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论坛

 找回密码
 现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藏论坛规则与公告
地藏论坛微信微博
佛教乾隆大藏经
地藏论坛全文搜索
楼主: 逍遥自在王

学习《相应部》——汉译巴利三藏

[复制链接]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30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45经/亲戚村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45、亲戚村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亲戚村的砖屋中。
  那时,当世尊独自静坐禅修时,说这法门:
  “缘于眼与色而生起眼识,三者的会合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缘于耳与声音……(中略)缘于鼻与气味……(中略)缘于舌与味道……(中略)缘于身与所触……(中略)缘于意与法而生起意识,三者的会合为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缘于眼与色而生起眼识,三者的会合而有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但就是以这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缘于耳与声音……(中略)缘于鼻与气味……(中略)缘于舌与味道……(中略)缘于身与所触……(中略)缘于意与法而生起意识,三者的会合为触,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但就是以这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当时,某位比丘站立屏息侧听世尊。世尊看见那位比丘站立屏息侧听,看见后,对那位比丘这么说:
  “比丘!你听见这法门了吗?”
  “是的,大德!”
  “比丘!你要学习这法门,比丘!你要学得这法门,比丘!你要忆持这法门,比丘!这法门具利益,有关梵行的基础。
************************************************************************************
46、某位婆罗门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有某位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位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作者即是感受(结果)者。’吗?”
  “‘作者即是感受(结果)者’,婆罗门!这是第一种极端。”
  “要不然,乔达摩先生!‘作者是一,感受(结果)者是另一。’吗?”
  “‘作者是一,感受(结果)者是另一’,婆罗门!这是第二种极端
  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以中间说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当这么说时,那位婆罗门对世尊说: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中略)请乔达摩尊师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47、若奴索尼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若奴索尼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中略)在一旁坐好后,若奴索尼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一切存在吗?”
  “婆罗门!‘一切存在’,这是(第)一种极端。”
  “又,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一切不存在吗?”
  “婆罗门!‘一切不存在’,这是第二种极端。婆罗门!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当这么说时,若奴索尼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48、顺世派经
  住在舍卫城。
  那时,顺世派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中略)在一旁坐好后,顺世派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一切存在吗?”
  “婆罗门!‘一切存在’,这是最古老的世间论。”
  “又,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一切不存在吗?”
  “婆罗门!‘一切不存在’,这是第二种世间论。”
  “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一切是单一的吗?”
  “婆罗门!‘一切是单一的’,这是第三种世间论。”
  “又,怎么样,乔达摩先生!一切是种种的吗?”
  “婆罗门!‘一切是种种的’,这是第四种世间论。
  婆罗门!不往这两个极端后,如来处在中间说法:‘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就以那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当这么说时,若奴索尼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
49、圣弟子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不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什么?以什么的生起,则什么生起?(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行?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识?)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名色?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六处?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触?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受?当什么存在了,则有渴爱?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取?当什么存在了,则有有?当什么存在了,则有生?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
  然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有这样不依于他人之智的义理:‘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无明存在了,则有行;当行存在了,则有识;)当识存在了,则有名色;当名色存在了,则有六处;当六处存在了,则有触;当触存在了,则有受;当受存在了,则有渴爱;当渴爱存在了,则有取;当取存在了,则有有;当有存在了,则有生;当生存在了,则有老死。’
  他这么了知:‘这世间这么集起。’
  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不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什么?以什么的灭,则什么被灭?(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行?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识?)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六处?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触?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受?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渴爱?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取?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有?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生?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
  然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有这样不依于他人之智的义理:‘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当行不存在了,则没有识;)当识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当名色不存在了,则没有六处;……(中略)则没有有;……则没有生;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
  他这么了知:‘这世间这么被灭。’
  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当这么如实了知世间的集起与灭没,因而被称为已具备见的圣弟子;……(中略)站在敲击不死之门处。”
************************************************************************************
50、圣弟子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不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什么?以什么的生起,则什么生起?(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行?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识?)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名色?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六处?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触?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受?当什么存在了,则有渴爱?当什么存在了,则有取?当什么存在了,则有有?当什么存在了,则有生?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
  然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有这样不依于他人之智的义理:‘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无明存在了,则有行;当行存在了,则有识;)当识存在了,则有名色;当名色存在了,则有六处;当六处存在了,则有触;当触存在了,则有受;当受存在了,则有渴爱;当渴爱存在了,则有取;当取存在了,则有有;当有存在了,则有生;当生存在了,则有老死。’
  他这么了知:‘这世间这么集起。’
  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不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什么?以什么的灭,则什么被灭?(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行?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识?)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六处?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触?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受?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渴爱?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取?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有?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生?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
  然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有这样不依于他人之智的义理:‘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当行不存在了,则没有识;)当识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当名色不存在了,则没有六处;……(中略)则没有有;……则没有生;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
  他这么了知:‘这世间这么被灭。’
  比丘们!当已受教导的圣弟子这么如实了知世间的集起与灭没,比丘们!这被称为已具备见的圣弟子;已具备见者来到这正法;看见这正法者具备有学人之智;具备有学人之明者进入法流;洞察慧之圣者站在敲击不死之门处。
  屋主品第五,其摄颂:
  “  五种可怕之怨两说,苦与世间,亲戚村,
   某位与若奴索尼,以顺世派为第八,
   圣弟子两说,此被称为品。”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31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苦品
相应部12相应51经/审虑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51、审虑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召唤比丘们:“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当比丘审虑时,为了从一切苦的完全灭尽,应该怎样审虑?
  “大德!我们的法以世尊为根本,以世尊为导引,以世尊为依归,大德!如果世尊能说明这所说的义理,那就好了!听闻世尊的(教说)后,比丘们将会忆持的。”
  “那样的话,比丘们!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这里,当审虑时,比丘审虑:‘凡在世间生起老死等这种种不同种类的苦,这苦,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当他审虑时,他知道这样:‘凡在世间生起老死等这种种不同种类的苦,这苦,生是因,生是集,生所生,生是根源,当生存在了,则有老死;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他了知老死,了知老死的集,了知老死的灭,以及了知那适合导向老死灭之道迹,像这样的修学是随法而行。比丘们!这被称为,为了从一切苦的完全灭尽,为了老死灭而修学的比丘。
  又,更进一步审虑时,他审虑:‘那么,这生,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当什么存在了,则有生?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生?’当他审虑时,他知道这样:‘生,有是因,有是集,有所生,有是根源,当有存在了,则有生;当有不存在了,则没有生。’他了知生,了知生的集,了知生的灭,以及了知那适合导向生之灭之道迹,像这样的修学是随法而行。比丘们!这被称为,为了从一切苦的完全灭尽,为了生之灭而修学的比丘。
  又,更进一步审虑时,他审虑:‘那么,这有,什么是其因?……(中略)那么,这取,什么是其因?……那么,这渴爱,什么是其因?……受……触……那么,这六处,什么是其因?……那么,这名色……那么,这识……那么,这行,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行?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行?’当他审虑时,他知道这样:‘行,无明是因,无明是集,无明所生,无明是根源,当无明存在了,则有行;当无明不存在了,则没有行。’他了知行,了知行的集,了知行的灭,以及了知那适合导向行灭之道迹,像这样的修学是随法而行。比丘们!这被称为,为了从一切彻底地灭尽苦,为了行灭而修学的比丘。
  比丘们!如果一个进入了无明的人造作福行,则识有福的转生;如果造作非福行,则识有非福的转生;如果造作不动行,则识有不动的转生。
  比丘们!当比丘的无明已被舍断,明已被生起;以无明的褪去,明的生起,他不造作福行,不造作非福行,不造作不动行,当不造作、不思惟时,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不执取则不战栗就自证涅盘,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如果他感受乐受,他了知:‘它是无常的。’他了知:‘它是不被固执的。’他了知:‘它是不被欢喜的。’
  如果他感受苦受,他了知:‘它是无常的。’他了知:‘它是不被固执的。’他了知:‘它是不被欢喜的。’
  如果他感受不苦不乐受,他了知:‘它是无常的。’他了知:‘它是不被固执的。’他了知:‘它是不被欢喜的。’
  如果他感受乐受,他离系地感受它如果他感受苦受,他离系地感受它;如果他感受不苦不乐受,他离系地感受它。
  当他感受身体终了的感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身体终了的感受。’当感受生命终了的感受时,他了知:‘我感受生命终了的感受。’他了知:‘以身体的崩解,随后生命耗尽,就在这里,一切被感受的、不被欢喜的都将成为清凉,将只剩下遗骸
  比丘们!犹如一个人从陶匠的窑拿出热陶壶后,会放在平整的地上,那样,就在那里,热会平息,会剩下陶瓷碎片。同样地,比丘们!当比丘感受身体终了的感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身体终了的感受。’当他感受生命终了的感受时,他了知:‘我感受生命终了的感受。’他了知:‘以身体的崩解,随后生命耗尽,就在这里,一切被感受的、不被欢喜的都将成为清凉,将只剩下遗骸。’
  比丘们!你们怎么想:烦恼已尽的比丘会造作福行、造作非福行、造作不动行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行,由行灭,识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识,由识灭,名色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名色,由名色灭,六处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六处,由六处灭,触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触,由触灭,受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受,由受灭,渴爱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渴爱,由渴爱灭,取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取,由取灭,有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有,由有灭,生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当没有了一切生,由生灭,老死会被你们了知吗?
  “不,大德!”
  “比丘们!好!好!比丘们!正是这样,没有其它的了!比丘们!这件事你们要信赖我,你们要信解,对此要无疑无惑,这就是苦的结束
************************************************************************************
52、执取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能使十车柴、二十车柴、三十车柴、四十车柴燃烧的大火聚,在那里,男子能经常投入干草、干牛粪、干木柴,比丘们!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那大火聚就能长久地燃烧。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犹如能使十车柴、二十车柴、三十车柴、四十车柴燃烧的大火聚,在那里,男子不能经常投入干草、干牛粪、干木柴,比丘们!这样,当先前的燃料耗尽了,其它的(燃料)又不带来,无食物,那大火聚就会熄灭了。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53、结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缘于油,与缘于灯芯,油灯才能燃烧,在那里,男子能经常灌注油、调整灯芯,比丘们!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那油灯就能长久地燃烧。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犹如缘于油,与缘于灯芯,油灯才能燃烧,在那里,男子不能经常灌注油、调整灯芯,比丘们!这样,当先前的燃料耗尽了,其它的(燃料)又不带来,无食物,那油灯就会熄灭了。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54、结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缘于油,与缘于灯芯,油灯才能燃烧,在那里,男子能经常灌注油、调整灯芯,比丘们!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那油灯就能长久地燃烧。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缘于油,与缘于灯芯,油灯才能燃烧,在那里,男子不能经常灌注油、调整灯芯,比丘们!这样,当先前的燃料耗尽了,其它的(燃料)又不带来,无食物,那油灯就会熄灭了。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不动行」,「泰然自若之意志的形成」(imperturbable volitional formation),「无色界」之境界。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31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55经/大树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55、大树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大树,其根都往下走、往横向走的诸根吸取所有的水、养分,比丘们!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就能长久地住立。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犹如大树,如果男子带铲子和篓子来,将那棵树从根部切断,根切断后挖开它,挖开后拔出根,甚至小根、根须,他将那棵树切成片,切成片后切碎,切碎后做成粉末,做成粉末后在风与热中干燥,在风与热中干燥后以火烧,以火烧后成灰,成灰后或在大风中吹走,或在湍急的水流中冲走。比丘们!这样,那棵大树根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56、大树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大树,其根都往下走、往横向走的诸根吸取所有的水、养分,比丘们!,有那食物、那燃料,就能长久地住立。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大树,如果男子带铲子和篓子来,将那棵树从根部切断,根切断后挖开它,挖开后拔出根,……或在湍急的水流中冲走。比丘们!这样,那棵大树根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57、幼树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幼树,如果男子经常清理其根部周围,经常培土,经常灌溉,比丘们!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那幼树会来到成长、增长、扩展。同样的,比丘们!在顺于结之法上住随观乐味者,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犹如幼树,如果男子带铲子和篓子来,……(中略)或让湍急的河流冲走,这样,比丘们!那根已被切断的幼树,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58、名色经 (“爱->名色->六入...”。前面说的都是“爱->取->有...”)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有名色的下生;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大树,其根都往下走、往横向走的诸根吸取所有的水、养分,比丘们!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就能长久地住立。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有名色的下生;……(中略)。
  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没有名色的下生;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犹如大树,如果男子带铲子和篓子来,……(中略)为未来不生之物。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于随观过患时,则没有名色的下生;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59、识经 (“爱->识->名色...”(因为‘爱’是‘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有的下生;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比丘们!犹如大树,其根都……(中略)。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有识的下生;……(中略)。
  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没有识的下生;以识灭而名色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犹如大树,如果男子带铲子和篓子来,……(中略)为未来不生之物。同样的,比丘们!当在会被结缚的法上住于于随观过患时,则没有识的下生;以识灭而名色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
60、因缘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俱卢国,名叫葛马沙达马的俱卢国城镇。
  那时,尊者阿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阿难对世尊这么说: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大德!这缘起是多么甚深与显现甚深,然而,对我来说,却看起来像明显明显的。
  “阿难!不是这样,阿难!不是这样,阿难!这缘起是甚深与显现甚深的。阿难!由于此法的不随觉、不通达,这样,这世代成为纠缠的线轴、打结的线球,为芦草与灯心草团,不能超越苦界、恶趣、下界、轮回。
  阿难!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时,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有为缘而有生;以生为缘而有老、死、愁、悲、苦、忧、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阿难!犹如大树,其根都往下走、往横向走的诸根吸取所有的水、养分,阿难!这样,有那食物、那燃料,就能长久地住立。同样的,阿难!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乐味者,则渴爱增长;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取为缘而有有;……(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阿难!当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时,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阿难!犹如大树,如果男子带铲子和篓子来,将那棵树从根部切断,根切断后挖开它,挖开后拔出根,甚至小根、根须,他将那棵树切成片,切成片后切碎,切碎后做成粉末,做成粉末后在风与热中干燥,在风与热中干燥后以火烧,以火烧后成灰,成灰后或在大风中吹走,或在湍急的水流中冲走。阿难!这样,那棵大树根被切断,就像无根的棕榈树,成为非有,为未来不生之物。同样的,阿难!在会被执取的法上住于随观过患者,则渴爱被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取灭而有灭;以有灭而生灭;以生灭而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被灭,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苦品第十,其摄颂:
  “  审虑、执取,结二则,
   大树二则被说,以幼树为第七,
   名色、识,以及因缘,它们为十则。”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31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大品
相应部12相应61经/未受教导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61、未受教导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中略)。
  “比丘们!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或能在这四大之身上厌、离染、解脱,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这四大之身的成长与衰老;拿起与舍弃被看得见,因此,在那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或能厌、离染、解脱。
  而,比丘们!对那被这样称为心、意、识的,在那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不能厌、离染、解脱,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长久以来,‘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被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所固执、所执为我所有、所执取,因此,在那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不能厌、离染、解脱。
  比丘们!宁愿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会着手于这四大身为我,而不是这个心,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四大身一年的住立,二年、三年、四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或更久的住立被看得见,而,比丘们!那被这样称为心、意、识的,日以继夜依一个生起,依另一个被灭(难以被看见)
  比丘们!犹如在山边树林漫游的猴子抓着树枝,放掉那枝后又抓住另一枝,(再)放掉后又抓住另一枝。同样的,比丘们!那被这样称为心、意、识的,日以继夜依一个生起,依另一个被灭。
  在那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这样善如理作意缘起:‘像这样,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即:以无明为缘而有行;以行为缘而有识;……(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但以无明的无余褪去与灭而行灭;以行灭而识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比丘们!当这么看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在色上厌,在受上厌,在想上厌,在行上厌,在识上厌;厌者离染,经由离贪而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
62、未受教导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或能在这四大之身上厌、离染、解脱,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这四大之身的成长与衰老;拿起与丢弃被看得见,因此,在那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或能厌、离染、解脱。
  而,比丘们!对那被这样称为心、意、识的,在那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不能厌、离染、解脱,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长久以来,‘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被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所固执、所执为我所有、所执取,因此,在那里,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不能厌、离染、解脱。
  比丘们!宁愿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会着手于这四大身为我,而不是这个心,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四大身一年的住立,二年、三年、四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或更久的住立被看得见,而,比丘们!那被这样称为心、意、识的,日以继夜依一个生起,依另一个被灭。
  在那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这样善如理作意缘起:‘像这样,当这个存在了,则有那个;以这个的生起,则那个生起;当这个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以这个的灭,则那个被灭。’
  比丘们!缘能感受乐之触而生起乐受,就以那能感受乐之触的灭,则对应于它的受:缘能感受乐之触所生起的乐受,它被灭,它被平息。
  比丘们!缘能感受苦之触而生起苦受,就以那能感受苦之触的灭,则对应于它的受:缘能感受苦之触所生起的苦受,它被灭,它被平息。
  比丘们!缘能感受不苦不乐之触而生起不苦不乐受,就以那能感受不苦不乐之触的灭,则对应于它的受:缘能感受不苦不乐之触所生起的不苦不乐受,它被灭,它被平息。
  比丘们!犹如两木柴的结合磨擦,生热着火,就以那两木柴的分离作异,则对应于它的热,它被灭,它被平息。同样的,比丘们!缘能感受乐之触而生起乐受,就以那能感受乐之触的灭,则对应于它的受:缘能感受乐之触所生起的乐受,它被灭,它被平息。……(中略)缘能感受不苦不乐之触而生起不苦不乐受,就以那能感受不苦不乐之触的灭,则对应于它的受:缘能感受不苦不乐之触所生起的不苦不乐受,它被灭,它被平息。
  比丘们!当这么看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在触上厌,在受上厌,在想上厌,在行上厌,在识上厌;厌者离染,经由离贪而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
63、像儿子的肉那样经
  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有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哪四种呢?粗或细的物质食物,第二、,第三、意思,第四、
  比丘们!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
  比丘们!应该怎样看待物质食物
  比丘们!犹如一对夫妇如果取少量的粮食后,行经荒漠,他们有可爱的、合意的独子(同行)。比丘们!那时,那对夫妇在荒漠中,他们少量的粮食会走到遍尽、耗尽,而还有那剩余的荒漠未越过。
  比丘们!那时,那对夫妇会这么想:‘我们少量的粮食已遍尽、耗尽,而还有这剩余的荒漠未越过。让我们杀了这可爱的、合意的独子,然后腌制成肉干,吃着儿子的肉,这样能度脱那剩余的荒漠,不要我们三人全都灭亡。’
  比丘们!那时,那对夫妇杀了那可爱的、合意的独子,然后腌制成肉干,吃着儿子的肉,这样能度脱那剩余的荒漠。
  他们会吃儿子的肉,并且会搥胸(而嚎):‘独子在哪里啊?独子在哪里啊?’

  比丘们!你们怎么想:难道他们会为了享乐,或为了纵欲,或为了好身材,或为了庄严而吃食物吗?
  “不,大德!”
  “比丘们!难道他们不是只为了度脱荒漠而吃食物的吗?
  “是的,大德!”
  “同样的,比丘们!我说:‘应该这么看待物质食物。
  比丘们!当物质食物被遍知后,五种欲的贪被遍知;当五种欲的贪被遍知后,则没有那圣弟子会再来这世间的束缚结。
  比丘们!应该怎样看待触食
  比丘们!犹如一头无皮肤的母牛,如果靠近墙而站,那些依止墙的生物类会啃咬牠;如果靠近树而站,那些依止树的生物类会啃咬牠;如果靠近水而站,那些依止水的生物类会啃咬牠;如果靠近空旷处而站,那些依空旷处的生物类会啃咬牠,比丘们!不论那头无皮肤的母牛靠近哪里,都有依止那里的生物类会啃咬牠。同样的,比丘们!我说:‘应该这么看待触食。’
  比丘们!当触食被遍知后,三受被遍知;当三受被遍知后,我说对圣弟子来说没有任何还应该做的。
  比丘们!应该怎样看待意思食
  比丘们!犹如有深过人的炭火坑,布满无焰、无烟的炭火,那时,如果有想活命;不想死,要乐;不要苦的男子走来,两位有力气的男子各捉住其一边的手臂后,将他拉向炭火坑,比丘们!那时,那男子的思是远离、希求是远离、愿望是远离,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那男子想:‘这样我将跌落这炭火坑,以其因缘而将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样的苦。’同样的,比丘们!我说:‘应该这么看待意思食。’
  比丘们!当意思食被遍知后,三类渴爱被遍知;当三类渴爱被遍知后,我说对圣弟子来说没有任何还应该做的。
  比丘们!应该怎样看待识食
  比丘们!犹如有人抓了盗贼、罪犯后,会去见国王:‘大王!这位是那些盗贼、罪犯,任你对这位判决处罚吧。’
  国王会立刻这么说:‘先生!去吧!请你们清早时以百枪击这男子。’
  清早时他们立刻击以百枪。
  然后,中午时国王会这么说:‘喂!那男子怎样了?’
  ‘大王!还活着。’
  国王会立刻这么说:‘先生!去吧!请你们中午时(再)以百枪击那男子。’
  中午时他们立刻(再)击以百枪。
  然后,傍晚时国王会这么说:‘喂!那男子怎样了?’
  ‘大王!还活着。’
  国王会立刻这么说:‘先生!去吧!请你们傍晚时(再)以百枪击那男子。’
  傍晚时他们立刻(再)击以百枪。

  比丘们!你们怎么想:那男子日间以被击伤三百枪因此而感受苦与忧吗?
  “大德!即使被击伤一枪就因此感受苦与忧了,更不用说被击伤三百枪了。”
  “同样的,比丘们!我说:‘应该这么看待识食。’
  比丘们!当识食被遍知后,名色被遍知;当名色被遍知后,我说没有任何圣弟子还应该做的。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3-31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64经/有贪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64、有贪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有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哪四种呢?或粗或细的物质食物,第二、,第三、意思,第四、
  比丘们!这四种食,为了已生成众生的存续,或为了求出生者的资助。
  比丘们!如果在物质食物上有贪,有欢喜,有渴爱在那里确立、增长;识确立、增长之处,在那里有名色的下生;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有诸行的生长;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有未来的生、老、死;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有愁,有悲,有恼愁。’ (爱->识->名色->(六入触受相思爱)行)
  比丘们!如果在触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意思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识食上有贪,有欢喜,有渴爱,识在那里确立、增长;识确立、增长之处,在那里有名色的下生;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有诸行的生长;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有未来的生、老、死;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有愁,有悲,有恼愁。’
  比丘们!犹如有染工或画家,以染料、胭脂红、郁金黄、靛蓝、深红,在磨得很细致的板或壁或白布上,创作出男人或女人完整且细致的人像。同样的,比丘们!如果在物质食物上有贪,有欢喜,有渴爱,识在那里确立、增长;识确立、增长之处,在那里有名色的下生;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有诸行的生长;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有未来的生、老、死;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有愁,有悲,有恼愁。’
  比丘们!如果在触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意思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识食上有贪,有欢喜,有渴爱,识在那里确立、增长;识确立、增长之处,在那里有名色的下生;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有诸行的生长;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有未来的生、老、死;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有愁,有悲,有恼愁。’
  比丘们!如果在物质食物上没有贪,没有欢喜,没有渴爱,识在那里不确立、不增长;识不确立、不增长之处,在那里没有名色的下生;没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没有诸行的生长;没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没有未来的生、老、死;没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不愁,不悲,不恼愁。’
  比丘们!如果在触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意思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识食上没有贪,没有欢喜,没有渴爱,识在那里不确立、不增长;识不确立、不增长之处,在那里没有名色的下生;没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没有诸行的生长;没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没有未来的生、老、死;没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不愁,不悲,不恼愁。’
  比丘们!犹如重阁或重阁会堂,在北边、南边、东边有窗户,当太阳升起时,光线经窗户进入后,将确立(停留)在何处?
  “大德!在西边的墙壁。”
  “比丘们!如果西边没墙壁,将确立(停留)在何处?
  “大德!在地面上。”
  “比丘们!如果没地面,将确立(停留)在何处?
  “大德!在水面上。”
  “比丘们!如果没水面,将确立(停留)在何处?
  “大德!不确立(不停留)。”
  “同样的,比丘们!如果在物质食物上没有贪,没有欢喜,没有渴爱,……(中略)比丘们!如果在触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意思食上……(中略)比丘们!如果在识食上没有贪,没有欢喜,没有渴爱,识在那里不确立、不增长;识不确立、不增长之处,在那里没有名色的下生;没有名色的下生之处,在那里没有诸行的生长;没有诸行的生长之处,在那里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没有未来再生的诞生之处,在那里没有未来的生、老、死;没有未来的生、老、死之处,比丘们!我说:‘那不愁,不悲,不恼愁。’”
************************************************************************************
65、城市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当我正觉以前,还是未现正觉的菩萨时,这么想:唉!陷入了苦难的这个世间被生,老去,死去;去世,再生,但对这老、死苦的出离不了知,什么时候对这老、死苦的出离才将被了知呢?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以什么为缘而有老死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生存在了,则有老死;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生?……(中略)有有……有取……有渴爱……有受……有触……有六处……则有名色?以什么为缘而有名色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识存在了,则有名色;以识为缘而有名色。’ (识->名色)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识?以什么为缘而有识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名色存在了,则有识;以名色为缘而有识。’ (名色->识)
  比丘们!我这么想:‘这识转回,往前不超越名色,就这个范围,可能被生、老去、死去;可能去世、再生,即:以名色为缘而有识;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集!集!’
  比丘们!在以前所不曾听过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比丘们!我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以什么灭而老死灭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生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以生灭而老死灭。’
  我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生?……(中略)没有有……没有取……没有渴爱……没有受……没有触……没有六处……则没有名色?以什么灭而名色灭呢?’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识不存在了,则没有名色;以识灭而名色灭。
  我这么想:‘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识?以什么灭而识灭?’
  比丘们!从如理作意,对它有我的以慧之现观:‘当名色不存在了,则没有识;以名色灭而识灭。
  比丘们!我这么想:‘我已经证得这通往(正)觉的道路,即:以名色灭而识灭;以识灭而名色灭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以六处灭而触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灭!灭!’
  比丘们!在以前所不曾听过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比丘们!犹如男子在林野山边中漫游,如果见到古道;被过去人们所随从的古路,他会随之而行。从随之而行会见到为过去人们所居住的,林园、森林、莲花池具足的,有堡垒,令人愉快的古王都之古城。
  比丘们!那时,那男子会通报国王或国王的大臣:‘真的,大德!你应该知道,我在山边林间漫游,见到古道;被过去人们所随从的古路,我随之而行,从随之而行见到为过去人们所居住的,林园、森林、莲花池具足的,有堡垒,令人愉快的古王都之古城。大人!请你建造那座城市吧!’
  比丘们!那时,那国王或国王的大臣会建造那座城市。过些时候,这座城市就是成功的、繁荣的、人口众多的、人群拥挤的,得到了成长与扩充。同样的,比丘们!我确实见到古道;被过去遍正觉者们所随从的古路。

  比丘们!什么是那古道;被过去遍正觉者们所随从的古路呢?
  就是八支圣道,即:正见……(中略)正定。
  比丘们!这古道;被过去遍正觉者们所随从的古路,我随之而行,从随之而行我证知老死,证知老死集,证知老死灭,证知导向老死灭之道迹。
  我随之而行,从随之而行我证知生……(中略)证知有……证知取……证知渴爱……证知受……证知触……证知六处……证知名色……证知识……。
  我随之而行,从随之而行我证知行,证知行集,证知行灭,证知导向行灭之道迹。
  证知了它们后,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解说。
  比丘们!这梵行成为成功的、繁荣的、广大流传的、人多的、广大的,直到被天、人善知道。”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4-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66、探查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俱卢国,名叫葛马沙达马的俱卢国城镇。
  在那里,世尊召唤比丘们:“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你们把握内在的探查了吗?
  当这么说时,某位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把握了内在的探查了。”
  “比丘!你如何把握内在的探查呢?
  那时,那位比丘作了解说。如那位比丘所作的解说,那位比丘不能使世尊的心满意。
  当这么说时,尊者阿难对世尊这么说:
  “世尊!这正是时候,善逝!这正是时候,愿世尊说内在的探查,听闻世尊的(教说)后,比丘们将会忆持的。”
  “那样的话,阿难!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这里,当把握内在的探查时,比丘思惟:凡在世间生起老死等这种种不同种类的苦,这苦,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当什么存在了,则有老死?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
  当他思惟时,他知道这样:凡在世间生起老死等这种种不同种类的苦,这苦,依着是因,依着是集,依着所生的,依着是根源,当依着存在了,则有老死;当依着不存在了,则没有老死。
  了知老死,了知老死的集,了知老死的灭,以及了知那适合导向老死灭之道迹,像这样的修学是随法而行
  比丘们!这被称为,为了从一切苦的完全灭尽,为了老死灭而修学的比丘
  又,更进一步把握内在的探查时,他思惟:那么,这依着,什么是其因?什么是其集?什么是其生?什么是其根源?当什么存在了,则有依着?当什么不存在了,则没有依着?
  当他思惟时,他知道这样:‘依着,渴爱是因,渴爱是集,渴爱所生的,渴爱是根源,当渴爱存在了,则有依着;当渴爱不存在了,则没有依着。’
  他了知依着,了知依着的集,了知依着的灭,以及了知那适合导向依着灭之道迹,像这样的修学是随法而行。
  比丘们!这被称为,为了从一切苦的完全灭尽,为了依着灭而修学的比丘。
  又,更进一步把握内在的探查时,他思惟:那么,这渴爱当生起时,在哪里生起呢?当安住时,在哪里安住呢?
  当他思惟时,他知道这样:‘凡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
  而,什么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呢?
  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中略)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
  比丘们!凡过去世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常的、乐的、我、无病、安稳者,他们养育渴爱;凡养育渴爱者,他们养育依着;凡养育依著者,他们养育苦;凡养育苦者,他们不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不从苦脱离。’
  比丘们!凡未来世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常的、乐的、我、无病、安稳者,他们养育渴爱;凡养育渴爱者,他们养育依着;凡养育依著者,他们养育苦;凡养育苦者,他们不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不从苦脱离。’
  比丘们!凡现在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常的、乐的、我、无病、安稳者,他们养育渴爱;凡养育渴爱者,他们养育依着;凡养育依著者,他们养育苦;凡养育苦者,他们不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不从苦脱离。’
  比丘们!犹如一杯具足美丽颜色、芳香、美味的饮料,而它已被掺入了毒,那时,如果来了一位被热压迫、被热折磨、疲累、干透了、口渴的男子,他们会对他这么说:‘喂!男子!这是一杯具足美丽颜色、芳香、美味的饮料,而它已被掺入了毒,如果你愿意,请喝吧,当你喝了它时,它将以颜色、芳香、美味使你喜悦,但喝了后,以其因缘而将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样的苦。’未经省察后他会喝了它,他不会拒绝,他以其因缘而死亡,或会遭受像死亡那样的苦。同样地,比丘们!凡过去世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中略)未来世的……(中略)现在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常的、乐的、我、无病、安稳者,他们养育渴爱;凡养育渴爱者,他们养育依着;凡养育依著者,他们养育苦;凡养育苦者,他们不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不从苦脱离。’
  但,比丘们!凡过去世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无常的、苦的、无我、病、恐怖者,他们舍断渴爱;凡舍断渴爱者,他们舍断依着;凡舍断依著者,他们舍断苦;凡舍断苦者,他们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从苦脱离。’
  比丘们!凡未来世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无常的、苦的、无我、病、恐怖者,他们舍断渴爱;凡舍断渴爱者,他们舍断依着;凡舍断依著者,他们舍断苦;凡舍断苦者,他们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从苦脱离。’
  比丘们!凡现在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无常的、苦的、无我、病、恐怖者,他们舍断渴爱;凡舍断渴爱者,他们舍断依着;凡舍断依著者,他们舍断苦;凡舍断苦者,他们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从苦脱离。’
  比丘们!犹如一杯具足美丽颜色、芳香、美味的饮料,而它已被掺入了毒,那时,如果来了一位被热压迫、被热折磨、疲累、干透了、口渴的男子,他们会对他这么说:‘喂!男子!这是一杯具足美丽颜色、芳香、美味的饮料,而它已被掺入了毒,如果你愿意,请喝吧,当你喝了它时,它将以颜色、芳香、美味使你喜悦,但喝了后,以其因缘而将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样的苦。’
  比丘们!那时,那个男子这么想:‘这渴,我能以水解除,或以生酥解除,或以粥解除,或以咸酸粥解除,但我不会喝它,这会对我有长久的利益与安乐。’经深虑后他不会喝它,他会拒绝,他不以其因缘而死亡或会遭受像死亡那样的苦。
同样的,比丘们!凡过去世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无常的、苦的、无我、病、恐怖者,他们舍断渴爱;凡舍断渴爱者,他们舍断依着;凡舍断依著者,他们舍断苦;凡舍断苦者,他们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从苦脱离。’
  比丘们!凡未来世的……(中略)凡现在任何沙门或婆罗门认为在此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为无常的、苦的、无我、病、恐怖者,他们舍断渴爱;凡舍断渴爱者,他们舍断依着;凡舍断依著者,他们舍断苦;凡舍断苦者,他们从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脱离,我说:‘他们从苦脱离。’”

67、芦苇束经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住在波罗奈鹿野苑中仙人坠落处。
  那时,尊者摩诃拘絺罗在傍晚时,从静坐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舍利弗。抵达后,与尊者舍利弗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怎么样,舍利弗贤友!老死被自己作吗?被其他所作吗?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或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呢?”
  “拘絺罗贤友!老死被自己作、被其他所作、被自己与其他所作、也被非自己非他人所作;自然生,而是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怎么样,舍利弗贤友!生被自己作吗?被其他所作吗?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或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呢?”
  “拘絺罗贤友!生不被自己作、不被其他所作、不被自己与其他所作、也不被非自己非他人所作;自然生,而是以有为缘而有生。”
  “怎么样,舍利弗贤友!有被自己作吗?……(中略)取被自己作吗?……渴爱被自己作吗?……受被自己作吗?……触被自己作吗?……六处被自己作吗?……名色被自己作吗?被其他所作吗?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或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呢?”
  “拘絺罗贤友!名色不被自己作、不被其他所作、不被自己与其他所作、也不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而是以识为缘而有名色。”
  “怎么样,舍利弗贤友!识被自己作吗?被其他所作吗?被自己与其他所作吗?或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呢?”
  “拘絺罗贤友!识不被自己作、不被其他所作、不被自己与其他所作、也不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而是以名色为缘而有识。
  “如今,我们知道尊者舍利弗这么说:‘拘絺罗贤友!名色不被自己作、不被其他所作、不被自己与其他所作、也不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而是以识为缘而有名色。
  但,如今,我们又知道尊者舍利弗这么说:‘拘絺罗贤友!识不被自己作、不被其他所作、不被自己与其他所作、也不被非自己非其他所作;自然生,而是以名色为缘而有识。’那么,舍利弗贤友!这所说的义理,应如何而得见呢?”
  “那样的话,贤友!我为你作譬喻,智者在这里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说的义理。
  贤友!犹如两把芦苇束辗转相依而得立。同样的,贤友!以名色为缘而有识;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
  贤友!如果拉开那(两把)芦苇之一,另一束会倒下;如果拉开另一束芦苇,(这)一束会倒下。同样的,贤友!以名色灭而识灭;以识灭而名色灭,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以六处灭而触灭……(中略)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灭。
  “不可思议啊,舍利弗贤友!未曾有啊,舍利弗贤友!这被尊者舍利弗多么善说。
  我们随喜于尊者舍利弗的这些三十六事之说:‘贤友!如果比丘对老死是为了厌、离贪、灭而教导法,“说法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贤友!如果比丘是对老死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法、随法行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贤友!如果比丘对老死从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解脱,“当生得涅盘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贤友!如果比丘教导对生……对有……对取……对渴爱……对受……对触……对六处……对名色……对识……对行……如果比丘对无明是为了厌、离贪、灭而教导法,“说法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贤友!如果比丘对无明是为了厌、离贪、灭的行者,“法、随法行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贤友!如果比丘对无明从厌、离贪、灭,以不执取而解脱,“当生得涅盘比丘。”是适当的言说’”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4-1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68经/拘睒弥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68、拘睒弥经
  有一次,尊者茂师罗、尊者殊胜、尊者那罗、尊者阿难住在拘睒弥城的瞿师罗园。
  那时,尊者殊胜对尊者茂师罗这么说:
  “茂师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茂师罗有自己的智:‘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茂师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茂师罗有自己的智:‘以有为缘而有生’……(中略)‘以取为缘而有有’……‘以渴爱为缘而有取’……‘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行为缘而有识’……‘以无明为缘而有行’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茂师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茂师罗有自己的智:‘以生灭而老死灭’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生灭而老死灭’。”
  “茂师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茂师罗有自己的智:‘以有灭而生灭’……(中略)‘以取灭而有灭’……(中略)‘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以触灭而受灭’……‘以六处灭而触灭’……‘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以识灭而名色灭’……‘以行灭而识灭’……‘以无明灭而行灭’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无明灭而行灭’。”
  “茂师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茂师罗有自己的智:‘有之灭为涅盘’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有之灭为涅盘’。”
  “那样的话,尊者茂师罗是烦恼已尽的阿罗汉了。”
  当这么说时,尊者茂师罗变得沉默。
  那时,尊者那罗对尊者殊胜这么说:
  “殊胜贤友!如果我能被问这个问题,那就好了!请(你)问我这个问题,我将回答你这个问题。”
  “请尊者那罗回答这个问题,我要问尊者那罗这个问题,请尊者那罗回答我的这个问题。
  那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那罗有自己的智:‘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生为缘而有老死’。”
  “那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那罗有自己的智:‘以有为缘而有生’……(中略)‘以无明为缘而有行’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无明为缘而有行’。”
  “那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那罗有自己的智:‘以生灭而老死灭’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生灭而老死灭’。”
  “那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那罗有自己的智:‘以有灭而生灭’……(中略)‘以无明灭而行灭’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以无明灭而行灭’。”
  “那罗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尊者那罗有自己的智:‘有之灭为涅盘’吗?”
  “殊胜贤友!除了就从信(某人),除了从(个人的)爱好,除了从口传,除了从理论的深思,除了从沈思后接受之见解外,我这么知、这么见:‘有之灭为涅盘’。”
  “那样的话,尊者那罗是烦恼已尽的阿罗汉了。
  “贤友!我确实已以正确之慧如实善见:‘有之灭为涅盘’,但不是烦恼已尽的阿罗汉。
  贤友!犹如在荒漠道路处的水井,在那里,既没有绳,也没有水桶。那时,如果有男子走来,为炎暑所迫,为炎暑所折磨,疲倦、焦干、口渴。他会眺望那水井,对它会有‘有水’之智,但不能住于身触。同样的,贤友!我确实已以正确之慧如实善见‘有之灭为涅盘’,但不是烦恼已尽的阿罗汉。”
  当这么说时,尊者阿难对尊者殊胜这么说:
  “殊胜贤友!当他这么说时,你对尊者那罗怎么说呢?”
  “阿难贤友!当他这么说时,除了很好,除了善巧外,我对尊者那罗不再说什么了。”
************************************************************************************
69、涨高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在那里,……(中略)
  “比丘们!当大海涨高时 ,使大河涨高;当大河涨高时 ,使小河涨高;当小河涨高时 ,使大池涨高;当大池涨高时 ,使小池涨高。同样的,比丘们!当无明涨高时 ,使行涨高;当行涨高时 ,使识涨高;当识涨高时 ,使名色涨高;当名色涨高时 ,使六处涨高;当六处涨高时 ,使触涨高;当触涨高时 ,使受涨高;当受高时 ,使渴爱涨高;当渴爱涨高时 ,使取涨高;当取涨高时 ,使有涨高;当有涨高时 ,使生涨高;当生涨高时 ,使老死涨高。
  比丘们!当大海消退时 ,使大河消退;当大河消退时 ,使小河消退;当小河消退时 ,使大池消退;当大池消退时 ,使小池消退。同样的,比丘们!当无明消退时 ,使行消退;当行消退时 ,使识消退;当识消退时 ,使名色消退;当名色消退时 ,使六处消退;当六处消退时 ,使触消退;当触消退时 ,使受消退;当受高时 ,使渴爱消退;当渴爱消退时 ,使取消退;当取消退时 ,使有消退;当有消退时 ,使生消退;当生消退时 ,使老死消退。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4-2 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70经/苏尸摩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70、苏尸摩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饲养处的竹林中。
  当时,世尊被恭敬、被敬重、被尊重、被礼敬、被崇敬,为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比丘僧团也被恭敬、被敬重、被尊重、被礼敬、被崇敬,为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而其他外道游行者们不被恭敬、不被敬重、不被尊重、不被礼敬、不被崇敬,不为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
  当时,游行者苏尸摩与大游行者众一起住在王舍城。
  那时,游行者群众对游行者苏尸摩这么说:
  “来!苏尸摩贤友!你到沙门乔达摩那里行梵行,学得法后,来教我们,我们学得那个法后,将对在家人说,这样,我们也会被恭敬、被敬重、被尊重、被礼敬、被崇敬,为多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
  “是的,贤友!”游行者苏尸摩回答自己的群众后,就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苏尸摩对尊者阿难这么说:
  “阿难贤友!我想要在这法、律中行梵行。”
  那时,尊者阿难带着游行者苏尸摩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阿难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位游行者苏尸摩这么说:‘阿难贤友!我想要在这法、律中行梵行。’”
  “那样的话,阿难!你们令苏尸摩出家吧。”
  游行者苏尸摩得在世尊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而当时,众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记说完全智
  “我们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尊者苏尸摩听说众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记说完全智:
  “我们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那时,尊者苏尸摩就去见那些比丘。抵达后,与那些比丘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苏尸摩对那些比丘这么说:
  “听说尊者们在世尊面前记说完全智:‘我们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是真的吗?”
  “是的,贤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经验各种神通有了一个后变成多个,有了多个后变成一个;现身、隐身;无阻碍地穿墙、穿垒、穿山而行犹如在虚空中;在地中作潜入、潜出犹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没犹如在地上;以盘腿而坐在空中前进犹如有翅膀的鸟;以手碰触、抚摸日月这么大神通力、这么大威力;以身体自在行进直到梵天世界吗?
  “不,贤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以清净、超越人的天耳界听见天与人二者不论是远、是近的声音吗?
  “不,贤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以心熟知心后,能了知其他众生、其他个人:有贪的心了知为‘有贪的心’,离贪的心了知为‘离贪的心’;有瞋的心了知为‘有瞋的心’,离瞋的心了知为‘离瞋的心’;有痴的心了知为‘有痴的心’,离痴的心了知为‘离痴的心’;简约的心了知为‘简约的心’,散乱的心了知为‘散乱的心’;广大的心了知为‘广大的心’,未广大的心了知为‘未广大的心’;更上的心了知为‘更上的心’,无更上的心了知为‘无更上的心’;得定的心了知为‘得定的心’,未得定的心了知为‘未得定的心’;已解脱的心了知为‘已解脱的心’,未解脱的心了知为‘未解脱的心’吗?
  “不,贤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万生、许多坏劫、许多成劫、许多坏成劫:‘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你们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吗?
  “不,贤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斥责圣者,邪见与持邪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或者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善行、语善行、意善行,不斥责圣者,正见与持正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善趣、天界。’像这样,你们以清净、超越人眼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吗?
  “不,贤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以身触后住于那些超越色的无色寂静解脱吗?
  “不,贤友!”
  “现在,诸位尊者!这里,这回答与这些法的未等至,贤友们!这怎么可能呢?
  “苏尸摩贤友!我们是慧解脱者。”
  “我不了知这尊者们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请尊者们为我说明,以便我能了知这尊者们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那就好了!”
  “不论你能了知或不能了知,苏尸摩贤友!然而,我们是慧解脱者。”
  那时,尊者苏尸摩起座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苏尸摩将他与那些比丘间的交谈全部告诉世尊。
  “苏尸摩!法住智在前,然后涅盘智
  “大德!我不了知这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请世尊为我说明,以便我能了知这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那就好了!”
  “苏尸摩!不论你能了知或不能了知,法住智在前,然后涅盘智。
  苏尸摩!你怎么想:色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受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想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中略)
  “行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识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苏尸摩!因此,在这里,凡任何色,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色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凡任何受,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受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凡任何想……(中略)凡任何行,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行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凡任何识,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识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苏尸摩!当这么看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在色上厌,在受上厌,在想上厌,在行上厌,在识上厌;厌者离染,经由离贪而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
************************************************************************************
★「正受;等至」「定;三摩钵底;入定」「达成;成就」(the attainment)。
★「法住」「法住智」「法的安定性之理解」(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杂阿含357经》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4-2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应部12相应70经/苏尸摩经(续)(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
  苏尸摩!你看到‘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有为缘而有生’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取为缘而有有’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渴爱为缘而有取’吗?”
  “是的,大德!”
  “‘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行为缘而有识’……苏尸摩!你看到‘以无明为缘而有行’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生灭而老死灭’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有灭而生灭’吗?”
  “是的,大德!”
  “‘以取灭而有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以触灭而受灭’……‘以六处灭而触灭’……‘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以识灭而名色灭’……‘以行灭而识灭’……苏尸摩!你看到‘以无明灭而行灭’吗?”
  “是的,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经验各种神通:有了一个后变成多个,有了多个后变成一个;现身、隐身;无阻碍地穿墙、穿垒、穿山而行犹如在虚空中;在地中作潜入、潜出犹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没犹如在地上;以盘腿而坐在空中前进犹如有翅膀的鸟;以手碰触、抚摸日月这么大神通力、这么大威力;以身体自在行进直到梵天世界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清净、超越人的天耳界,听见天与人二者不论是远、是近的声音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心熟知心后,能了知其他众生、其他个人:有贪的心了知为‘有贪的心’、……(中略)已解脱的心了知为‘已解脱的心’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中略)像这样,你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中略)了知众生依业流转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身触后住于那些超越色的无色寂静解脱吗?”
  “不,大德!”
  “现在,这里,苏尸摩!这回答与这些法的未等至,苏尸摩!这怎么可能呢?”
  那时,尊者苏尸摩以头落在世尊的脚上,然后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犯了过错,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我在这么善解说的法律中出家为盗法者,大德!为了未来的自制,请世尊原谅我那样的罪过为罪过。”
  “苏尸摩!你确实犯了过错,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你在这么善解说的法律中出家为盗法者。
  苏尸摩!犹如逮捕盗贼罪犯后,去见国王:‘陛下!这人是盗贼罪犯,任你对这位判决处罚吧。’
  那国王会这么说:‘先生!去吧!将这位男子以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头。’
  国王的仆人,会以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那男子双手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头。

  苏尸摩!你怎么想:那男子会因此而感受到苦与忧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纵使那男子会因此而感受到苦与忧,但在这么善解说的法律中出家为盗法者,有比这个更苦、更强烈的果报,而且,导向下界。
  但,苏尸摩!由于你对罪过见到是罪过后如法忏悔,我们原谅你。苏尸摩!凡对罪过见到是罪过后如法忏悔者未来做到自制,在圣者之律中,这是增长。
  大品第七,其摄颂:
  “  未受教导的二则,再来是儿子的,
   有贪与城市,探查、芦苇束,
   拘睒弥与涨高,以及苏尸摩第十。”
************************************************************************************
(八)沙门婆罗门品
71、老死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中略)。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不了知老死,不了知老死集,不了知老死灭,不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者,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不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比丘们!凡任何沙门或婆罗门了知老死,……(中略)了知导向老死灭道迹者,比丘们!对我来说,他们是沙门或婆罗门;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
72-81、生经等十则
  住在舍卫城……(中略)。
  不了知生……(中略)。
  (3)不了知有……(中略)。
  (4)不了知取……(中略)。
  (5)不了知渴爱……(中略)。
  (6)不了知受……(中略)。
  (7)不了知触……(中略)。
  (8)不了知六处……(中略)。
  (9)不了知名色……(中略)。
  (10)不了知识……(中略)。
  (11)不了知行,不了知行集,不了知行灭,不了知导向行灭道迹者,……(中略)。
  了知行,……(中略)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沙门婆罗门品第八,其摄颂:
  “  缘,十一说,以四谛解析,
   是沙门婆罗门品第八之因缘。”
  品之摄颂:
  “  佛陀、食、十力,迦拉罗、屋主第五,
   苦品、大品,沙门、婆罗门第八。”
************************************************************************************
(九)中间中略(品)
82、师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集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灭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不如实知见导向老死灭之迹者,为了在导向老死灭之道迹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一经)
  (对(以下)一切中略应该这样使之详细)
************************************************************************************
83-93、师经第二等十则
  (2)“比丘们!不如实知见生者,……(中略)。”
  (3)“比丘们!不如实知见有者,……(中略)。”
  (4)“比丘们!不如实知见取者,……(中略)。”
  (5)“比丘们!不如实知见渴爱者,……(中略)。”
  (6)“比丘们!不如实知见受者,……(中略)。”
  (7)“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触者,……(中略)。”
  (8)“比丘们!不如实知见六处者,……(中略)。”
  (9)“比丘们!不如实知见名色者,……(中略)。”
  (10)“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识者,……(中略)。”
  (11)“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行者,为了在行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不如实知见行集者,为了在行集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不如实知见行灭者,为了在行灭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不如实知见导向行灭之道迹者,为了在导向行灭之道迹上如实的智,应该寻找老师。”
  (对一切应该作四谛的(解说))
************************************************************************************
83-93、学经等(中略)十一则
  (2)“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中略,应该作四谛)。”
  (3)“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作努力;……(中略)。”
  (4)“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起欲求;……(中略)。”
  (5)“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起热忱;……(中略)。”
  (6)“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作不畏缩的人;……(中略)。”
  (7)“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起热心;……(中略)。”
  (8)“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应用活力;……(中略)。”
  (9)“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行坚忍;……(中略)。”
  (10)“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行念;……(中略)。”
  (11)“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行正知;……(中略)。”
  (12)“比丘们!不如实知见老死者,为了在老死上如实的智,应该行不放逸;……(中略)。”
  中间中略(品)第九,其摄颂:
  “师、学与努力,欲求,热忱为第五,
   不畏缩、热心、活力、坚忍被释放,
   念与正知,以不放逸为第十二。”
  中间中略经终了。
  “  另有十二经、一百三十二经,
   被以四谛说,如那些中略经。”
  关于中略之摄颂完成。
因缘相应完成。
************************************************************************************
★「智慧解脱;慧解脱(者)」,「以智慧被释放」(liberated by wisdom),「没有禅定的」「干观者」(dry-insighters),「只是以慧解脱」这样的解说与北传经文SA.347「不得正受」之说相合,但长老认为:南传的经文SN.12.70只说到缺乏「神通」与「无色界」,并没有说到禅定,...慧解脱阿罗汉为五类:证得四禅定之任一者,以及缺乏世俗禅定但仍有与圣道不可分的出世间禅定的「干观者」。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4-3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现观相应
相应部13相应1经/指甲尖经(现观相应/因缘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
1、指甲尖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那时,世尊以指甲尖沾上微少的尘土后,召唤比丘们:
  “比丘们!你们怎么想:被我的指甲尖沾上的微少尘土,与大地,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大地,而被世尊的指甲尖沾上的微少尘土微。被世尊的指甲尖沾上的微少尘土比较大地后,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对见具足、已现观之人的圣弟子,这较多,即:已被灭尽、已被消除的苦,而残留的微;亦即最多七次的状态比较先前已被灭尽、已被消除的苦蕴后,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比丘们!法的现观有这么大利益,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利益。
2、莲花池经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莲花池长五十由旬,宽五十由旬,深五十由旬,充满水,满到池边乌鸦能喝到的。男子如果用茅草尖从那里舀水,比丘们!你们怎么想:被茅草尖舀起的水与莲花池中的水,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莲花池中的水,而被茅草尖舀起的水微。被茅草尖舀起的水比莲花池中的水,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对已具足见、已现观之人的圣弟子,这较多,即:已被灭尽、已被消除的苦,而残留的微;亦即最多七次的状态比先前已被灭尽、已被消除的苦蕴,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比丘们!法之现观有这么大的利益,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3、合流水经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这诸大河,即:恒河、耶牟那河、阿致罗筏底河、萨罗浮河、摩酰河合流、集合之处,男子如果从那里舀起二、三滴水,比丘们!你们怎么想:被舀起的二、三滴,与合流的水,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合流的水,而被舀起的二、三滴水微。被舀起的二、三滴水比合流的水,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4、合流水经第二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这诸大河,即:恒河、耶牟那河、阿致罗筏底河、萨罗浮河、摩酰河合流、集合之处,那些水如果除了二、三滴水之外,走到遍尽、耗尽,比丘们!你们怎么想:已遍尽、已耗尽的合流水,与二、三滴残留的水,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已遍尽、已耗尽的合流水,而二、三滴残留的水微。二、三滴残留的水比已遍尽、已耗尽的合流水,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5、地经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在大地上放置七颗枣子大小的土团,比丘们!你们怎么想:被放置的七颗枣子大小土团与这大地,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大地,而被放置的七颗枣子大小土团少。被放置的七颗枣子大小土团比大地,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6、地经第二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大地如果除了七颗枣子大小土团之外,走到遍尽、耗尽,比丘们!你们怎么想:已遍尽、已耗尽的大地与残留的七颗枣子大小土团,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已遍尽、已耗尽的大地,而残留的七颗枣子大小土团少。残留的七颗枣子大小土团比已遍尽、已耗尽的大地,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7、海洋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从大海舀起二、三滴水,比丘们!你们怎么想:被舀起的二、三滴,与大海中的水,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大海中的水,而被舀起的二、三滴水微。被舀起的二、三滴水比大海中的水,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8、海洋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大海如果除了二、三滴水之外,走到遍尽、耗尽,比丘们!你们怎么想:已遍尽、已耗尽的大海中的水,与二、三滴残留的水,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已遍尽、已耗尽的大海中的水,而二、三滴残留的水微。二、三滴残留的水比已遍尽、已耗尽的大海中的水,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9、山经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对喜玛拉雅山山王就近放置七颗芥子大小的小石粒,比丘们!你们怎么想:七颗芥子大小的小石粒与喜玛拉雅山山王,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喜玛拉雅山山王,而七颗芥子大小的小石粒微。七颗芥子大小的小石粒比喜玛拉雅山山王,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中略)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的利益。”
10、山经第二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喜玛拉雅山山王如果除了七颗芥子大小的小石粒之外,走到遍尽、耗尽,比丘们!你们怎么想:七颗芥子大小的小石粒与已遍尽、已耗尽的喜玛拉雅山山王,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已遍尽、已耗尽的喜玛拉雅山山王,而残留的七颗芥子大小小石粒微。残留的七颗芥子大小小石粒比已遍尽、已耗尽的喜玛拉雅山山王,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对见具足、已现观之人的圣弟子,这较多,即:已被灭尽、已被消除的苦,而残留的微;亦即最多七次的状态比较先前已被灭尽、已被消除的苦蕴后,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比丘们!法的现观有这么大利益,法眼的获得有这么大利益。”
11、山经第三
  起源于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对须弥山山王就近放置七颗绿豆大小的小石粒,比丘们!你们怎么想:被就近放置的七颗绿豆大小的小石粒,与须弥山山王,哪个较多?”
  “大德!这较多,即:须弥山山王,而被放置的七颗绿豆大小小石粒微。被放置的七颗绿豆大小小石粒比须弥山山王,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
  “同样的,比丘们!其他外道沙门、婆罗门、游行者之证得比见具足之人的圣弟子 之证得,实在不及百分之一,也不及千分之一、不及十万分之一。比丘们!见具足之人有这么大证得,有这么大证智。”
  现观相应完成,其摄颂:
  “  指甲尖、莲花池,合流水二则,
   二则地、二则海洋,三则山的比喻。”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3518

帖子

1万

积分

0

精华

善慧同修

 楼主| 发表于 2020-4-3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界相应
(一)种种品
相应部14相应1经/种种界经(界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
1、种种界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种种界,你们要听!你们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比丘们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气味界、鼻识界,舌界、味道界、舌识界,身界、所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2、种种触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呢?比丘们!缘眼界生起眼触,缘耳界……缘舌界……缘身界……缘意界生起意触。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触。”
3、非种种触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眼界、……(中略)意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界呢?比丘们!缘眼界生起眼触,非缘眼触生起眼界,……(中略)缘意界生起意触,非缘意触生起意界。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界。”
4、种种受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缘种种触生起种种受。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眼界、……(中略)意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缘种种触生起种种受呢?
  比丘们!缘眼界生起眼触,缘眼触生起眼触所生受,……(中略)缘意界生起意触,缘意触生起意触所生受。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触,缘种种触生起种种受。”
5、种种受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缘种种触生起种种受,非缘种种受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眼界、……(中略)意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触,缘种种触生起种种受,非缘种种受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界呢?比丘们!缘眼界生起眼触,缘眼触生起眼触所生受,非缘眼触所生受生起眼触,非缘眼触生起眼界,……(中略)缘意界生起意触,缘意触生起意触所生受,非缘意触所生受生起意触,非缘意触生起意界。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触,缘种种触生起种种受,非缘种种受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界。”
************************************************************************************
6、外部的种种界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种种界,你们要听!……(中略)。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色界、声界、气味界、味道界、所触界、法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7、种种想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意欲;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焦热;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遍求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色界……(中略)法界。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意欲;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焦热;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遍求呢?
  比丘们!缘色界生起色想;缘色想生起色意向;缘色意向生起色意欲;缘色意欲生起色焦热;缘色焦热生起色遍求。……(中略)缘法界生起法想;缘法想生起法意向;缘法意向生起法意欲;缘法意欲生起法焦热;缘法焦热生起法遍求。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意欲;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焦热;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遍求。”
8、非种种遍求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意欲;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焦热;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遍求,非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焦热;非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意欲;非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意向;非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想;非缘种种想生起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
  色界……(中略)法界。
  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中略)遍求,非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焦热;非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意欲;非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意向;非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想;非缘种种想生起种种界呢?
  比丘们!缘色界生起色想;……(中略)缘法界生起法想;缘法想生起……(中略)法遍求;非缘法遍求生起法焦热;非缘法焦热生起法意欲;非缘法意欲生起法意向;非缘法意向生起法想;非缘法想生起法界。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中略)种种遍求;非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焦热;非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意欲;非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意向;非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想;非缘种种想生起种种界。”
9、外部的种种触经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缘种种触生起种种;缘种种受生起种种意欲;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焦热;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遍求;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获得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
  色界……(中略)法界。
  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中略)获得呢?
  比丘们!缘色界生起色想;缘色想生起色意向;缘色意向生起色触;缘色触生起色触所生受;缘色触所受生起色意欲;缘色意欲生起色焦热;缘色焦热生起色遍求;缘色遍求生起色获得。……(中略)缘法界生起法想;缘法想生起法意向;缘法意向生起法触;缘法触生起法触所受;缘法触所受生起法意欲;缘法意欲生起法焦热;缘法焦热生起法遍求;缘法遍求生起法获得。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中略)种种遍求;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获得。”
10、外部的种种触经第二
  住在舍卫城,……(中略)。
  “比丘们!缘种种界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触……受……意欲……焦热……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获得,非缘种种获得生起种种遍求;非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焦热;非缘种种焦热生起……(中略)意欲……受……触……意向……想;非缘种种想生起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种种界呢?
  色界……(中略)法界。
  比丘们!这被称为种种界。
  而,比丘们!什么是缘种种界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种种意向;……触……受……意欲……焦热……遍求……获得,非缘种种获得生起种种遍求;非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焦热;……意欲……受……触……非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想;非缘种种想生起种种界呢?
  比丘们!缘色界生起色想;……(中略)缘法界生起法想;缘法想生起……(中略)缘法遍求生起法获得,非缘法获得生起法遍求;非缘法遍求生起法焦热;非缘法焦热生起法意欲;非缘法意欲生起法触所生受;非缘法触所生受生起法触;非缘法触生起法意向;非缘法意向生起法想;非缘法想生起法界。
  比丘们!缘种种界这样生起种种想;缘种种想生起……(中略)意向……触……受……意欲……焦热……遍求……获得;非缘种种获得生起种种遍求;非缘种种遍求生起种种焦热;非缘种种焦热生起种种意欲;非缘种种意欲生起种种受;非缘种种受生起种种触;非缘种种触生起种种意向;非缘种种意向生起种种想;非缘种种想生起种种界。”
  种种品第一,其摄颂:
  “  界、触与非这个,受二则在后,
   此自身内者五则,界、想与非这个,
   触二则随后,此外部者五则。”
************************************************************************************

/* 愿见闻者皆发菩提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之道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地藏论坛

GMT+8, 2020-4-3 10:09 , Processed in 0.74007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