。不了别有二种。一由教。二由行。教谓小乘阿含是。阿含不如理决判此识义故。依阿含迷于此识。行谓粗浅道。无道理能证此识义故。由行亦迷此识。
   论曰。由随小乘教及行。是师所立义不中道理。
   释曰。诸师依小乘教。及离阿梨耶识立别名。若约小乘道推度。此义亦不中。小乘理为自悉檀所违故。
   论曰。若有人不迷阿梨耶识。约小乘名成立此识。其义最胜。
   释曰。不迷人是菩萨。由阿含及行诸佛观人根性依根性立阿含。于下品者有秘密说。于上品者无秘密说。是故具明诸识。由此阿含菩萨不迷此识。由行者若人修行能破欲界惑。则见自身为色惑所缚。乃至无色界亦尔。若修行出无色界。见身被缚在阿梨耶识中。为灭此缚故修十地。诸菩萨由甚深行故。不迷此识。若人能了别此识。以小乘名目此识。名义相称故。成立名义则为最胜。
   论曰。云何最胜。
   释曰。显示小乘义过失于大乘义中则无过失。是故大乘安立最胜。小乘过失者。
   论曰。若执取阴名阿梨耶。于恶趣随一道中。一向苦受处于彼受生。
   释曰。恶趣即四恶趣。于四恶趣中随入一道。此道定是纯恶业果报。无余受相杂故。名一向苦受处。于彼中有时生乐受。此乐受于恶趣非果报果。但名相似果。唯以苦受为果报果。是罪人处恶趣受苦报故。言于彼受生。
   论曰。此取阴最可恶逆。
   释曰。生时住时不可忍故言可恶。于此苦中恒起灭离贪欲意。谓我何时当死。何时当舍离此阴。故名为逆。
   论曰。是取阴中一向非可爱。众生喜乐不应道理。
   释曰。此恶道阴一向是苦恼资粮。于中云何生爱故喜乐乖理。若说取阴名阿梨耶。此义不成。
   论曰。何以故。彼中众生恒愿取阴断绝不生。
   释曰。彼中众生因此苦苦。愿乐灭现在阴。愿乐令后阴不更生。
   论曰。若是乐受与欲相应。从第四定乃至上界。皆无此受。
   释曰。此受不遍三界。但生死一分中有此受。
   论曰。若人已得此受。由求得上界则生厌恶。
   释曰。若人已生乐处已。得有乐定见。此乐粗动心(增“心”,083P176下栏112字)是放逸处难成易坏。起厌怖心求得上界寂静。则厌恶此乐。于乐处生离欲心。于不苦不乐中生喜乐心。
   论曰。是故众生于中喜乐不称道理。
   释曰。若乐不遍三界。若受乐人求离此乐。立此乐为爱著处。则不称道理。
   论曰。若是身见。正法内人信乐无我。非其所爱。于中不生喜乐。
   释曰。若说身见是爱著处。是亦不然。何以故。佛法内人。或约闻慧。或约思修慧。信无我及乐无我。发愿修道为灭我见。是故我见非其所爱。由求得无生智。令我见及我爱。未来不更生。是故于中不生喜乐。此身见为一分众生所爱著。一分众生不爱著故。不可说身见为爱著处。
   论曰。此阿梨耶识。众生心执为自内我。
   释曰。六道众生起执著心。谓此法是我自内我。此内我自在清净。能证为相。由外具故或乐或苦。是人若起如此我见。
   论曰。若生一向苦受道中。其愿苦阴永灭不起。
   释曰。此人若有恶业因缘故。堕一向苦受恶道。其计我清净。无变异。由外具但证变异及染污起无有爱。愿我与外具永绝相离。何以故。
   论曰。阿梨耶识我爱所缚故。不曾愿乐灭除自我。
   释曰。由不了别此识。缘此识起我执。由我执起我爱。由此我爱不求灭我。欲安乐此我故。不(增“不”,083P177下栏101字)求灭离外具。
   论曰。从第四定以上受生众生。虽复不乐有欲乐受。于阿梨耶识中。是自我爱随逐不离。
   释曰。前已明众生于恶道中。止求离苦无欲舍我心。此中明众生在舍受处。无乐受可爱乐。厌恶乐受如恶道人厌恶苦受。无因缘于阿梨耶识中。欲舍我爱故。阿梨耶识是爱著处。
   论曰。复次正法内人。虽复愿乐无我违逆身见。于阿梨耶识中亦有自我爱。
   释曰。前复次约佛法外人。此复次约佛法内人。自有三品。一在正思。二在正修。三在有学。此三品人二人伏我见。一人灭我见。何以故。前二人比知无我。后一人证知无我故。言违逆身见。于阿梨耶识中。长时数习我爱。虽复违逆身见。于本识中我爱犹恒随逐。是故身见非爱著处。不应名阿梨耶。
   论曰。以阿梨耶名安立此识。则为最胜。是名成立阿梨耶别名。
   释曰。由此爱著处名。比度诸师执名义不相称。若取此名比度第一。名义相称。故引彼所立名。成立本识则为最胜。此品中总摄诸名引道理显本识故。称众名品。

释相品第二
   释曰。此品有七章。一相。二熏习。三不一异。四更互为因果。五因果别不别。六缘生。七四缘。
相章第一
   论曰。复次成立此识相。云何可见。
   释曰。已依众名成立阿梨耶识。由此众名。阿梨耶识体相不可了别。若不了别体相。此识则难可解。今欲令通达此识故次应示其体相。
   论曰。此相略说有三种。一立自相。二立因相。三立果相。立自相者。依一切不净品法习气。为彼得生。摄持种子作器。是名自相。
   释曰。决定藏论中。明本识有八相。异彼广说。故言略说有(增“有”,083P179上栏15字)三种。自相义云何。依一切不净品法。熏习此识最胜。为彼得生功能。此功能相复云何。谓摄持种子。云何摄持。熏习成一故言摄持。
   论曰。立因相者。此一切种子识。为生不净品法。恒起为因。是名因相。
   释曰。八识中随一识不净品法所熏习。已得功能胜异为生彼法。后转成因是名因相。
   论曰。立果相者。此识因种种不净品法无始习气。方乃得生是名果相。
   释曰。依止三种不净品法熏习。后时此识得生。为摄藏无始熏习故。是名果相。
熏习章第二
   论曰。何法名习气。此习气名欲显何义。
   释曰。此二问有何异。前问名所目义。后问义所得名。
   论曰。此法与彼相应。共生共灭后变为彼生因。此即所显之义譬如于麻以华熏习。麻与华同时生灭。彼数数生为麻香生因。
   释曰。此谓能受熏习法。彼谓能熏习法。共谓一时一处。同生同灭若法有生灭。则有能熏所熏。若异此则不然。能熏者相续短。所熏者相续长。是故能熏已谢所熏恒在。后变为彼生因。变即当彼如彼生功能此亦复尔。此即所显之义义即名所目。名即义所成。
   论曰。若人有欲等行。有欲等习气。
   释曰。数起烦恼是名行。此行有习气。习气何相。
   论曰。是心与欲等同生同灭。彼数数生。为心变异生因。
   释曰。同生灭义如前。彼者欲等行。数数生者。或约一生或约一时。先未有熏习。今变异为彼生因能变异心是名熏习。于不净品中是一类谓烦恼浊。
   论曰。若多闻人有多闻习气。
   释曰。多闻人或在思位。或在修位。有多闻习气。此有何相。
   论曰。数思所闻共心生灭。
   释曰。如前所闻名句味。引多道理。恒思量。是思量中正思与意识共生共灭。
   论曰。彼数数生为心明了生因。
   释曰。是正思所闻。于意识中数数生灭。意识于闻中既明了。熏习阿梨耶识。此意识若灭。后更欲起。次第转胜。由此熏习成。是故聪明事不失。
   论曰。由此熏习得坚住故。
   释曰。于思慧得坚。于修慧得住。
   论曰。故说此人为能持法。
   释曰。由此熏习能不忘失。若人别缘余事。亦得说名能持法人。
   论曰。于阿梨耶识。应知如此道理。
   释曰。若善恶熏习。生起道理应如此知。
不一异章第三
   论曰。此染污种子。与阿梨耶识同异云何。
   释曰。是不净品法种子。在阿梨耶识中。为有别体故异。为无别体故不异。若尔有何失。若异者诸种子应有分分差别。阿梨耶识亦应如是成无量分。若种子自异本识。不异刹那刹那灭义则不成。若此识与种子异。于识中善恶二业熏习。随业或善或恶。生起种子。汝许种子是无记。云何得异。此识与种子若不异彼多此一。云何不异。此难显二种过失。为离彼难二过失故。须明不一不异义。
   论曰。不由别物体故异如此和合虽难分别。而非不异。
   释曰。此阿梨耶识与种子。如此共生。虽有能依所依不由别体故异。如眼根及眼识。眼根以色为体。眼识以无色为体。此识与种子无此异体故。不可说异。既不可说异。何不说一。如此和合虽难分别。而能依是假无体。所依是实有体。假实和合异相难可分别。以无二体故。譬如苦集二谛。苦谛实有果报五阴为体。集谛是假名。依苦谛得显。无有别体。假说为因。五阴虽难分别而非不异。识与种子亦尔。何以故。
   论曰。阿梨耶识如此而生。
   释曰。若不异如先熏习未生时。此识但是果报。不能为他作因。若熏习生时。此识亦应如此而生。与本无异。既无此义故非不异。无此义者。
   论曰。熏习生时有功能胜异。说名一切种子。
   释曰。此识先未有功能熏习生。后方有功能故异于前。前识但是果报。不得名一切种子。后识能为他生因。说名一切种子。前识但生自相续。后识能生自他相续故胜于前。譬如麦种子。于生自芽有功能故。说麦是芽种子。麦若陈久或为火所损。则失功能。麦相不异。以功能坏故不名种子。此识亦尔。若有生一切法功能。由与功能相应。说名一切种子。此功能若谢无余。但说名果报识。非一切种子。是故非不异。
更互为因果章第四
   论曰。云何阿梨耶识与染污。一时更互为因。
   释曰。阿梨耶识或为一切法因。或为一切法果。一切法于阿梨耶识亦尔。如此义云何可知。为显此义故应说譬。
   论曰。譬如灯光与灯炷生及烧然。一时更互为因。
   释曰。由炷体作依止。能生光焰故。炷是光焰生因。光焰即此生刹那中能烧然炷。光焰即为炷烧然因。此阿梨耶识与彼一切法。共为(“为共”替换为“共为”,083P182上栏1116~17字)有生因。应如(“知”替换为“如”,083P182上栏125字)此义。何以故。此因现在住。未坏果生亦可见。
   论曰。又如芦束一时相依持故得住立。
   释曰。如二芦束。一一刹那中互相依互相持。
   论曰。应知本识与能熏习。更互为因其义亦尔。如识为染污法因。染污法为识因。
   释曰。此阿梨耶识为种子生因。若无此识三业生灭无可依处。如体谢灭功能亦尔。故由此识诸法体生功能亦立。是故本识为彼生因。彼法亦尔。若彼法无此识起。在现在无有道理。转后异前。此变异是彼法果。
   论曰。何以故。
   释曰。何故不别说余法相对。互为因果而唯明识与染污法互为因果。或是外道或是二乘。作如此问。
   论曰。离此二法。异因不可得故。
   释曰。于世间中离分别依他二法。更无余法。阿梨耶识是依他性。余一切法是分别性。此二法摄一切法。皆尽三界唯有识故。是故离此二法。异因不可得。若二法为共有因是功力。果随因品类。其品类亦应尔。
因果别不别章第五
   论曰。云何熏习不异不多种。而能为有异多种诸法作生因。
   释曰。此难欲难俱有因。则不成难。以执果与因不一时故。若难果报因此可成难。果报因必是有记。果报果必与因不同时。
   论曰。譬如多缕缬(“结”替换为“缬”,083P183上栏97字)衣。衣无多色。若入染器。后于衣上种种相貌方得显现。
   释曰。引此譬欲明果报因果。皆得成立。如人欲于衣上作诸相貌。先以缕缬(“结”替换为“缬”,083P183上栏1212字)衣。此衣当缬(“结”替换为“缬”,083P183上栏1217字)时相貌无异。入染器后若解先缬(“结”替换为“缬”,083P183上栏1313字)则有多种相现。
   论曰。如此阿梨耶识。种种诸法所熏。
   释曰。阿梨耶识为善恶不动三业所熏。如衣被缬(“结”替换为“缬”,083P183下栏22字)
   论曰。熏时一性无有多种。
   释曰。熏时自有三种。一方便时。二正作时。三作后时。复有三种。一自作时。二教他作时。三随喜作时。种子与阿梨耶识。同无记性离此识无各各异体。
   论曰。若生果染器现前。则有不可数种类相貌。于阿梨耶识显现。
   释曰。若众缘已具。如衣正入染器。如此种子与本识于现生后三时。随一时现前。则有不可数种果报相貌。于此识显现。是故熏时虽复不异。果报熟时则有无量差别。譬如染衣。若汝意谓果报定以有记为因。云何以无记为因者。此义无异。何以故。彼人于果说因。大乘于果说果。
缘生章第六
   论曰。此缘生于大乘。最微细甚深。
   释曰。欲显大乘与小乘异。大乘具有三种缘生。小乘但有二种。大乘第一缘生。于小乘则无。何故大乘有小乘无。此第一缘生最微细甚深故。于余乘不说。凡夫智不能通达故微细。阿罗汉独觉智不能穷其底故甚深。此缘生有几种。若广说有三种。若略说有二种。何者为二。
   论曰。若略说有二种缘生。一分别自性缘生。二分别爱非爱。
   释曰。内(“由”替换为“内”,083P184上栏133字)此二名。此二种缘生差别已显。
   论曰。依止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4上栏146字)耶识诸法生起。是名分别自性缘生。
   释曰。由诸法种子。依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4下栏110字)耶识诸法欲生时。外缘若具。依阿梨耶识则更得生。诸法生以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4下栏32字)耶识为通因。是名分别自性。何以故。种种诸法体性生起。分别差别。同以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4下栏415字)耶识为因故。若分别诸法缘生自性。此唯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4下栏516字)耶识。
   论曰。由分别种种法因缘自性故。
   释曰。遍三界诸法品类。若分别生起因。唯是一识。若分别诸法性。即是此识。若分别诸法差别。皆从此识生。是故诸法由此识悉同一性。二分别爱非爱者。
   论曰。复有十二分缘生。是名分别爱非爱。
   释曰。约三世。立十二分。为显因显果及显因果故。离根本八分为十二分。根本八分不出三法。谓烦恼业果报。烦恼者。譬如从种子生芽等。从烦恼生烦恼。从烦恼生业果。从烦恼生果报。又如龙在池水恒不竭。烦恼若在生续无穷。又如树根未拔时至则生。未除烦恼根六道报恒起。业者。譬如米有糠则能生芽。业若有流则能感报。又如乌沙絺。谓芭蕉竹等果熟则死。业若已熟不更生果。又如树华是生果近因。业亦如此近能生果。果报者。譬如成熟饮食。饮食若已成熟但应受用。不更成熟。果报若熟不更结后果报。若重结果报则不得解脱故。十二缘生不出此三。此十二分。能分别有二种生身无穷差别。由彼缘生故。何以故。此无明有三品业缘生。谓福非福不动行。由此行有三品。是故识等或生随福行。或生随非福行。或生随不动行。此三品中福及不动是可爱。非福是不可爱。故言分别爱非爱。
   论曰。于善恶道分别爱非爱。生种种异因故。
   释曰。善道是爱。恶道是非爱。此善恶道中有无量种差别分别。此差别不出十二缘生。即以十二缘生。为差别因故。说十二缘生分别爱非爱。
   论曰。若人于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5下栏77字)耶识。迷第一缘生。
   释曰。迷有三惑。一无知。二疑知。三颠倒知。若起此三惑。则生二种见。或执不平等因。或执无因。执不平等因者。
   论曰。或执自性是生死因。
   释曰。僧佉引五义。证立自性是实有。一由别必有总。知有自性。于世间中若是别物决定有总。譬如以一斤金用作镮钏等。镮钏等别有数量。则知金总亦有数量。由见变异别有数量。则知自性总亦有数量。二由末似本。知有自性。譬如一斤白檀分为多片(不调整。083P186上栏第2列第13字:时)。片片之中香皆似本。变异别中悉有三德。谓忧喜闇。则知自性总中亦有三德。三由事有能。知有自性譬如锻师于锻中有能故能作器。由自性于变异中有体故能作万物。此能若无依能则不成。四由因果差别。知有自性。譬如土聚为因。以瓶为果。如此以自性为因。变异为果。五由三有无分别故。知有自性。若世间坏时十一根坏变为五大。五大坏变成五唯量。五唯量坏变成我慢。我慢坏变成智。智坏变成自性故。三有于自性无复分别。若世间起时从自性起智。从智起我慢。乃至从五大起十一根。若无自性坏时。应尽无更起义。若更起无本无次第生义。
   论曰。或执宿作。
   释曰。路柯耶胝(“眂”替换为“胝”,083P186下栏26字)柯说。世间一切因唯有宿作。现在功力不能感果故。现在非因。如世间二人同事一主。俱有功力。一被礼遇。一则不尔。故知唯由宿作。不关(“开”替换为“关”,083P186下栏58字)现在功力。
   论曰。或执自在变化。
   释曰。如前所立皆不成因。唯有一因名为自在。使我等生善恶轮转生死。后令起厌离求得解脱。观(增“观”,083P186下栏94字)自在因论生于智慧。解诸系缚会自在体。
   论曰。或执八自在我。
   释曰。如鞞世师那耶修摩执我者。何相何德。智性为相。八自在为德。如火以热为相。我亦如此。若独存及杂住。智性无改故。以智性为相。八自在者。一于细最细。二于大最大。三遍至。四随意。五无系属。六变化。七常无变异。八清净无爱(“忧”替换为“爱”,083P187上栏24字)
   论曰。或执无因。
   释曰。由不了别世间果因一分。以例余果皆谓(“谓皆”替换为“皆谓”,083P187上栏417字、51字)无因。
   论曰。若迷第二缘生。执我作者受者。
   释曰。亦由三惑故不了别第二缘生。若增减因果及事。是名不了别第二缘生。增因者。除无明等因。立不平等因为因。减因者。谓行等无因。增果者。谓行等本自有体。后缘无明生。减果者。谓无行等为无明果。增事者。谓无明等生行等。离唯众缘和合。有无明等别事。能作行等别事。减事者。执无明等无有功能生行等事。无明等无动无作故。若离此三处增减。是名分别第二缘生。若不能如此分别。即迷缘生起增益执。谓我执作者受者执。先约本识起我执。后约因果起作者受者执。若我作因名为作者。若我受执(“报”替换为“执”,083P187下栏310字)名为受者。
   论曰。譬如众多生盲人不曾见象。
   释曰。众多譬一阐提及外道。生盲人譬迷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7下栏61字)耶识体性因果。三种无明。不曾见。譬不能了别。象譬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7下栏76字)耶识。生盲人于一期报中不曾见色。一阐提及外道从无始生死来。未曾了别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7下栏94字)耶识三相。
   论曰。有人示之令彼触证。
   释曰。有人譬邪师。示之譬为说邪法。令彼触证。譬令彼生不正思惟及偏见。
   论曰。有诸盲人。或触其鼻。或触其牙。或触其耳。或触其脚。或触其尾。或触其脊等。有人问之。象为何相。盲人答云。象如犁(“黎”替换为“犁”,083P187下栏1512字)柄。或说如杵。或说如箕。或说如臼。或说如帚。或说如山石。若人不了二种缘生无明生盲。或说自性为因。或说宿作。或说自在变化。或说八自在我。或说无因。或说作者受者。
   释曰。六触譬六偏执。一自性。二宿作。三自在。四我。五无因。六作者受者。等者等六十二见等。
   论曰。由不了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8上栏87字)耶识体相及因果相。如彼生盲不识象体相。作种种异说。
   释曰。品初立自体为显自相。立因为显因相。立果为显果相。此二种人。由无明不能了别本识三相故。不能通达分别自性缘生。起自性等五执。不能通达爱非爱缘生。起第六作者受者执。
   论曰。若略说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8上栏157字)耶识体相。是果报识。是一切种子。
   释曰。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8下栏24字)耶识因相者。一切法熏习于本识中有故名为因。果相者。此识余法所熏故成诸法果。体相者。谓果报识。一切种子是其体相。
   论曰。由此识摄一切三界身。一切六道四生皆尽。
   释曰。三界身谓于六道四生中。等类不等类差别。此识若成熟能成六道体。何以故。三业所熏。是诸道种子故。由此义故。三界一切生一切道。皆入此识摄。
   论曰。为显此义故说偈曰(“言”替换为“曰”,083P188下栏1210字)
   外内不明了  于二但假名
   及真实一切  种子有六种
   念念灭俱有  随逐至治际
   决定观因缘  如引显自果
   坚无记可熏  与能熏相应
   若异不可熏  说是熏体相
   六识无相应  三差别相违
   二念不俱有  余生例应尔
   此外内种子  能生及引因
   枯丧犹相续  然后方灭尽
   释曰。已说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9上栏56字)耶识为一切法种子。今更欲显种子义故说斯偈。外内不明了于二者。种子有二种。一外二内。外谓榖(“谷”替换为“榖”,083P189上栏711字)麦等。于善恶二性不明了是有记故。内谓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9上栏812字)耶识于善恶二性则明了。或以染污清净为二。但假名及真实者。外种子但是假名。何以故。一切法唯有识故。内种子则是真实。何以故。一切法以识为本故。一切种子有六种者。如此内外种子不过六种。何者为六。念念灭者。此二种子刹那刹那灭。先生后灭无有间故。此法得成种子。何以故。常住法不成种子。一切时无差别故。是故一名念念灭。俱有者。俱有则成种子。非过去未来及非相离。是时种子有即此时果生。是故二名俱有。随逐至治际者。治谓金刚心道。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9下栏46字)耶识于此时功能方尽故名际。外种子至果熟及根坏时功能则尽。是故三名随逐至治际。决定者。由此决定不从一切。一切得生因果。并决定若是此果种子。此果得生。是故四名决定。观因缘者。由此种子观别因缘。方复生果。是故非一切时。非一切生。是时若有因。是时因得生。是故不恒生。若不观因而成因者。则一因为一切果因。以观因缘成故。不漫为因。是故五名观因缘。能引显自果者。是自种子能引生自果。若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9下栏1316字)耶识能引生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89下栏146字)耶识果。如榖(“谷”替换为“榖”,083P189下栏1411字)等种子能引生榖(“谷”替换为“榖”,083P189下栏151字)等果。是故六名能引显自果。如此六种是因果生义。如此方便令熏习相貌易见。今当更说。坚无记可熏与能熏相应者。熏义有四种。一若相续坚住难坏。则能受熏。若疏动则不然。譬如风不能受熏。何以故。此风若相续在一由旬内。熏习亦不能随逐。以散动疏故。若瞻波华所熏油。百由旬内熏习则能随逐。以坚住故。二若无记气则能受熏。是故蒜不受熏。以其臭故。沉麝等亦不受熏。以其香故。若物不为香臭所记则能受熏。犹如衣等。三可熏者。则能受熏。是故金银石等皆不可熏。以不能受熏故。若物如衣油等。以能受熏。故名为可熏。四若能所相应则能受熏。若生无间。是名相应故得受熏。若不相应。则不能受熏。若异不可熏说是熏体相者。若异此四义。则不可熏。是故离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90上栏159字)耶识余法不能受熏。以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90下栏13字)耶识具前六义。一念念生灭。二与生起识俱有。三随逐乃至治际穷于生死。四决定为善恶等因。五观福非福不动行为因。于爱憎二道成熟为道体。六能引显同类果。一切生起识。虽具六义得为种子。但与熏习四义相反。由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90下栏66字)耶识具种子六义。及熏习四义故。能受熏习转为种子。余识则不尔。何以故。六识无相应者。六识无前后相应义。以易动坏故。复次非但易动坏故无相应。复有余义。三差别相违者。随一一识。别依止生。别境界生。别觉观思惟生。别想生故名相违。六识更互不相通故差别。差别故相违。经部师说。前念熏后念。何以故。二识一刹那不并起故。不得同时。此义不然。何以故。一念二不俱者。能熏所熏若在一时。同生同灭熏习义得成。若不同时熏义不成。何以故。能熏若在。所熏未生。所熏若生。能熏已谢。前后刹那一时并起。无有是处。是故六识不并起故无熏习。若汝言有识生类。其相如此故能受熏。是义不然。余生例应尔者。若汝执不相应义亦得相熏。非汝所执义。当例汝所执。如眼等诸根与识不同故名为余。此诸根色清净同类亦应更互相熏。虽同色类不相应故。若汝不许相熏。六识亦尔。虽同识类不相应故。云何得说相熏。前已说二种种子。谓外及内。若以因义显之。成二种因。一生因二引因。为显此义故说此外内种子能生及引因。外内种子若作生因及引因。其相云何。能生芽等乃至熟果(“果熟”替换为“熟果”,083P191上栏1316~17字)。是外生因。能生果报乃至命终。是内生因。引因者。枯丧犹相续然后方灭尽者。外种子若榖(“谷”替换为“榖”,083P191下栏11字)已陈。内种子若身已死。由引因故犹相续住。若此二种但有生因。生因已谢。果即应灭。不得相续住。若汝说由刹那转转相生。前刹那为后刹那作因故。犹相续住。若尔最后不应都尽。既无此二义故。知别有引因。此二种因譬如人射弯弓放箭。放箭为生因。弯弓为引因。放箭得离弦远有所至。若但以放箭为因。不以弯弓为因。则箭不得远。若言前刹那箭生后刹那箭故箭得远则箭无落义。外内种子亦尔。由生因尽故枯丧。由引因尽故灭尽。
   论曰。
   譬如外种子  内种子不尔
   此义以二偈显之。
   于外无熏习  种子内不然
   闻等无熏习  果生非道理
   已作及未作  失得并相违
   由内外得成  是故内有熏
   释曰。若内种子与外种子不异。眼等根同是清净四大。何故不互相熏。为是外故。外种子有三义。异内种子。是故内熏习依止外则不尔。为显此义故说二偈。于外无熏习种子内不然者。外种子如榖(“谷”替换为“榖”,083P192上栏78字)麦等。由功能故成。不由熏习故成。内种子则不尔。必由熏习故成。此义非证比境界。云何可知。闻等无熏习果生非道理者。若于内无熏习。昔未学闻慧思慧不生。从学闻慧后思慧亦应不生。何以故。同无熏习故。既无此义。故知内由熏习成种子。无熏习则不成。若于内无熏习。复有何失。已作及未作失得并相违者。若内无熏习有二过失。一未作应得。二已作应失。若相续中无熏习为因。此苦乐等果非因所作。即是不作而得。若已作功用于心无熏习。则无因能得果。即是已作而失。此义于世间中相违。与道理亦相违。是故本识为三业熏习故得成因。复次云何榖(“谷”替换为“榖”,083P192下栏55字)麦等无熏习得成种子。由内外复(“得”替换为“复”,083P192下栏61字)成是故内有熏者。外若成种子不由自能。必由内熏习感外故成种子。何以故。一切外法离内则不成。是故于外不成熏习。一由内有熏习得成种子。二若内无种子未作应得已作应失。无如此义。三外种子由内得成故内异外。必有熏习。前已说分别自性缘生。爱非爱缘生。今当更说受用缘生。其相云何。
   论曰。所余识异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92下栏138字)耶识。谓生起识一切生处及道。应知是名受用识。
   释曰。此六识云何说名生起识。自有二义本识中种子。由此识生起故。此六识是烦恼业缘起故。一能熏习本识令成种子。种子自有二能。一能生。二能引。由此二能六识名生起。由果有二能故。因得二名。二者本识中因熟时。六识随因生起。为受用爱憎等报故。此识名生起识。亦名受用识。由宿因所生起。令受用果报故。得生起受用二名。此生起识一切受身。四生六道处。能受果报故。应知此名受用识。此受用识相貌云何。
   论曰。如中边论偈说。
   一说名缘识  二说名受识
   了受名分别  起行等心法
   释曰。一说名缘识者。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93上栏1310字)耶识是生起识因缘故。说名缘识。二说名受识者。其余诸识前说名生起识。今说名受识。能缘尘起。于一一尘中能受用苦乐等故名受识。即是受阴。了受名分别者。此三受若有别心能了别。谓此受苦。此受乐。此受不苦不乐。此识名分别识。即是想识。起行等心法者。作意等名起行。谓此好彼恶等。思故名作意。此作意能令心舍此受彼故名起行。起行即是行阴。六识名心。从此初心生后三心故。名心法。
   论曰。此二识更互为因。如大乘阿毗达磨偈说。
   诸法于识藏  识于法亦尔
   此二互为因  亦恒互为果
   释曰。此言欲显本识及受用识互为因果。以阿含为证。与阿含不相违则定可信。又若不作此言。未知此证从何而出。为是圣言。为非圣言。故作此说。诸法于识藏。识于法亦尔者。若本识作识法因。诸法为果。必依藏本识中。若诸法作本识因。本识为果。必依藏诸法中。此二互为因亦恒互为果者。若本识为彼因彼为本识果。若彼为本识因。本识为彼果。如此因果理。有佛无佛法尔常住。

四缘章第七
   释曰。如此三种缘生。一穷生死缘生。二爱非爱道缘生。三受用缘生。此三缘生有四种缘。
   论曰。若于第一缘生中。诸法与识更互为因缘。
   释曰。因缘已显不须重问。何以故。诸法熏习在阿梨(“黎”替换为“梨”,083P194上栏123字)耶识中故。得互为因果。
   论曰。于第二缘生中。诸法是何缘。是增上缘。
   释曰。由无明等增上故。行等得生。增上有二种。一者不相离。二者但有。不相离者。如眼根为眼识作增上缘。但有者。如白等能显黑等。若无明等于行等。具有二种增上缘。若无苦。下无明诸行不生。若行已生无修道无明。诸行不熟。何以故。须陀洹人不造感生报业故。阿那含人不受下界生报故。
   论曰。复次几缘能生六识。有三缘。谓增上缘缘缘次第缘。
   释曰。从根生故是增上缘。缘尘故是缘缘。前识灭后识生故。是次第缘。前识能与后识生时。中间无隔故名次第。
   论曰。如此三缘生。一穷生死缘生。二爱憎道缘生。三受用缘生。具足四缘。
   释曰。以四缘约三种缘生。有具不具。若就显了义皆不具四。若就隐密义皆具四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 京ICP备1303292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51288559 )

GMT+8, 2019-8-23 19:26 , Processed in 0.14224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